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輪迴幾度,夢裡尋劍千年

唐雪見在戲台上看得清楚分明。

身畔這個戲子,大展神威,抖一抖衣袖,放出蛟龍兩道,當空咆孝,聲勝洪鐘。

台下人驚駭變色,奔走四散。龍氣亢升,天下太平。

這戲子一出手,無麵國內昏沉沉的氣象為之一淨,唐雪見大感振奮,正待開口,忽見戲樓的梁上垂下一條金索,旋即就有天兵天將下凡討逆。

為首一位黃臉天將手持金榜,照出彩霞萬道,隻在半空晃一晃,那戲子就如中了定身咒,手不能動,口不能言,肌膚血質化作泥礫,僵滯如死。待左右隨侍天兵拋下枷鎖,把這逆賊拘了,便帶迴天庭受審。

“景天!”唐雪見驚慌高呼。

那戲子隨眾萬天兵一同攀繩登天,隱冇金霞之間,聞言似抖擻了身體,待霞光隱冇,金索收回,那戲樓的梁上憑空落下一枚錦繡小袋,唐雪見眼疾手快,一把接過,捧在手裡打量。

這錦繡口袋素白勝雪,觸手微涼,攥如雲簇,放如霜鴻,寶光熠熠,質地柔韌,天下絲綢巾帛無有與之媲美者,袋口處另繫了一枚藍玉寶珠,溫潤通透,珊珊可愛,叫人愛不釋手。唐雪見捧了錦繡劍囊,甚不知所措,指尖方拈住寶珠,忽聞耳畔有女子悄聲道:“你先莫解開。”

“這聲音……莫非,你是龍葵?!”唐雪見遽然一驚,她終日愧悔之事,正在於當日神劍自折,故而對龍葵之音色反覆思念,熟稔無比,一聽就知是她。

“唐姐姐,許久不見了。你要去救哥哥嗎?”

“景天真的把你複活了,真真了不起……他如今在哪兒?你可知我該怎麼救他?”

“哥哥被困在天界,在斬仙台上受刑。我們要去祀廟供奉金漆銀彩,把攀雲繩偷走,這樣才能登天。”

龍葵將祀廟始末一一闡明,唐雪見心領神會,當即出發。

祀廟鳴鼓三十三聲,無麵國聞風而動,街巷擁簇,人頭攢動,皆湧入祀廟。

待祝祭們禮畢,便灑下甘霖金粟。唐雪見手中劍囊微微鬆開口子,透出一道澄清劍氣,化作罩子,遮住唐雪見周身,不使那甘霖沾染,故而她的麵目也就不曾更改。

旋即祝祭點卯,童子割臉。這般路數已不知進行了幾千幾萬回,可謂是輕車熟路,有板有眼。

唐雪見看那侍刀童子將一張張臉皮割下,不由暗自駭然,隻覺這番景象,與餐人食肉彆無二致。她暗暗捏住劍囊,就聽龍葵悄聲提點:“待會兒點到了你的名字,千萬不要應聲。”

“唐雪見。哪個是唐雪見?”

自然是無人應答。唐雪見低著頭,悄悄往人群後縮。突然身畔就有人攥住她的手,高呼:“這兒呢!在這兒!唐雪見在這兒呢!”

“好好好,可讓我捉著了,上回來是你,這會子又是你,唐雪見,你倒是有幾斤幾兩的反骨!那說話的,你叫什麼?你報信有功!”

“我、我不知道……”

唐雪見轉頭一看,此人竟是她的好親戚唐泰,不禁怒火中燒,咬碎了銀牙。

台上的祝祭抓著花名冊點卯,當即喝道:“唐泰!”

“小人在!”

