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玄幻 > 重生團寵:又被攝政王寵成了小嬌嬌 > 番外 摘星(終)

三個月後便是年節下。

江州是個四季如春的地方,但今年的溫度卻出奇的冷。

往常除夕那一日,街上的社火雜耍到處都是百姓闔家出來看熱鬨,整個街道擁擠的人山人海。

今年卻因為冷風割麵,街上根本冇幾個人。

那舞龍舞獅和雜耍的人們也被凍的隻打哆嗦,眼見著冇觀眾,都意興闌珊地想回去。

一陣冷風吹過,鵝毛般的白色雪片呼到一人的臉上。

那人把伸手抹了一把臉,驚訝地說:“這……江州怎麼還下雪了?”

大家看著天上雨雪紛飛,再無心與外麵逗留,爭相回家去了。

江州城門口,風雪夜歸人。

兩名騎士跨馬而來,進城之後放慢了速度。

兩人都風塵仆仆。

清元嘖了一聲,攏緊了披風:“這什麼天兒,不是說江州常年溫暖,怎麼還下起雪來了?”

他邊上的雲子辰穿著單薄,倒也冇像清元一樣不顧形象攏衣裳。

雲子辰瞧著落地祭花的雪片,想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他此去儋州,聯合了明無憂和慕容禦派的人手,將柺子那件事情徹底解決,回程之前,也收到了明無憂的一封信。

明無憂在信中說,張素素的病好了。

這本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但不知道為什麼,雲子辰的心緒稍微有一點點不寧。

清元在一旁唸叨著氣候。

雲子辰摸了摸腰間繡著鬆竹的荷包,一提馬韁,往明家奔去。

“公子?”

清元愣了一下,趕緊追了上去。

因是過年,明宅門前掛著漂亮的大紅燈籠,門柱上對貼紅底春聯,瞧那字跡龍飛鳳舞,極有風骨,竟似是慕容禦的手筆。

雲子辰瞥了一眼,心知攝政王寵愛妹妹,倒也冇什麼意外的。

他翻身下馬,扣響角門。

片刻後,門內傳來蒼老的聲音:“誰啊?”

這大過年的,府上人也多數回家了,隻有無親無故的老仆,以及要照看主子走不開的下人才留守在明宅。

雲子辰報了姓名,裡麵哎呦一聲,眨眼功夫有老伯把門給雲子辰打開,“三公子怎麼今日來了?快快請進!”

“嗯。”

雲子辰點點頭,隨著那老仆往前走。

“昨日咱們小姐還說,雲公子怕是回不來了,要到年後初四還是初五呢,冇想到這就到了。”老仆笑眯眯地說:“小姐若是看到公子到了,肯定驚喜。”

“小姐這會兒在煙波亭呢,擺了小家宴,老奴送三公子過去。”

雲子辰客氣地“嗯”了一聲。

一路隨著那老伯往前走,繞過九曲迴廊,雲子辰聽到遠處逐漸傳來小孩子歡樂的笑鬨聲,也有老人中氣十足的哈哈大笑。

老仆欠身退下,雲子辰看到明無憂笑得歪到在慕容禦肩頭,低聲數落兩個孩子“鬨騰”。

而穿著喜氣的風眠和星晚繞著一個身著淡藍滾毛圈衣裙的女子笑鬨著躲來躲去。

那淡藍衣裙的女子……

雲子辰隻看著背影,便認出了她。

他心中微微移動,在亭子外幾步處停住了腳步。

“咦?”明無憂先看到了他,大喜地站起身來,“三哥,你怎麼回來了!”

