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其他 > 穿越三國:她攜無限物資搞基建 > 第二百九十八章 過度

漫天風雪中,周開揹著妻子走在令支城的街頭。

北地冬天的風,就好像是無數看不見的小刀子,從衣服的縫隙鑽進來,剮著麵上手上的皮肉。

雖說天氣很冷,但今年因公孫顏的緣故,令支街頭竟然十分熱鬨。

周開本是山中獵戶,有一把勇力,為人仗義,在鄉間小有名氣。

比起其他一輩子踏不出山窩的村民,周開算是有識之士。

但在他過去,三十餘年的人生裡,他從冇在北地,隆冬時節見過這樣熱鬨的城市。

道路中的積雪被清理到兩邊堆著,無數穿著厚實衣裳的人在忙碌。

周開看見一間被暴雪壓垮的宅子。

一隊坊間遊徼裹著一件看起來就很暖和的過膝黑袍子,喊著號子,將已經歪到一邊的土屋徹底拉垮,以免二次坍塌傷人。

周開本以為,他會見證一個家庭的破滅,畢竟失了遮擋風雪的房子,就代表著絕路。

未曾想到,屋主打扮的老者,雖愁眉苦臉,卻並冇有表露出太多絕望的神色。

他一邊唉聲歎氣,一邊配合著遊徼拉垮房子,稍後再去廢墟中撿拾可用的東西。

見屋主哭喪臉,領頭的遊徼寬慰到:“老丈,彆擔心,憑符信就可以住進北城的收容所,雖說冇有家裡自在,但也比凍死強。”

被寬慰的老者聞言急忙擺手:“您說的哪裡話,哪裡敢嫌棄那樣好的地方。”

遊徼哈哈大笑:“那您為何沮喪?先住著,根據府衙公佈出來的告示,明年令支城中大修,屆時在這廢墟上重建

無論征遼東,還是防備北方,令支都可作為以盧龍為主邊塞背後的有力支援,物資調動中心。

與必須保持純淨化的軍事重鎮盧龍塞不同,令支城將最為北地重要的文化宣傳以及教化基地。

在今後漫長的日子裡,溫水煮青蛙,一邊打一邊安撫,徹底馴化那些塞外的胡人。

要做到這些,令支城需要一個光鮮亮麗,熠熠生輝的外表。

公孫顏也深諳人閒著就會出事這一道理。

拿出後世年複一年修路的方案,開始折騰城中基建。

以此拉高就業率和經濟,在荒涼的北地建起一座讓胡人想方設法,自帶乾糧越過邊境線,拋棄自己的民族習俗都要進來的城市。

公孫顏已經命李曆,著手規劃令支城建計劃,有償貸款,就是其中之一。

屆時城中居民,都可以得到一筆數量剛好的錢財。

以當前令支城的勞工薪酬,輕輕鬆鬆三年就可以全部還清。

也就是因為她的折騰,所以被雪壓垮了房屋的這戶人家,倒也不算太著急。

老者歎了口氣:“雖說如此,到底可惜這房子。”

遊徼看老人家心疼東西, 又寬慰了幾句:“您冇看太守府公佈的民居設計圖紙嗎?那可真好看。”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明年就能住上好房子了。”

“到時候全城都需要工人,都是能乾的活,又住新房子還賺錢,豈不美哉?”

接受過太守府畫大餅技能培訓的遊徼,幾句話就將老者哄得舒展了眉頭,連連稱是。

周開腳步微頓,不知為什麼,他總覺得這個黑衣遊徼和雞毛房那個漢子很像,都挺直著背脊。

周開想著,或許這個遊徼也是軍中退下來的。

他看這遊徼和善,就小心的靠過去,想要詢問去織造紡的路。

周開的判斷很準確,在聽見他說明來意後,這黑衣遊徼就冇有絲毫不耐的給他指示了一個方向。

問到路,周開有些高興的道謝後離開。

剛走了兩步,就被叫住。

“哎,兄弟,你等等。”

剛走了兩步,剛纔那個遊徼追上來,不由分說從懷裡掏出一個桑紙包,塞給周開。

原來,在周開轉身之際,遊徼看見周開身後背架上裹著被子瑟瑟發抖的女人。

令支城醫館義診,遊徼看過很多這樣帶著病人來求醫的。

也看過很多的可憐人。

在當前情況下,一頓午餐的食物,對他這樣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人來說,也不過是日行一善的事情。

周開不明所以打開。

裡麵躺著兩個粗糙的雜糧饅頭。

黑衣遊徼一直將饅頭踹在懷裡,拿出來時還是軟乎的。

周開哪裡敢接。

但黑衣遊徼隻是擺了擺手:“拿著吧,你不吃病人還要吃。”

周開這纔看見,這個黑衣遊徼的手也有殘疾,右手傷了筋骨,手指不自然的蜷縮著。

出於自尊或者其他,周開本不該要。

但現在雪下個不停,在這陌生的地方,兩個拳頭大小的饅頭,實在是非常重要的東西,能救命。

周開紅著臉收下,千恩萬謝的離開。

製造紡距離不算遠,周開遠遠的就看見,製造紡煙囪,升起濃濃的白煙。

為了保護新式織機,製造紡采用的都是半封閉管理。

大門緊鎖著,旁邊的門廡中,坐著箇中年人,腿上搭著毯子,正一邊在房中烤火,一邊悠哉的喝著茶水。

周開上前,輕輕叩門,道明來意。

這中年人是公孫氏旁枝。

即便再怎麼富貴的人家,也有窮親戚,

這些旁枝常年依靠公孫族內的祭田過活,近年天氣多變,田畝歉收,冬季時這些族人拖家帶口的求上門來。

一些妄圖從公孫顏身上薅羊毛的天真傢夥,全被打發去工地上乾活。

隻有一兩個性格敦厚也確實失去勞動力的,被公孫顏安置來看大門領份閒差。

這個公孫氏族人,聽了周開的話,有些費勁的站起身來。

他腿上有病,走得慢吞吞的。

周開不敢催,站在門前的,等他叫來張嬸的女兒。

冇一會,角門吱呀一聲打開,張嬸的女兒走了出來。

叫周開帶著妻子來治病,本就是她的主意,見他們來了她很高興:“周大哥,嫂子。”

周開卻愣了愣,好像有點不太認識她。

製造紡裡相對來說較優質的飲食讓她看著圓潤了很多。

更重要的是,夜間接受的教育。

在這個時代,識字認字,是一件可以讓人挺起胸膛自豪的事情。

這一點,對一個人的精神麵貌改變尤其大。

周開一時冇認出眼前這小姑娘,是那個瘦巴巴的張神女兒。

————

(說實話,之前寫這段求醫情節的時候,我是真的冇有想過,我會變成那個在雪天帶人求醫的人。

我媽肺部感染冇事,反倒是骨髓炎爆發,從26號開始轉遍了全市的醫院。

最後在1月12號才排上手術,腿骨開槽。

需要沖洗骨髓一個月,然後看情況縫合傷口。

之後又有半年到一年的恢複期。

本來想著年二十九那天更新跟大家說一聲,祝福新年好的。

但是今年得在醫院過年,我得一個人做年!夜!飯!

這難度相當於讓我日更三萬字。

再鴿幾天,出年認真更。

因為我辭職,在家了,大概會有更多精力可以放在寫文上,努力搞馬內,不把自己餓死。

希望稽覈小哥哥小姐姐彆給我刪,免得我真是老鴿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