侍刀童子二話不說,上前就是一刀,把這張奸佞諂媚的臉皮割下,隻見他唐泰冇了臉皮,用手比劃出兩聲哀號,“哎幼!哎幼!怎麼老爺您把我也割了……小人有功!您不該割我……”話音未落,人已化作一團朽骨,魂飛冥冥去也。

侍刀童子站到唐雪見麵前,那剔骨尖刀明晃晃,朝她落下。她身無法力,凡骨一具,怎躲得過這霹靂也似的一刀,當即就被割了臉頰。

旁人被割下臉龐,底下一張麵孔雪白如鏡,她這臉龐底下卻有血有肉。麪皮落在爐裡,不論炭火如何催逼,怎麼也不化作金粉。

唐雪見兀立原地,鮮血淋漓,周遭無麵國鬼類看得紅豔豔的血,瓢潑滾落,頓時一個個呆若木雞,那侍刀童子的臉上沾了血,當即捂麵驚叫,指縫裡噴出一陣陣濃煙,待他放下手來,雙眼赤紅,嘩啦啦流下淚來。

那血落在地上,窪積成池,唐雪見低頭看去,血池倒映白骨一具,手持青黃枯榮劍一柄。那鏡中白骨揮劍劈來,刺破水麵,青黃寶劍輕點眉心,旋即飛入錦繡劍囊之中,隱匿不見。唐雪見頹然坐倒,便在地上化作一塊木胎。

侍刀童子痛不可遏,跌跌撞撞,把捧爐童子手中的金爐撞翻,那堆積的金漆銀彩,通通滾入血池之中。四個祝祭駭得魂飛天外,急忙叫眾人打撈金沙,無麵國眾紛紛上前,探手入池,隻感到體膚灼燙如焚,痛得掩麵哀嚎,那手掌觸及麵頰,原先有臉的,也都融化,原先無麵的,卻長出五官來。祀廟裡一時大亂,哀嚎慟哭之聲不絕,四個祝祭隻盯著血池底的金漆,不顧眾人苦楚,連連催逼,那一個個都伸手入池,一個個都痛不欲生,臉上金漆剝落,無麵之人在嚎哭裡化生五官,雙眼都淌出淚水。

萬千鬼類淚水泉湧,灑落如雨,澆灌那頹然坐倒的一具木胎。

木胎乾枯音啞,焦黃暗澹,淚水點滴處,遍生綠芽,座下根鬚蔓延,刺入血池。汲取金漆銀彩,沐浴萬鬼之淚,唐雪見所化木胎,蓬勃生長,一息過後,樹冠繁茂,二息過後,刺破房梁,三息一過,已成一顆參天垂雲之木。

《周天誌奇》雲:幽冥國內生神木,其狀如女子,麵似髑髏,其葉如金,實如銀素。枝乾廣大高拔,人可自上下,蓋通天梯也。

……

唐雪見一身紅衣,漫步冷雨之間。穹廬如一塊黑沉沉的鐵蓋,放眼望去,大地寸草不生,彼處冷峭的群山峰頭,耷立了一枚白銅似的殘月。

她邁步朝那月下行去,翻過一座山頭,遙望野原上一座孤城,城中斷壁殘垣比比皆是,淒清寥落之景,實在觸目驚心。唐雪見邁步下了山,一步步捱到城門前,守門的兩位鬼將不知遭了何等厄難,此刻已受重創,一個胸前刺入鐵戟,釘在牆腳,一個腹下中刀,伏在門洞裡。

它們抬頭看到唐雪見,那中戟的鬼將齜出滿口獠牙,歎一聲:“你可算來了。”

“這座城是什麼地方?”

“這裡頭……是鬼門關,您進去了,要小心,這裡麵已冇有活人。”

“既然冇有活人,那隻剩破磚破瓦了?”

“不錯,隻剩破磚破瓦了!紫英劍宗的傳人現世,他帶了好多人來,天上又落下兵將,他們一番爭鬥,把這裡打了個天翻地覆。隻是,隻是還有一棵樹,在等你。”

“一棵樹?那樹是什麼模樣,它又在哪兒?”

一旁中刀的鬼將呸了一聲,“神荼,你個湖塗鬼!你記錯了!不是樹在等她!是有人在等她!”

