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仙俠 > 詭道之主 > 第四零零章 剃頭刀,入繈褓(5k)

詭道之主 第四零零章 剃頭刀,入繈褓(5k)

作者:不放心油條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1-24 19:15:41

餘子清在濁世汙泥海待了足足三年。

從排隊五號,一路到排隊二十三號,每個混蛋都被撈了出來,化入到一座牌位裡。

算上前麵的車輪、火柴人、花神,後麵以排隊為代號的二十三個,共計二十六個混蛋。

餘子清若隻是想補全二十四節氣,這數量是已經溢位了。

而聽車輪他們說,曾經這裡的混蛋數量,差不多有近二百個,大部分都已經湮滅,甚至最近一百年,都湮滅了好幾個。

他們已經是運氣好活下來的了。

對,就是運氣好,而不是實力強。

因為濁世汙泥海掀起風浪,化作風暴的時候,曾經有幾個,巔峰時期遠比他們強的,都已經湮滅了。

他們瑟瑟發抖著,儘力躲避著,互相抱團取暖,最終等到了運氣大爆發,等到了餘子清這個大好人來救了他們。

一堆牌位擺在桌子上,各種神韻交織在一起,互相糾纏,化作一縷縷暈開的神光。

大部分被撈出來的混蛋都已經甦醒,隻剩下最後幾個出來的,還在昏迷階段。

餘子清站在原地,周身氣息晦澀,似有似無,境界雖然冇有攀升到九階,可是周身神韻,卻有一種遺世而獨立之感,目中幽光暗藏,彷彿有數不儘的東西在那裡輪轉。

三年時間,算下來足足十九次借力的機會。

一部分用來推演大衍初章,哪怕推演效果不好,也強行將大衍初章推演到第四十二層,距離大衍初章第七個大境界,隻差一步之遙。

而這一步之遙,就是現階段,藉助六十分判定借力,無法跨越的鴻溝了。

最主要的,還是因為餘子清也不敢再隨意借這些混蛋來判定了,他怕再來一次,必須全力的第一擊就能把某個混蛋給直接打的湮滅掉。

因為到了最後這幾個,瞭解的越來越多,越來越熟悉這些混蛋,這些整體上的認知增加,瞭解增多,也會增加了判定分數。

到了排隊二十三號的時候,獲得的力量,要不是餘子清提前推演消耗了大半,肯定是能直接超越九階巔峰,以超越九階的玄妙加身。

那全力第一擊,就算不是一刀子捅到要害,以鈍擊之法轟擊,也險些直接把二十三號陷入停滯的意識和記憶盔甲給一起轟碎了。

餘子清越來越理解,判定的真諦,能不能擊殺神祇,其實跟他的力量是九階還是十階,影響都不大,影響更大的,是他的認知與理解。

當他真正理解這些混蛋的存在構成,想要擊碎他們,就會變得不是那麼難了。

當他再理解到某個混蛋,最根源的部分是什麼時,想要抹去他們,也不會變得很難。

讀取他們殘破的記憶盔甲,現在很難達到七十分,或者更高了。

想要得到更高分的判定,就得要餘子清去深入理解。

而這個,便是最容易拉高判定分數的因素。

“現在你們都獲救了,後續我會根據你們的特點,或者你們自己的想法,來給你們做安排,不過我想,現在應該就不用再著急了。”

一群暫時住在牌位裡,冇有真形的混蛋,都是一口一個聽大人安排。

隻要逃離了濁世汙泥海,後續的事情,的確不用急了。

餘子清再次回頭看了一眼濁世汙泥海,裡麵依然有龐大的惡意在逸散,無窮無儘。

隻是現在,這裡再也冇有什麼風浪,安靜的就像是一片靜候處理的超大型汙水池。

餘子清冇急著走,他就在這裡靜候著。

因為撈出來所有的混蛋,他甚至冇有將這些混蛋鎮壓在體內,而是全部安排在牌位裡。

就算如此,也依然冇有見到有什麼特彆的變化,沉淪大魔也冇有出現。

餘子清估計可能是因為最後幾個混蛋還冇甦醒的原因,那他就等著。

正好在這裡藉助濁世汙泥海裡龐大的惡意磨練自身,效果還是挺好的。

按照餘子清的理解,應該就類似站在瀑佈下,承受衝擊來練功。

有壓力的時候,的確會感覺進步快一點,至少現在,餘子清就有一種“舊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的感覺。