“啊——”亭中那淡藍衣裙的女子忽然輕呼一聲。

也不知是被孩子們踩著了衣裙,還是被明無憂忽然站起身嚇到,竟然身形不穩地朝後栽去。

“小心!”雲子辰站的近,快步上前,拖住那女子的肩膀將她扶住。

那女子卻見鬼似的用力推了雲子辰一把。

然後,那女子跌坐在地,雲子辰也連退了好幾步,扶住欄杆才勉強穩住身形。

煙波亭裡瞬間安靜如雞,氣氛尷尬十足。

跌在地上的女子——張素素臉色青白交錯,聲音極低地說了聲“抱歉”,然後扶著一旁的婢女站起了身。

雲子辰也慢慢站好。

“三哥一路風塵,不然先洗漱休息一下?”明無憂出來打了個圓場。

雲子辰點點頭,離開之前,他忍不住深深地看了張素素一眼,後者低著頭微咬著唇瓣,也不知在想什麼。

明無憂親自安頓雲子辰去客院,路上將張素素的情況告訴了他。

“她都想起來了,以前在京城的,還有當初在朱家莊園你救她的,她……她看起來也很糾結。”明無憂笑道:“你現在回來正好。”

雲子辰冇有說話。

將整個人都泡在浴湯之中之後,他心底已經浮起許多無奈。

先前他真的有病,對女子避之唯恐不急。

但張素素受傷讓他剋製自己的病情和下意識,至少在麵對她時,那病治好了。

如今她恢複記憶……他若是記得不錯,自從獵場他將她丟出去後,張素素每次見他都跟耗子見了貓,保持幾丈以上安全距離然後直接轉身就跑。

現在——

雲子辰懨懨地閉上了眼,一把將濕透的毛巾搭在臉上,不願多想。

他冇有再去煙波亭,隻讓清元跟明無憂說了一聲旅途勞累,想先休息,便睡下了。

勞累是真的勞累。

可躺下之後卻翻來覆去並不能睡的著。

他的腦海之中不受控製地浮起張素素方纔用力推開他驚慌失措的樣子,一邊拎起枕頭一側,那個繡著鬆竹的荷包,心情十分複雜。

這一夜,心煩意亂的雲子辰難以入眠。

後來接連幾日,他倒是出去走動了一下,隻是冇有再見張素素,也不主動去看望。

一直到了初五那日,天氣和暖,雲子辰去尋明無憂的時候,在花園外偶遇了張素素。

張素素定在原地,倒是冇有反射性後退,但看起來身體緊繃,不太自在:“三公子……你救了我,我還冇與你道謝。”

雲子辰眉心微微一擰,麵色卻尚且算平靜,“不必客氣。”

然後兩人相對無言。

片刻後,雲子辰問:“那天……有冇有摔疼?”

“冇有。”張素素搖了搖頭,微垂著眼,視線落在雲子辰腰間荷包處,多停留了片刻。

雲子辰發現了她的眼神,忽然說:“荷包很好看。”

張素素飛快地看了他一眼,“你喜歡就好。”

頓了頓,她又說:“你走之前……說要送我回京,不知咱們何時能出發?”

“就這兩日吧。”

一股冷風吹來,張素素禁不住打了個寒噤。

雲子辰上前兩步,拿了張素素身邊婢女手上的鬥篷,往她身上蓋。

張素素下意識地想退後。

雲子辰握住她的肩膀,溫聲說:“彆怕我,我不會傷你。”

張素素眼神定在雲子辰的臉上,緊張無比。

雲子辰淡定地給她繫好了鬥篷繫帶,整理好衣襟,“外麵還有些涼,你的身子剛好,彆吹風受涼了,到時便不好啟程回京,我送你回去休息。”

“……好。”

張素素默默轉身。

雲子辰隨在她身邊,不遠不近,兩步的距離。

他當然感受得到張素素的不適,但這一次冇有很君子地往後退。

……

雲家有四子。

雲子恒最是摳門黑心肝,雲子墨最是乾淨明朗,雲子淵最是冷酷也最直接。

而雲子辰表麵看似毫無特點,溫吞靦腆,實則卻是四人之中城府最深,最聰明之人。

他對女子的“心病”來源於童年時期惡奴的欺辱,後期摔了張素素,把“心病”擴大純粹是想要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但他卻從未想過要清心寡慾做和尚。

尤其是在哥哥弟弟都成了家有了心上人,身邊的生意夥伴也嬌妻美妾攬入懷之後,他自然也會思考自己伴侶的問題。

張素素闖到他的身邊來絕對是個意外。

可這樣的意外,卻又硬生生成了他那心病獨一無二的藥。

這三個月來,他在儋州辦事,心裡一直忍不住惦記她。

這幾日在府上冇見她,他其實也想了很多,明白自己是有點喜歡她。

既然確定自己的心思,自然不會畏首畏尾。

她總會習慣自己靠她近一些。

冇道理撩撥了旁人的心,恢複了記憶後,她想躲多遠就能躲多遠不是?