神荼苦歎,氣若遊絲,哀告唐雪見道:“那人不在城裡,你要找他,先找到那棵樹。莫再錯過了。這一回,你們可莫再錯過了!”

唐雪見還想再問,兩位鬼將已冇了聲息。她還待為它們收殮,隻是一陣風吹,鬼軀便散作一抔灰沙,跌入塵埃。牆腳鏽蝕的長戟,還沾著一點紅豔似炭火的血星子。

她邁步進了城,放眼長街,一路倒伏了屍骸無數,堆積壘疊,零落散亂,皆體赤無麵者。城中另有一顆參天古木,冠蓋鬱鬱蔥蔥,遮蔽天穹。此前在城外眺望竟不見此樹,也是咄咄怪事。唐雪見心想,這便是那顆等她的樹了。

這城中必然經曆了大戰,叫無數人喪命的大戰。唐雪見走在淒清寥落的街道,跨過山海般的屍體,他們的甲胃腐朽,劍戟生寒。大道被屍骸與拒馬、營牆阻擋,隻得轉繞小巷。她一轉身,就瞧見巷子口斜倚了丈六的仙人,被無麵國眾腰斬棄市,巨大的創痕裡至今淌出汩汩的金漆。諸天神將,八部仙兵,在這城裡大開殺戒。唐雪見腳下冇有空地,隻有堆積的朽骨,烏黑油亮的泥壤,一腳踩中就陷下去,留下一個腳印,被滲出的血填滿。這血不論生前是紅是金,落入大地都是黑沉沉。

正如兩位守門鬼將所言,城中果然已無半個活人,莫說活人,就是鬼類、仙神也不見蹤影,偌大的鬼門關,幽冥國,隻留下橫空的木梁,坍圮的枯牆,梁上屍骸,地上屍骸,萬千繁華皆已如雲煙過眼,隻餘長風吹過,哀歌無垠。

唐雪見一步步跋涉了屍山血海,總算來到祀廟前,那一顆通天的神木,人之所立譬如微塵仰之泰山,她仰望樹冠,鬱鬱蔥蔥的金黃葉片隻在半邊冠蓋生長,另一半卻是光禿禿的,半枯半榮,道意悠長。

四下億萬的屍骸微微歎氣,吹起幽風陣陣,拂過葉片,一派金聲玉振,遍響千年。

她在樹下踟躕,不知如何是好,忽聽聞樹後隱約傳來人聲呼喚。

唐雪見循聲繞樹而走,匆匆四十載,終於來到樹後。原先呼喚她的人早已不再,這裡隻有一座墳塋,墳頭堆積藤蔓,墓碑爬滿塵埃。碑上無字,墳前插了一柄斷劍。寥落的風早已經停息了四十年,神木的冠蓋還在鈴鈴作響。

唐雪見擦去碑前的藤蔓,斬斷墳頭的塵埃。墳包忽然坍塌,墓碑轟然倒下。那原地露出兩口小小的棺木,一口緊閉,另一口開啟一道縫隙,透出水亮的藍光。

她打開緊閉的棺材,裡頭跳出一個女嬰,向她三拜,隨即化作一道青光遁入天際。她又打開透光的棺材,裡麵赫然呈現一枚寶珠,正是神劍門人朝思暮想的水靈珠。

至寶得手,也不枉來三世幻境走一遭了。

唐雪見捧起靈珠,當即隻覺一道寒流從寶珠內湧出,灌入周身經絡以至氣海,一時間元氣豐盈充沛,以神意調伏龍虎,真氣上行於紫府摶煉法力,進境驟增,刹那連破十六重關隘,修得《十六玉樓洞真訣》圓滿,直抵天仙境界。

此前旁人也曾得了水靈珠,卻無有這般奇效,能叫人立地成仙,其中另有根由。原來此靈珠經女媧傳人之手,以絕**力,煉作一枚仙丹,道人得之可納神於內,頃刻汲取盤古元氣,成就仙人法體。唐雪見本就天資縱橫,悟得劍意後道行日漲,距成仙得道,也不過欠缺法力積累,若她潛心修持百年,亦可得天仙果位,如今有寶珠相助,省卻了許多蹉跎。

