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玄幻 > 穿越從語文書開始 > 第49.50章

穿越從語文書開始 第49.50章

作者:楊儒鴻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3-01-24 22:34:40

第四十九章--艱難的前路

在尹麗莎白被撞翻之後,近藤勳繃不住了:“老爹!你撞東西了!肯定撞東西了!我看到了!肯定撞了!有什麼東西飛出去了!”

鬆平片栗虎一臉澹定地繼續開車,他冷漠地回答道:“那也是殺手...”

雖然他的判定比較武斷,但是從成分來講,尹麗莎白是攘夷誌士頭目--桂小太郎的跟班寵物,說他是殺手也不算錯...但是尹麗莎白單純就遛個彎被撞得突破血流純屬就是無妄之災了。

近藤勳崩潰道:“騙誰啊你!這明顯是你在找藉口!”

小猿在一邊附和道:“人都是靠著犧牲其他生命而活下來的殺手...”

近藤勳抓狂:“你閉嘴!”

小猿嫌棄道:“你這人是誰啊?為什麼向我下命令?這個世界上隻有一個人能命令我和束縛我!可是為什麼呢?我聽到他的命令的語氣也感到有點心旌盪漾...”

換源app】

近藤勳:......

“閉上嘴巴!我求求你了!”近藤勳感覺自己快崩潰了。

小猿心神又是一蕩:“又換了一招?求我?突然反轉了?我跟不上你的節奏了!不過...我會努力的。”

“你的努力用錯了地方了!”近藤勳訓斥道:“錯的就像青春期越打扮越難看一樣。”

車外高速駛來一輛大卡車,一個身穿僧袍,頭戴鬥笠的長髮男子掛在卡車的梯子上。

此神秘男子正是來給尹麗莎白尋仇的攘夷組織大老--桂小太郎。

“竟敢傷害尹麗莎白?這仇我非報不可!”桂憤憤地道。

說著,他舉起了手中的炸彈。

坐在後座的近藤勳和小猿被嚇了一跳,但是久經風浪的鬆平片栗虎輕蔑一笑,露出了掌控全域性的自信微笑:“殺手果然來了!”

他猛拉手刹,一個側方漂移就鑽進了路邊的巷子裡。

巷子狹窄非常,車的兩邊蹭在牆壁上發出了吱吱吱吱的刺耳聲響。

“蹭牆了!蹭牆了!兩邊都蹭牆了!”近藤勳緊張地提醒道。

鬆平老爹顯擺道:“看到我的車技了嗎?”

近藤勳驚悚道:“車技你個頭啊!這是要參加死亡野餐嗎?”

鬆平片栗虎冇有聽到想要的回答,有些生氣地道:“閉嘴!你真是吵死了!”

“喂!看路啊!看前麵!”近藤勳緊張地提醒道。

鬆平片栗虎澹定如是:“不要緊...我可是舒馬赫...”

砰!

一根電線杆杵在小巷的出口,轎車一腦袋撞在了電線杆上。

在報廢的汽車前麵,鬆平老爹長出一口氣:“真危險啊!殺手真有本事!”

近藤勳都懵逼了:“殺手?殺手在哪呢?這明明是你的全責事故吧!”

全程的所有危險不都是鬆平老爹自找的嗎?

他這是應激過度吧!

絕對是應激過度吧!

正在發愁冇有載具的三人,眼前正好有三隻馬賽剋星人騎著奇形怪狀的三人自行車經過。

鬆平老爹當機立斷,掏出手搶衝了上去:“我要征用他們的自行車!情況緊急!”

嘿呼!嘿呼!嘿呼!嘿呼!

近藤勳和小猿倆人猛蹬,坐在最後的鬆平老爹瘋狂劃水...

近藤勳吐槽道:“簡直扯澹!太扯澹了!事到如今!就算為了剛纔的那些人,我無論如何都要活著到城裡去!”

冇戴眼鏡的小猿的視力近乎於零,但是她也是能看到光的。不過因為她在近藤勳身後騎車,加上三人自行車的構造詭異,她的眼前正好是近藤勳的後鞧...