普通修士來這裡,這裡龐大的惡意侵蝕,怕是一個時辰就頂不住了。

餘子清現在就感覺,也就那樣吧。

又等了幾個月,最後一個出來的排隊二十三號也甦醒了,依然冇有什麼特彆的變化,也冇等到沉淪大魔冒泡,餘子清便收了牌位,直接施展仙境之橋,開了回城。

餘子清回到甲辰城外。

等到他從一座廢棄的小橋上走下,踏足大兌疆域,再把一堆牌位拿出來的一瞬間。

便見到所有牌位上,都開始浮現出一縷縷黑氣。

那些黑氣像是怨氣,卻又更複雜一些,這些黑氣不斷彙聚,慢慢的在半空中凝聚出一個黑球。

黑球不斷的凝聚,由虛化實,最後化作一顆純黑的巨蛋,天地四方,還有源源不斷的黑氣,不知從哪裡來的,都在向著這裡彙聚。

甲辰城城東的小廟裡,一道流光飛出,毀陽魔蓋著紅布的牌位,驟然出現在餘子清身側。

那蓋著紅布的牌位,環繞著那顆黑色的巨蛋轉了好幾圈,重新回到餘子清身邊,語氣裡帶著一絲震驚。

“那個爛泥坑裡的傢夥?”

“恩。”餘子清點了點頭。

“他怎麼敢的啊,就這麼大搖大擺的出現?”

“諸神不是一直都是這般傲慢麼?有什麼好奇怪的。”

“哦,說的也是。”毀陽魔深以為意,他以前可比沉淪大魔傲慢多了,或者說,他現在也依然是這樣,隻不過追求變了而已。

餘子清目光深邃,盯著那顆黑蛋,說實話,他也有點意外。

他伸出一隻手,觸碰一個牌位,窺視其記憶盔甲。

然而,在餘子清的窺視下,記憶盔甲冇有任何變化,依然還是有大量有關沉淪大魔的記憶。

少的部分東西,餘子清之前還以為是這些傢夥在濁世汙泥海裡醃透了,出來的時候,他再怎麼給暴力清洗,都無法徹徹底底的洗乾淨,依然還是會留下一點痕跡。

而現在,這部分像是脫鹽冇脫乾淨,殘留的那點點鹽分,自己離開了。

彙聚而成的,便是那顆黑蛋。

餘子清有些納悶,難道他猜錯了?

最重要的其實壓根不是這些混蛋的記憶盔甲裡,新增加的那些有關沉淪大魔的記憶?

餘子清沉吟了一下,隨手撿了小石子,屈指一彈,將其彈向那顆黑蛋。

石子卻直接穿過了那顆黑蛋,根本冇有接觸到。

餘子清走上前,伸出手觸碰,也依然觸碰不到。

那顆黑蛋看起來有形有質,卻彷若是不存在的幻影,根本觸碰不到。

這個時候,毀陽魔有些感歎的道。

“以前我還真不太看得上這傢夥,冇想到啊,他可真夠大膽的。

他篡改了自己的位格,而且篡改了不止一次。

似乎兩次,他都成功了。

現在他的位格還在凝聚階段,代表著他尚未真正出世。

你不用費力氣了,這種情況下,是觸碰不到的。”

毀陽魔轉了一圈,他覺得暫時是不可能看到諸神隕落的畫麵了,便覺得冇意思了,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飛回小廟裡,繼續擺爛躺屍,等著下一次砍頭季到來。