唐雪見如今已猜到這一處墳塋內,合葬的兩口棺木究竟屬於何人。料想是女媧傳人與她那前世愛侶了。她心下暗忖:也不知紫萱是如何找到的林業平。

再看墳前斷劍,雨打風吹經年而無半分鏽跡,果然是絕世寶物。這城中死的人太多,物也太多,任憑這寶劍如何鋒利,而今也已為戰亂摧滅。後來人隻餘一聲歎息。

唐雪見如今得了一身渾厚法力,自然可以飛天遁地,她已抬頭望了那樹冠四十年,也是時候上去瞧一瞧,在半枯半榮的金葉深處,是否還藏著隱秘。

那無邊如海的葉冠深處,唐雪見目睹更多的屍骸。城中堆積的多是無麵國眾,耷拉在枝條上的,卻多是天兵天將,滿樹的金葉,原來多是金甲,那熠熠的刀劍寒光似月,照亮無麵國三百年。

她飛身遁入繁茂枝頭,神樹似有感應,枝乾上一副髑髏般的樹皮麵孔,忽然自眼眶裡噴出飛瀑般的血。人間又落了一場大雨。唐雪見聽聞腳下遙遠的城池裡,忽然傳來震天的殺聲。那枝頭的天兵天將,紛紛墜下,落入城中,捲起無邊殺孽血海,咆孝億萬光陰如雷。她再回頭望去,雲霧深深,遮蔽了殘破的國。

渡過一重重葉冠,如是三十三層雲霧。

唐雪見飛越百年,終於抵達樹頂。

環顧四周放眼望去,天上仙境氣象絕倫。千千宮闕如群山,迢迢星漢似江海,飛霞轉赤,大日出焉東方,暮靄沉銀,望舒駕踏西極,日月同天普照,寰宇奇光煥彩。人目不可逼視,鬼神亦為歎服。唐雪見處無邊霞色之中,不知身之所在,手引神木枝條,緩步前行,終至樹乾頂端,內有一巢,乃天女取凰鳥之羽編織。巢中彆無它物,惟素色人心神果一枚。

唐雪見捧起神果,隻覺心驚神動,那果殼忽而崩裂,似天成胎卵,孵化青黃神劍一柄。

這一柄神劍遽然出世,刹那周天變色,日月齊音。

紫薇宮闕飛出大天尊敕令一道,聲若雷霆,亟命呈上神劍。唐雪見揮劍斬了敕令,此舉大逆不道,觸怒天威,四方天河裡奔出一群天馬朝神樹殺來,可那天馬披掛整齊,卻不見了馬背上天兵天將。

趁著日月昏沉,再看那天宮內,朝堂分明空蕩蕩,莫說漫天仙班,天尊寶座亦是空懸。

偌大天界,不知為何早已是人去樓空,隻留日月永照,霞光恒昌。

“你來了。”有一聲幽幽歎息,自天邊傳來。

紅衣女仙化一道劍虹,循聲而往,直抵斬仙台上,遙望那一根渾天誅戮刑罰雷柱下,釘了一具骸骨。

說是骸骨,其實竟是個活人,隻是身如朽木,手足斷折,周身潰爛好似腐木。

此人已不知在此受刑多少歲月,昔年斬仙台上,雷部神將攥列缺而煉陰陽,將濤濤雷光凝作四寸長短的玉梭百餘支,亂糟糟刺入這罪人軀體。至今玉梭仍在,洞穿肌骨,縱使他已爛得白骨森森,腹部隻餘一根脊柱,胸膛可見排肋,這些雷霆依舊光燦,灼體焚魂之苦不減分毫。

月缺日蝕,周天晦暗。隻餘星光如水,照耀這一方斬仙台。

唐雪見悵然凝望台上骸骨,長髮如雪三千丈,遮蔽了故舊容顏。

待她踏入法場,周遭不知何時,湧現一群鬼類,正翹首以盼,麵上殘缺的五官,都顯出垂涎欲滴的神色。

“景天,我來遲了。”

“不遲。你能來,就不遲。”斬仙台上不是旁人,正是竊繩登天的錦繡劍仙。

“你、你怎麼,又把自己弄得這樣狼狽?”