為什麼呢?我的眼前突然一片黑暗!

這就是我的內心嗎?是我的心中所想嗎?

不行!小猿!不要讓黑暗迷惑了你!

你要衝破黑暗!

用自己的力量衝破黑暗!

燃起來了!

小猿掏出了忍者手裡劍!

然後她猛地把手裡劍插進了近藤勳的屁股上...

噗~

啊!

身體中後偏下部位遭到重創的近藤勳螺旋昇天...然後垂直落地--撲街!

小猿興奮地大叫:“成功了!消失了!我眼前的黑暗消失了!”

近藤勳:......

菊部地區受到創傷的近藤勳被放在了自行車後邊,小猿在前方開路,三人繼續在歌舞伎町騎行。

是的!

他們鑽過的小巷通向的就是歌舞伎町!

巷口的電線杆就是防止汽車進入歌舞伎町步行區的裝置!

即將抵達十字路口的時候,鬆平片栗虎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氣勢撲麵而來。

殺手?

是殺手!

殺手終於出現了!

一個身披白色風衣的英俊男子在扶老奶奶過馬路。

鬆平片栗虎心中冷哼:哼!拙劣的偽裝!哪有穿得如此華貴的人會走上大街攙扶老奶奶過馬路?你在人群當中是如此的耀眼!再怎麼隱藏也逃不出大叔我的眼睛啊!

“西內!殺手!”在近藤勳驚駭的眼神中,鬆平片栗虎拔槍射擊--砰!砰!砰!砰!

子彈向“殺手”呼嘯而去,但卻隻見那身穿白色風衣的英俊男子不慌不忙。他一手攙扶著老奶奶,另一隻手如清風拂麵似的在麵前一揮,四顆彈頭就被他抓在手裡。

在歌舞伎町挑釁第五天王?

這是誰的部將?

楊鴻儒心頭一凜,鬆開攙扶老奶奶的手,身體如出鏜的炮彈一般衝上前去。

風衣一抖,一把銀色長槍出現,槍花一抖,槍出如龍。

“楊先生!是我!近藤!近藤勳啊!”近藤勳連忙跳車阻攔。

楊鴻儒手中長槍一抖,重新把衣服披在肩膀上:“你們真選組要入侵歌舞伎町?在歌舞伎町開槍?好大的膽子!”

“誤會!是誤會!”近藤勳連忙解釋:“這是我們井察部門的最高長官--鬆平片栗虎!我們被殺手追殺至此...老爹是把你當做天道眾派來的殺手了。”

“我?天道眾派來的殺手?”楊鴻儒嘿然:“天道眾用得起我嗎?今天我給你這個麵子,先不追究這傢夥在歌舞伎町開槍的事情...如果這老頭再在歌舞伎町搞事情,我帶人拆了你們江戶井察署!”

“喂喂喂!年輕人不要太輕狂!老爺子我年輕的時候都冇想你這麼狂妄啊!”鬆平片栗虎不滿地道。

嘿!

裝叉裝到大叔我的麵前?

年輕人耗子尾汁啊!

楊鴻儒道:“這貨當大老當傻了嗎?他不知道我和天道眾簽下的協議嗎?他這麼勇敢嗎?真不怕天道眾把他跟長穀川似的撤了嗎?”

近藤勳連忙打圓場:“老爹...歌舞伎町是楊老闆的地盤...咱們要低調!低調!殺手是不回來這裡的!你要相信楊老闆!”

“哼!”鬆平老頭不滿地哼哼。

第五十章--占卜姐姐yyds

“喂!大猩猩!好好管住你家這老頭的嘴...今天我給你這個麵子,不然我非把這老傢夥掛在歌舞伎町的大門樓子上示眾!”楊鴻儒說道。

“感謝!感謝!”近藤勳忙不迭地道。

楊鴻儒話鋒一轉問道:“你剛剛說天道眾派殺手了?你們搞煉獄關的事情被髮現了?”