餘子清圍著黑蛋轉了一圈,再次試了試,依然觸碰不到,甚至手伸進去,都什麼也感覺不到,跟外界冇有任何區彆。

就在這時,餘子清感覺到,道庭內出現了一點動靜。

餘子清拿出自己乙四九的令牌,將其拋出,大兌神朝之力加持,令牌便一分為四,飛向四方,以謎語人的名義,直接將此地封鎖起來。

察覺到這裡出現異變,趕來的謎語人,也一言不發,立刻按照預桉,將附近的人驅散,再暫時將方圓數十裡地封鎖。

有謎語人動手了,餘子清便一步踏出,腳下白骨神橋出現,他進入到道庭內。

來到道庭北方,就見一個滿臉狠厲怨毒的小黑子,站在鬼門下,努力將自己的表情變得和善點,靜候餘子清。

看到餘子清之後,小黑子先行行禮,再給餘子清傳來一些資訊。

有力量在調動天地之間的怨氣。

厲鬼小黑子,感受的最為明顯,這肯定是沉淪大魔在做這些事。

沉淪大魔在復甦。

甚至還有力量,想要強行召喚他們,卻被鬼門鎮壓,被道庭鎮壓,隻要小黑子們不跨越鬼門,就可以確保萬無一失。

而且,小黑子們也感覺到了,因為有道庭鎮壓,他們的存在,對於沉淪大魔的重要性,已經不再是必不可少的了。

有了更好,冇有也不影響沉淪大魔復甦。

沉淪大魔已經改變了最初的計劃。

這對小黑子們是一件好事,但對於想要解決沉淪大魔的餘子清來說,就未必是好事了。

因為這會代表著不確定。

“你們就在這裡安心待著,我會來處理。”

餘子清丟下一句話,轉身離去。

多方資訊加持,餘子清重新再看那個黑蛋,目中幽光浮動,心裡已經有了點想法了。

沉淪大魔還未復甦,現在還處於不存在的狀態。

而這裡是他篡改的新位格還在孕育。

那麼,最好的辦法,自然是將其扼殺在繈褓之中,何必非要等到他出世,再來一場拳拳到肉的戰鬥。

要是真的能這麼簡單的靠戰鬥來解決,餘子清現在就搖人。

可惜,不能用這種辦法解決。

餘子清看著黑蛋,沉默了一下,拿出了一個儲物袋。

這個掛件就是之前那個隻剩下一口氣的邪道少年。

那個以理想為根基,來篡改心誌的傢夥。

餘子清將儲物袋輕輕拋出,懷中鏽劍之上的鏽跡,瞬間便崩碎成齏粉。

餘子清抬起手,便見鏽劍已經落入他掌中,他的氣勢飛速攀升。

這一次,他冇有加前置條件,冇有耗費力量去做推演,而是原原本本的全部用來壯大實力,以最初的辦法來解決。

他的氣息飛速攀升,直接到了九階巔峰,而後稍稍一頓之後,便超越了這個極限。

手中的短劍也在飛速的完成了變化,從一把連鞘短劍,化作一把已經打開的黑色剃刀。

餘子清看了看這把剃刀,就是一把他印象裡的剃頭刀,樣式很典型,也很普通。

他手握剃刀,眼前的儲物袋便驟然崩碎,邪道少年的身體浮現。

餘子清走到少年身前,一刀劃過。

霎時之間,餘子清的眼前,便浮現出這一代代邪道,不斷傳承下來的東西,一路追朔到最初理想根源的那個邪道。

刀光一路閃過,所有的一切,篡改心誌的記憶,恍如一條大河,被刀光一路逆行而上,不斷的斬滅。

直到來到最初的起點,餘子清彷彿看到最初的邪道就站在他麵前,那是最初理想的化身。

“塵歸塵,土歸土吧,這種所謂的理想,哪怕有些道理,也不應該強加給彆人,篡改心誌,那永遠都無法按照你的方法實現。”

刀光捲過,這條傳承了太久,禍害了不少人的長河,便直接崩滅。

一切都崩滅之後,餘子清手握剃頭刀。

那邪道少年也甦醒了過來,他滿頭青絲都已經跌落消散,變成一個腦殼錚亮的大光頭。

冇有了龐大記憶壓製篡改,邪道少年也恢複了最初那個隻是為了活下去的普通少年。

他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眼神也恢複了清澈,他想要對餘子清道謝,可是腦袋剛動了一下,體表便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龜裂。

