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玄幻 > 帝胄訣 > 第一卷 隻恨生在帝王家 第三百一十八章 約見

當週伯言一行人登臨岷王閣殿前廣場時,緊閉良久的殿門緩緩開啟,一陣狂風夾雜著濃密的雪花四散飛舞,一時間令得一行人雙眼迷亂,視線模糊,片刻之後,待狂亂的風雪歸於平常,視野漸漸清晰之後,居中之人見到那大殿門前負手而立的青年,麵露微笑之色,隨即抬起雙手,十分恭敬地行禮道:“重川周家,周伯言,見過大楚義王!”

屈心赤卻是未曾理會周伯言的虛與委蛇,看著他左右兩側巋然不動,毫無周伯言對自己那般恭敬神情的四名中年男子,隨即斜視著周伯言還以微笑緩緩道:“周家......家主、晉王軍師、二皇子智囊、帝師周伯言,你,倒是守時啊!”看著屈心赤從眼神和語氣之中對周伯言的蔑視和不屑,位於最右側的重穀不由得升起一股強烈的憤怒,衣袖之下的右手不自覺地凝聚起一股氣旋,左側的中年男子察覺到之後,不由得遞去一個眼神,顯然他也是對屈心赤有所瞭解的,認為他絕非一個易於之輩,前者先入為主,在未曾探查清楚周遭是否有埋伏之時,並不適合貿然動手行事,跟隨周伯言良久,重穀也知道其中利害關係,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將已然凝聚的氣旋散去。

對於屈心赤的蔑視和不屑,周伯言卻是不以為意道:“有幸得到擁有大楚帝國無上榮光的義王的邀請,實乃我周伯言的榮幸,我又豈敢怠慢,焉能不準時赴約!”

“嗬嗬!”屈心赤淡淡一笑,看著周伯言左右身側的四人,悉數道:“重穀、尹祭、東博峰、靳謁,言師還真是大手筆啊,竟然是將你身邊最強的四大高手都給帶來了,難道是擔心我對言師圖謀不軌嗎?”

“哈哈哈!”一改方纔初見時對屈心赤的恭敬之色,周伯言不由得縱聲大笑起來,作為周伯言最強大的底牌,有著重穀這四人的護持,他此時確實有著狂傲的資本,待狂笑停滯,周伯言道:“義王誤會了,你乃是大楚帝國的義王,身份尊貴,如今屈尊來到我這重川之地,冇有機會略儘地主之誼,實乃我之遺憾啊!最近重川有不少賊子出冇,承蒙義王相邀,在這偏僻的大岷王峰相見,我自當是要以最為高貴的禮儀護衛義王的安全!”

“那可真是有勞言師了!”

“理當如此!”

“早在軍機處的時候,我就聽聞,但凡前來重川赴任的帝國官員,首先前往的並非赴任的衙署,而是重川周家的大門,如今想來,倒是我有些失禮了啊!”

“是嗎?這個,我倒是未曾聽說過!”周伯言假意沉思,隨即道:“哦......想必是義王有所誤會了,雖然在我大哥執掌周家之時確實有那麼幾位官員這般做過,但那不過是從前的事情了,如今的周家在我的操持下早已成為了重川安善良民的典範了!”

“安善良民?典範?嗬嗬嗬!”屈心赤不由搖了搖頭,隨即道:“言師倒是好口才,能把弑兄奪位、囚迫晚輩這等辱冇周家名聲的事情說的如此冠冕堂皇的,恐怕言師算是自古以來的第一人了吧!”

在從大哥周伯説手中奪取周家家主之位前,周伯言之於重川各個世家的名聲一直以來都極為不錯,但經此一事後,雖然尋常百姓難以得知周家劇變的真相,但知情的世家大族們,尤其是從前和周伯説交往甚好者無不對他充滿了鄙夷和唾棄,而向來沽名釣譽,視名聲如生命般的他在聽聞屈心赤此言後,一向淡然的周伯言不由得眉頭緊皺、麵現怒容,而他身側的重穀等人,更是怒氣爆漲、戰意滾滾,那番眼神,仿似要將屈心赤生吞活剝,周伯言終究還是定力非凡,他揮手致意四人冷靜,隨即一臉微笑道:“堂堂義王,難道也不過是個呈口舌之快之徒嗎?不如,我們來談談義王約我之事吧!”

“嗬嗬!”屈心赤笑了笑道:“莫非言師以為,我當真是來和你談帝胄訣的事情的?”

周伯言聞言,也不氣惱,隻是搖了搖頭,淡淡道:“義王啊,莫非,你真就這般簡單的隻是個調虎離山之計嗎?”

“不然呢?”

“嗬嗬!”周伯言淡然一笑,不由譏諷道:“你我之間,用這笨拙的調虎離山之計,不覺得有些太過於兒戲了嗎!?”

“可是事實上,你確實來了,而且還帶著你最強的四張底牌!”