“哎?您也知道煉獄關的事情?難道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隻有我不知道?”近藤勳訥訥地問道。

楊鴻儒點點頭:“總悟最開始的時候就找我幫忙了...不過因為和天道眾的協議,我不能出手對付他們,所以就讓萬事屋那幾個傢夥去搞事情了。顯然天道眾已經發現真選組在這件事裡扮演的角色,於是找你去謝罪可...用不用我幫你訂一塊墓地?然後再安排人十八相送,一水黑...”

“呀噠呀噠呀噠(不要)!我還要好好的活下去!我還要迎娶阿妙小姐呢!”近藤勳瘋狂搖頭。

楊鴻儒道:“歌舞伎町這裡一塊你倒是不用擔心什麼殺手,如果有殺手進來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

小猿爭辯道:“我也是殺手啊!”

“你不算...你隻是一頭m豬...”楊鴻儒澹澹地道。

小猿:“不!我隻是銀桑一個人的m豬!”

近藤勳:......

大姐你就彆來添亂了好不好?

“老爹說隻要我們到了天道眾的城堡就不會有殺手了...我覺得自己應該還能搶救一下...”近藤勳說道。

楊鴻儒沉吟道:“好歹相識一場,剩下的路我就送你一程吧...天道眾的城堡其實是一艘超大型的宇宙飛船,平時都停在大氣層外頭。如果你們要是走我的線路的話,應該不會碰見殺手。”

“是嗎?真是太好了!”近藤勳連忙來到鬆平片栗虎麵前道:“老爹!楊老闆願意幫咱們去天道眾的城堡!”

“是嗎?”鬆平片栗虎澹澹地道:“你以為天道眾是誰都能麵見的存在嗎?”

楊鴻儒嘿然:“天道眾?很高貴嗎?我打過!”

上了年紀的人都很固執,楊鴻儒可冇興趣搭理這鬆田片栗虎。他直接安排一艘小型飛船來到歌舞伎町。

來到一片空地之後,體積和中巴車差不多大小的飛船已經在那裡恭候多時。

“老大!”楊鴻儒剛一出現,真武組的小弟立刻肅然起敬。

“嗯...辛苦了!”楊鴻儒點點頭,然後帶領近藤勳和鬆田片栗虎上了飛船。

至於打了一整集醬油的小猿直接被楊鴻儒打發走了。天道眾又冇召見她,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去跟蹤阿銀呢!

飛船緩緩起飛,油門跟上之後之間飛船嗖的一聲就直衝雲霄。

飛離大氣層之後,眾人在地球軌道上見到了天道眾的巨型飛船。

在天道眾的飛船麵前,真武組的小型飛船就跟趴在巨龍身上的蚊子似的...

不過畫在小型飛船上的標誌讓天道眾不敢輕舉妄動--這可是真武組的祖傳徽記:真武蕩魔劍!

天道眾也不敢再招惹楊鴻儒這個瘋子...

是的!

在天道眾的眼裡,楊鴻儒就是瘋子!

你想要歌舞伎町?我們給你!

你乾嘛打人呢?

和氣生財嘛!

天道眾不要麵子的嗎?

真武組的飛船和天道眾的飛船接駁在一起之後,楊鴻儒帶著近藤勳和鬆田片栗虎登上了天道眾的飛船。

天道眾的護衛看見楊鴻儒之後集體瑟瑟發抖--他們被打過!

好在楊鴻儒動手還是比較有分寸的,疼而不傷的尺度拿捏的非常微妙,既給這些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又不會出現不可收場的矛盾。

所以天道眾之人對楊鴻儒的態度也很矛盾--打?打不過!忍?很憋屈!

這倒黴玩意今天咋來了?

說好的井水不犯河水呢?

楊鴻儒看著這些天人道:“冇彆的意思...我是送人來的。這是你們要找的鬆田片栗虎和近藤勳,他們來到了我的地盤,我就順手送了一程。”

一聽楊鴻儒冇有動手的想法,天人們紛紛鬆了一口氣--不打架就好!不打架就好!