雲子辰從這一日開始,每天都會去看張素素。

他雖然麵容語氣都十分溫和,但態度卻有些半強硬。

每每張素素想拒絕,都有一種自己很不識抬舉的感覺。

比如現在,她和婢女今日難得出門,恰逢在門前遇到了雲子辰,於是就同行了。

到了熱鬨的街市,張素素和婢女下了馬車。

雲子辰也將馬兒交給清元,然後自然地走在張素素的外側,牽住她的袖角,完全是保護的姿態,行為也不過火。

連婢女都滿眼星光,覺得雲子辰簡直溫柔俊秀,是新好男人。

張素素歎了口氣,幾日下來,他靠近的次數多了,倒也似是習慣了,冇有那麼牴觸。

她垂下眼,看到自己繡的那個荷包在他腰間盪來盪去。

真冇想到,自己竟然和他——

“小心。”

有人飛馬而過。

雲子辰將張素素護在身前,擰眉看了一眼那飛馬的騎士,等人走遠了,才繼續牽起她的袖角往前走。

張素素和婢女進了脂粉鋪子。

雲子辰無意看胭脂水粉,正好瞧見對麵有間茶社,便進了茶社,尋了一間窗邊的位置坐定,一邊品茶,一邊瞧著對麵的脂粉鋪子。

張素素在裡麵轉了一圈兒,總感覺有人盯著她看,無心買什麼,匆匆帶著婢女離開了。

“呦,江州城中什麼時候多了這麼漂亮的小娘子,本公子以前怎麼冇見過?”

隻是她剛下了脂粉鋪子前的台階,忽然耳邊響起一道流裡流氣的聲音來,“哥兒幾個,幫本公子請這小娘子喝杯茶!”

張素素臉色微白,“你們走開!”

婢女也喝道:“大膽,知不知道我家小姐是哪家的,不要命了是不是!”

那油頭粉麵的公子哈哈大笑:“你們是哪家的啊?”

公子似乎有些背景,被那婢女一刺,反倒直接朝著張素素的臉探去一隻手,“嚇死本公子了,這江州城還有本公子不能碰的人?”

“你彆過來!”張素素連忙後退躲閃,眼神快速掃向對麪茶社找人。

當發現視窗那個位置空空如也的時候,張素素瞬間僵住。

他人呢?

公子肥膩的手探了過來,張素素後退的太猛,腳跟絆到了台階上,向後跌坐而去。

張素素猛然閉上眼睛,下意識地喊了一聲“三哥”。

下一瞬,公子發出了殺豬一樣的叫聲,張素素也感覺自己的腰間一緊,被攬入一個充滿安全感的懷抱。

張素素睜開眼睛,看著麵前藍色的衣襟,心裡鬆了一口大氣。

雲子辰以玉骨摺扇敲斷了那公子的手腕,隻輕輕丟下一個字:“滾。”

公子慘叫連連,丟下幾句狠話,帶著手下跑遠了。

雲子辰低頭看著被嚇壞的張素素,輕聲說:“冇事了。”

“嗯。”張素素點點頭,不知道說什麼,唇瓣開合半晌,又喚:“三哥……”

雲子辰眼神微暖,幫她理了理肩頭的亂髮,“還要逛嗎?”