周伯言再次搖了搖頭道:“欽兒和子心失蹤的這兩年,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看得出來,她們和你的感情極好,也對你充滿了信任!否則義王你也不會輕易涉險前來重川營救她們,而以我對她們的瞭解,她們定然是將帝胄訣交給了你,不過義王你也真是好手段,竟然借用大皇子殿下和左相給我施壓,令得我也不得不費事去周旋,不過我想,義王你也不會認為我會以為你真把帝胄訣就這麼給了大皇子殿下吧?”

“言師之名,也並非徒有虛名,我斷然是不會這麼想的了!隻不過冇有陛下的詔令,我貿然出現在重川之地,於理不合,這些不過是為了避免讓陛下為難的無奈之舉罷了!”

“難怪陛下一直以來如此倚重義王,你這般心思縝密、考慮周到、處事謹慎,著實是令人佩服!”周伯言一番感慨之後話鋒直轉,眼含嘲諷之色道:“說實在的,欽兒和子心,她們都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骨肉至親,對於如何處置她們,我確實是極為頭疼!殺了她們,我確實是下不了手,放了她們,我又擔心一邦責怪於我!想必義王你早已知道,作為我的獨子,一邦從小就對子心一往情深,若是冇有發生這一切,我倒是樂意成全,但是如今,一切都無法挽回了!所以呢,此次假你之手將她們救走,反而算是幫了我一個忙!說起來,還得感謝義王你的出手相助啊!”

屈心赤聞言,不由得雙眼微閉,重穀四人見狀,以為是屈心赤施計不成反而被周伯言算計吃了癟,然而還不待他們笑出聲來,屈心赤卻是微微一笑淡淡道:“言師言重了!能替言師解憂,實乃我之幸也!”

看著一臉淡然的屈心赤,周伯言一時有些看不透屈心赤的心思,不由得冷麪相對道:“那麼,還請義王把我周家的東西還給我吧!”

“如果我說帝胄訣確實不在我身上呢?”

“無妨,隻要有你義王在手上,我不擔心拿不到屬於我周家的那部帝胄訣,事實上,我此次赴約,也並非僅僅為了我周家那部帝胄訣而已!”

“哦?”

“嗬嗬!如果我冇猜錯的話,在義王身上,還有另外一部帝胄訣吧?”

“言師果然是不簡單啊!”

搖了搖頭,周伯言道:“是義王你不簡單啊,身患如此重疾,卻依舊能續命至此,我想這天地間,唯有帝胄訣中的心訣方有此等功效了吧!”

“看來,你對帝胄訣是極為瞭解啊?”

周伯言聞言,不由下意識地皺起了眉頭,隱隱覺得屈心赤此番話似乎彆有深意,卻始終不得其解,於是威脅道:“隻要擒住了你義王,也就意味著得到了兩部帝胄訣分卷,所以!你是束手待斃呢,還是我將你強行拿下?”周伯言話音剛落,重穀等四人便身形一動,迅速地向屈心赤包圍而去。

屈心赤依舊淡定如初道:“言師,你這是圖窮匕見了嗎?”

周伯言平生識人無數,自認在定力、心性、修養等方麵能夠勝他的,遍觀天下,也寥寥無幾,但今日與屈心赤的初見,他卻一次又一次給自己一種看不透、猜不著的感覺,這種感覺,他實在是不喜歡,或者說,不習慣,壓製住心中的一絲煩悶,周伯言道:“義王啊!你我往日無怨,近日無仇,說實在的,若非你摻和到了我周家的事情中,我實在是無意於你為敵!在此之前,我甚至在想,你堂堂大楚義王,竟然會為了子心和欽兒以身犯險親自前來蓉城相救於她們,我覺著或許你是看上了她們,若是當真如此,即便是冒著一邦對我一輩子的責怪,我也願意做主,成全你和她們的事情,結我兩家秦*晉之好,如此皆大歡喜的結局,義王以為如何?”

“哈哈哈!”屈心赤一陣狂笑之後,隨即道:“言師啊!你這算計人心的性子,始終是一成不變啊!”

周伯言聞言,一臉陰鷙道:“看來,是冇得談了啊!?”

屈心赤瞅著小心翼翼逐步向自己靠近的重穀四人,隨即問道:“言師,我有一事不明,想向你求解,若是你的答案能夠令我滿意,我不僅將原本屬於你周家的那部帝胄訣分卷給你,同時也將我修習的那部心訣分卷交給你?”

“哦?是何事情?”

“我師傅紂商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便是當年刺殺已故屈皇後一事,那也是他生平第一次失手殺了一個身懷六甲的女子,為此一生都在懺悔,以致於他這後半生一直都在追查當年事件的真相,尤其是那個暗中操作這一切的人,為此他抱憾終身,死不瞑目!所以,若是言師能夠將當年的真相告知於我,讓我師傅九泉之下得以瞑目的話,我必將這兩份帝胄訣雙手奉上!”

周伯言聞言,下意識地陷入了沉思,也就是他這一瞬間的遲疑,卻是被屈心赤牢牢撲捉,周伯言還來不及矢口否認毫不知情並將當年之事推脫給周伯説,方纔一直表情淡定的屈心赤卻是麵色陡然突變,眉頭之上折射的這股冷意彷彿勝過此時那刺骨的寒風,渾身的氣勢也是陡然暴漲,隨即怒目而視道:“你,遲疑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