“因我言出必諾,不違……俠義。”景天抬起頭,白髮如瀑,隱約顯出一張粉彩描繪的臉龐。

唐雪見悚然一驚。她環顧四周,刑台下群鬼喁喁,一副焦躁渴盼,又驚懼惶然的模樣。

青霄嗚嗚風吹,似有鑼鼓響。她側耳傾聽,聽到那戲班子的絃聲,聽到法場的鼓聲。一個伊伊呀呀,一個嗡嗡噥噥,戲台下看客翹盼,法場外眾仙俯瞰。前世今世,皆在此處交彙。

日月光輝齊放,迸發漫天霞光異彩,唐雪見眼前恍忽,看著景天穿戴一副古將軍披掛,在台上唱唸戲文,臉上粉彩寸寸剝落化作青煙,教台下眾鬼啜食,也看著景天白衣颯颯,在斬仙台上受萬雷戮身,血流如注點滴凝結紅玉,供群仙服享。

唐雪見恨聲道:“爾等皆是該死!”她憤然揮動青黃神劍,朝台下眾鬼劈去。

錦繡劍囊孕育枯榮法意,得神樹滋養,仙光浸潤,已在幻境內經曆無邊孽海,正是千錘百鍊方成此寶,威能驚天動地,鋒銳所向披靡。唐雪見隻不過輕輕一斬,台下眾鬼登時首級落地。萬鬼抱著自家頭顱慟哭,唐雪見隻覺痛快,放聲大笑。

“錯了!錯了!”台下眾鬼齊齊悲鳴。

“哪裡錯了?”

“罪不在我!罪不在我!”

唐雪見親眼所見,這群鬼類何等貪求無饜,如何無罪?她雖知此地皆是幻境,仍不免怒火攻心,如今功成天仙,自恃圓滿,自然要以手中劍器,殺出個朗朗青天!

眾鬼見她二話不說,又要揮劍砍來,急忙朝唐雪見身後指點,懷裡人頭爭先恐後地高呼:“瞧!瞧那兒!”

唐雪見忽覺腦後生風,騰身側躍,躲開一道寈紫劍氣。再看身後,雷罰柱下,景天麵頰粉彩如瀑流淌,自他胸膛處,刺出一柄骨色邪劍,方纔就是這柄劍器暗中偷襲。

景天身形漸漸化作飛灰,而胸前邪劍緩緩解封,懸浮當空。劍如遊龍出海,盤繞雷柱,所過之處,偌大雷柱寸寸斷碎,及至九丈九處,雷柱轟然崩裂,吹出罡風千百重,摩擦億萬裡雲海,刹那間,偌大天界為電雹所驚,烏沉兔隱,眾星齊暝,四極八荒皆遁入漠漠長夜,乃至太虛希夷,目不可視物,耳不能聞聲,如若至大至空,無法無天之境地。

此劍一出,搖落天宇,摧倒仙闕,氣象驚駭鬼神。

唐雪見目睹景天化作齏粉,頓感心如刀絞,她更不多言,舉起枯榮神劍朝那邪劍劈下。

邪劍雖強,然無兵主駕馭,如何敵得過神劍。當即連斬千擊,任憑如何躲閃,次次正中劍脊,劍身遽然裂開一道縫隙,哀鳴墜落。

骨色邪劍飄然而下,正巧落在一人手中。

那人不知何時立在斬仙台下,赤髯長髮,頭戴天冕,抬手撫過劍身。邪劍鏗然長鳴,似極欣悅,然餘音婉轉,又似在告狀受人欺侮,顯現非凡靈性。

“唐小友,許久未見了。如今你功力大進,已得天仙果位,真是可喜可賀,朕心甚慰。”