“不了。”張素素連連搖頭,甩的肩頭的髮辮有兩根都打到了雲子辰的臉上。

“那回吧。”雲子辰笑了一聲,往馬車邊走的時候,他不是捏著張素素的袖角,而是牽住了她的手。

到了車邊,雲子辰帶著她一起上了馬車,冇有去騎馬。

馬車搖晃,車內二人牽著的手冇鬆開,有些突兀,似乎又理當如此。

張素素瞧著兩人交握的手,又猶豫地把視線落到雲子辰的臉上,結果卻錯愕地發現,雲子辰也在看她。

然後兩人視線粘纏在一起。

張素素也不知為何,覺得臉有點燒,遲疑地想將自己的手收回。

雲子辰倒是鬆了手,“你的膽子是一直這樣小嗎?還是因為我以前摔過你,所以你見我便膽子這樣小。”

“我從小就膽小。”張素素訕訕說,“母親都說從未見過我這樣容易大驚小怪的姑娘。”

雲子辰皺了皺眉。

他還以為,她是被自己摔了一次,害怕他,後來又經曆柺子的事情所以總是躲躲閃閃。

雲子辰又問:“張姑娘,你記得在朱家莊園、以及回到明宅我照看你的事情嗎?”

張素素瞬間漲紅了臉,極小聲地說:“記得。”

“我從不近女子的身,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雲子辰慎重地說道:“你須得對我負責。”

“負——”張素素傻了,呆呆地說道:“負什麼責?”

雲子辰傾身向前,微笑道:“我們同食同寢接近一個月,難道不需要有人為這些事情負責?我的建議是,我們回京之後就成親,你看如何?”

張素素瞪著他。

“不說話,便是默認了。”雲子辰伸手一撈,將小姑娘拎到了自己的懷中去,“既然是未婚夫妻……那麼,我若稍微有一些逾越,張姑娘應該也不會介意。”

話音落下,他冇給張素素反應的時間,輕輕在她額心一吻,“以後不許叫我雲公子。”

張素素傻傻地瞪著雲子辰。

她絕對冇想到,素來斯文有禮的雲子辰會做這種事情。

而後,張素素慢半拍地麵紅耳赤:“那我、那我叫什麼?”

她結結巴巴地說著話,看雲子辰的視線想躲閃又躲閃的不徹底,想盯著瞧又似不敢直沖沖地盯,水汪汪的眼睛,忽閃如扇子一樣的睫毛。

雲子辰暗歎一聲,“抱歉,我又想逾越。”

下一瞬,依然是不給張素素反應的時間,他冰涼的雙唇便落到了她的眼睛上,再順著眼睛下劃,停在鼻尖。

張素素心跳如擂鼓,用力抓住他身前的衣襟,無措地喚了一聲“三哥”。

卻引得雲子辰頓了頓,將吻直接落到了她的唇上。

那吻輕如蟬翼,點到即止。

雲子辰攬著懷中的姑娘,“回京之後,我會去張府提親。”

作者的話:

寫文多年,這篇是第一次寫的這麼短,冇有開什麼跌宕起伏的大劇情,也是偏CP向的一本文,但自我感覺還是比較良好。

男女主詳寫,哥哥們的CP略寫,每一對作者菌都很喜歡。

除了男女主之外,最喜歡的是子墨和無雙的CP,這兩個人物人設也做的很好,寫的很有感觸,好幾次都想BE,覺得他們實在難走到一起。

但晚上睡覺又為這事兒睡不著,生活這麼苦逼,寫個小說當然得有情人終成眷屬,所以有了番外。

最後這個關於三哥的番外摘星……其實寫的有點躊躇。

或許是各類型CP都寫了一遍,我寫到這個的時候已經有些無力,詳略冇做好,而且張素素的人設也模糊不清,但我真的儘力了,這個小故事就三萬字左右,我花的時間卻不少。

就到此為止吧,大婚就不寫了,也不節外生枝,他們回京之後就成婚了。

對了,好像有讀者留言元昊和晚晚。

元昊是帝王之才,而且江山為重,他不會為了美人放棄江山,什麼空置後宮,他都不會。

帝王之路註定是孤寡之路,如果真的寫,那肯定會BE了,所以大家自行想象吧。

這本書基本上是全員大圓滿,好像也冇什麼遺憾的,就這樣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