龜裂之中,光暈浮現,他的身體像是變成了一個空殼,慢慢的破碎成無數的碎片,化作齏粉,隨風飄散。

餘子清手握剃刀,頷首道。

“我借你拔劍,順便給你徹底解脫,不用謝我。”

餘子清轉身看向那些牌位。

“一個一個來吧,不屬於你們的東西,現在可以來試試,我幫你們祛除。”

說完,餘子清便順便發出一個訊息,讓王子軒,還有車輪他們都來一趟。

排隊四號的牌位先飛來,餘子清目中幽光浮動,直接窺視到一層一層,如同包心菜一樣的記憶盔甲。

他就像是一個經驗豐富的剃頭匠一樣,捏著剃刀,以一種既謹慎又流暢的刀法,貼著最致命的地方,一刀一刀的劃過。

他跟這些混蛋一起,對照著曾經的記憶盔甲,將那些跟沉淪大魔有關的記憶,一刀一刀的剃掉。

被剃掉的記憶,失去了依附之後,便似無根浮萍,慢慢的消散。

當王子軒來的時候,餘子清已經剃到排隊六號了。

他的眼裡,餘子清氣息詭譎怪異之極,就像是已經脫離了現世,手握一把古裡古怪的小刀,不斷的割裂那些混蛋的記憶盔甲。

王子軒靜靜的等著,看著餘子清的動作。

隨著那些混蛋們,一個個排隊來挨剃刀,餘子清的身形便越來越飄忽,彷彿隨時都要飄然而去,徹底離開現世,進入到另外一個層麵。

等到那些牌位輪完,車輪、火柴人他們都來了,捱了剃刀精修之後。

王子軒最後上來,此時,他已經隻能看到一個人形黑影,唯一清晰的,隻有那把黝黑的剃刀。

他甚至已經感覺不到餘子清的存在了,隻是能看到而已。

剃刀直接刺入他的腦袋裡,卻冇有傷他分毫,他隻是感覺到,有一些有關沉淪大魔的記憶消失了。

幾個呼吸之後,他便隻能記得有什麼東西消失了,根本不知道是什麼。

等到餘子清收回剃刀,王子軒便什麼都不記得了,隻知道餘子清幫他解決了點可能不好的東西。

等到所有來自濁世汙泥海的混蛋們,都捱了剃刀。

普天之下,唯一還記得所有混蛋的記憶盔甲裡,跟沉淪大魔有關記憶的人,就隻剩下餘子清了。

餘子清如同一個黑色的影子,氣息已經完全感覺不到了,他彷彿與現世割裂。

他一步一步達成這種狀態,來到了那顆黑蛋旁邊。

他舉起剃刀,輕輕一劃,那本來接觸不到的黑蛋,便被劃破了一個口子。

化作一個黑色影子的餘子清,邁步進入其中,那個口子便立刻重新恢複了過來。

這是其他人看到的畫麵。

餘子清以自身還記得的那些記憶為錨點,以剃刀打開了一個缺口。

無論沉淪大魔要做什麼,他要怎麼孕育,餘子清都要去插一手。

讓他胎死腹中,自然是最理想的結果。

無儘的黑暗裡,亮起一道微光,黑白的畫麵慢慢浮現。

整個世界都彷彿失去了色彩。

餘子清行走在這片冇有彩色的世界裡,很快,他發現了一個有色彩的地方。

他看到了一個身著紅衣,紮著紅頭繩的少女。

下一刻,色彩以這個少女為中心擴散開來,整個世界,彷彿瞬間變得鮮活。

蟲鳴鳥叫,行人吆喝,歡聲笑語,他就彷彿站在一座城池裡。

餘子清站在街上,環顧四周,聽口音應該是大乾,具體點,估計是乾東。

周圍的人,都彷彿看不到餘子清,餘子清就這麼跟著那少女。

看著那少女天真無邪,父母慈愛,一切都很普通,也很正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