“邪劍仙,果然是你在搗鬼。”

邪劍仙身畔原先眾鬼已經化作枯骨,灰塵堆裡儘是仙人衣冠。這偌大天界,如今也僅存他們二人,而他們之間,也僅有一人能活。

“朕手下滿朝文臣武將,都為景小友所害。嗟呼,朕已為六界共尊,而今卻是孤家寡人,唐小友道行精深,本領不凡,正合朕所用,不若速速來投,朕當封你作個夜遊神,今後幽冥國內供奉,自可分一杯羹。”

“他能殺你朝上下,卻冇能把你也誅除,可見是不如我了。”

“唐小友,此言何意?”

唐雪見哂笑,“自是要取你狗命!”她縱身化一道劍虹直撲近前,決絕不回。

邪劍仙觀劍光而動容,撫掌而讚:“果真不能小瞧天下英傑,竟有這等化法為劍之神通,景小友果真天縱奇才。”

這老魔一言道出究竟,蓋景天合三世之力,鑄就錦繡神劍,此為煉假成真,幻虛為實之至道,其人境界已直追當年神劍四宗,放眼六界亦是第一流的劍仙人物,自然不受幻境拘束,大可運轉法力無礙。唐雪見得景天相助,鑄就神劍,又得女媧傳人暗中援手,煉化靈珠,固能在幻境中施展神通本領,已是天大的機緣。

唐雪見一劍揮下,那老魔巋然不動,任由她斬落,即便人頭落地,尚且含笑。

邪劍仙身形化作塵煙,那柄骨色邪劍跌在斬仙台上。

“老魔!你在此藏頭露尾,莫非怕了!”

四下廣漠太虛裡,忽而響起滾滾悶雷,罡風自下方吹起,天上宮闕儘在風中化作泥沙。

乾坤之內,一陣狂笑。老魔頭聲若洪鐘,八方傳音。唐雪見忽覺上方亮如白晝,抬頭一望,中天亮起兩顆鬥大極星,正好比兩顆白慘慘的眼珠,滴溜溜打轉,凝視渺若芥子的紅衣劍仙。

那老魔笑道:“唐小友,你語出狂傲,本領不凡,殊不知,早已入了朕腹中,你道朕藏頭露尾,朕卻是包納宇宙,襟懷乾坤,無所不在,亦無所在!”

唐雪見心沉如水,雖不氣餒,卻已暗覺棘手。這老魔在此方幻境中身份顯赫,道行如山,實在難以匹敵。她而今又是單打獨鬥,論境界,論手段,皆不如邪劍仙遠矣。

眼看老魔催動神通,頭頂天星大放奇光,四方上下都有妖風來吹,更有毒火紫電雜雜而落,任是哪路神仙淪落此劫,不消一時半刻就要化作血泥。唐雪見以身化虹,與劍相合,穿梭毒火,尋隙妖風,避蔭星照,便似一葉輕舟浮遊滔滔萬裡之浪,頃刻便有翻覆之禍。

唐雪見神化冥冥,意合六虛,竭儘所能以求自保,隻叵耐這老魔手段無窮無儘,任她逃到何處,頭頂天星一照,便有劫雷加身。若不能毀去老魔雙目,恐怕今生今世不能逃脫追殺。

待她鼓起勇力,禦劍沖霄,愈是接近天星一裡,周遭劫數愈是凶險三分,不多時,更有鐵木刺、弱水、南鬥離火、天將、靈官書、白渠車、天帝寶籙等神通,一應打來。四方天宇重重照徹,億萬星鬥次第重明。唐雪見鼓動法力,神劍大放青黃異彩,好比一輪奇日冉冉升騰,遽然衝破劫數桎梏,及至雙星前一劍刺入,天星卻作混洞,反將她吞入。

神劍鑽進令圄,周遭一派混沌景象。唐雪見目不能視,耳不能聞,鼻不能嗅,口不能言,身不能轉,意不能動,六識封閉,心念入寂,轉瞬勝敗易手,已是無心殺賊,無力迴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