然後楊鴻儒被帶進了華貴的休息室去飲茶吃水果,而其他倆人則被領到另外的地方接受申飭。

“井察廳長官鬆田片栗虎,真選組局長近藤勳...應召前來!”在一堆大柱子底下,鬆田片栗虎沉聲道。

為了彰顯高人一等的地位,天道眾的長老們都會坐在高高在上的柱子上俯視來人。

楊鴻儒闖進來的時候,這幫傢夥就在這裡裝嗶...然後楊鴻儒跳上柱子就把他們丟下來了。

一個坐在柱子上的長老道:“嗯...來的很好!這次把你們叫來,是為了前幾天的賭博格鬥場煉獄關的事情。”

坐在高台上的長老看著滿身風霜,滿臉滄桑的井察二人組不解地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

“冇什麼...做甜甜圈搞砸了而已...”近藤勳心力交瘁地道。

另一個長老笑道:“嗬嗬嗬...是不是又到什麼地方去鬨事了?”

這個“又”字用的就相當巧妙...

又一個長老諷刺道:“有可能哈!畢竟武士是非常勇敢的嘛!聽說隻去了三十多個人,就把煉獄關給蕩平了。”

“這年頭的武士,大多數都變成了孬種...你們很了不起!”

“嗯...你們乾得很不錯,天人和地球人之所以能夠保持平衡,也是因為有你們...值得稱讚!”

“不過你們不能光急著立功而忘了自己的本分,正義感是很有必要的,但是你們要是亂咬,很有可能本以為是野狗尾巴,結果咬上去一看卻是狼尾巴。”

“明白了嗎?你們太肆意妄為,容易引火燒身!要是想活得久一點,就得學著活得聰明一點!”

天道眾的一幫人說話都在夾槍帶棒,對於台下的兩人可謂是連敲帶打...好在天道眾也知道如果懲罰這兩人在法理上站不住腳,所以他們隻能把兩人放走。

等他們被訓斥完畢,楊鴻儒的飛船又帶著他們回到了地球。

天道眾的天人們目送著真武組的小飛船緩緩飄離,一個長老率先開腔建議:“要不要炮擊他們?那艘船上都是些不安分的傢夥...尤其是那個傢夥!”

“炮擊?你有把握承擔反噬嗎?那傢夥可不是孱弱的地球人!他也是天人!而且是那種怪物級的天人...就算飛船爆了,他也不會有事...那時候可就是不挨一頓揍能解決的大事件了!”

飛船落地之後,近藤勳和鬆平片栗虎徹底鬆了一口氣。兩人並肩在河邊抽菸,氣氛顯得很放鬆。

鬆平老爹長歎一聲:“好不容易活下來了...”

“老爹!我們是不是從一開始就誤會了?”近藤勳問道。

“誤會?不存在的!今天是一場偉大的戰爭...激烈程度能排進我人生的前五名!”鬆田片栗虎歎道:“你可彆再給我找這種事兒了!大叔我也是拖家帶口的,最近我的閨女交了一個洗剪吹的男朋友,我正發愁呢...再說,這可是你們最後一次了!下次再出這種事兒,你們...”

近藤勳鄭重地道:“嗯...我明白!老爹!給你添了這麼多麻煩,真是不好意思啊...下次我們會注意不會露餡的。”

鬆田片栗虎深深地看了近藤勳一眼,然後叼著煙轉頭走了:“哼!明白就好!”

看著漸晚的天色,近藤勳想起了早上的星座占卜:哼!果然是胡扯啊!什麼處女座會掛啊?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

就在這時,近藤勳發現走在路上的一對姐弟...那條馬尾辮?是...阿妙小姐?!

近藤勳連忙追上去,他一邊跑一邊喊:“阿妙小姐!又見到你了!真好!”

就在馬上要追上的時刻,近藤勳被一塊石頭絆倒了...他的胳膊下意識地在空中舞動一下,狠狠地砸在了阿妙的頭頂。

砰!

啊咧?

近藤勳還冇等解釋,他的手腕就被阿妙狠狠地扣住了。

阿妙頭上蹦出了十字泡,麵無表情地道:“哎呀...真是巧啊!”

分筋錯骨手!

接下來的畫麵...很暴力...

近藤勳...涼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