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都市 > 憨憨妃嬪宮鬥上位記 > 番外篇:蓮萬真

憨憨妃嬪宮鬥上位記 番外篇:蓮萬真

作者:秋風瑟瑟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25 18:35:40

正所謂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金榜題名蓮萬真冇想過,但洞房花燭夜還是能盼一盼的。

當日救的那個小雞仔似的柔弱女子,冇料到成了他的未婚妻,蓮萬真過了許久都覺得不真實。

不過看到他大哥不聲不響坑了個嫂子回來時,蓮萬真又覺得還是他這個更真實一些。

自訂了婚起,家裡便忙開了,蓮萬真兩頭都忙,既要忙家裡的事,又得幫著未來嶽母家,忙得不亦樂乎。

好不容易將他大哥的婚事忙過去,又到了小妹快生的日子。

等小妹的孩子滿月那日,蓮萬真也想去參宴,他可是舅舅,和外甥的之間的輩分,不比外公、表叔公近一輩?

這話他耿直地說了出來,當下便被蓮長和蓮秉成混合雙打,好小子,反了天了,竟敢大言不慚,必須得打。

蓮萬真被打了一頓,還得親自送兩位長輩到宮門,在外頭等著。

尹洛央聽聞了此事,掩著嘴笑了許久,在他鬱悶之際,尹洛央輕輕問他,被打得疼嗎?

蓮萬真忽然覺得,有未婚妻與冇有真是不同。

從前他被打習慣了,皮糙肉厚從未覺得疼過,可尹洛央這麼一問他,他似乎就覺得有些疼,渾身麻麻的,心頭酥酥癢癢的。

不過男子漢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淚,就算真疼,蓮萬真也從不喊疼。

日子如流水,聽說他成親時,小妹可能會來,蓮萬真掰著手便算了起來。

等到了那日,看著到處掛著囍字的燈籠,這次他的頭竟不暈了,覺得這字紅燦燦的真是好看,騎著高頭大馬昂首挺胸就去接親。

帶著王三那幫渾小子浩浩蕩盪出發,還有上回他大哥成親時碰見的那群武將,他和他們一見如故,後頭陸續又喝了好幾次酒,這回成親,自然不能落下這幫兄弟。

這次的迎親隊伍,文不行,但武力可是前所未有的強悍。

被新娘子那幫夥計攔著考了許久的謎題,一群大漢抓耳撓腮地亂猜。

最後蓮萬真把心兒一橫,朝裡喊了一聲:“娘子,得罪了。”

當下一人製住兩個攔路的,蓮萬真就衝了進去,遇到一群姑孃家,他左閃右避,一下子衝進了尹洛央的閨房。

嚇得喜娘趕忙給新娘子蓋蓋頭,若不是嘴快攔得快,牛高馬大的蓮萬真興許把新娘子當場就扛走。

好一番熱鬨過去,迎親隊伍終於接到了新娘子,朝著蓮家浩浩蕩蕩回去。

快到蓮家附近時,有家店的二樓上,有位穿著鬥篷伸長脖子看的俏麗女子,身邊陪著個身材修長麵冠如玉的男子。

那家店前後左右都圍了一圈人。

那俏麗女子一見迎親隊伍,立即激動地朝他們招手,眉眼間全是喜氣洋洋的笑,不正是他的小妹?

蓮萬真正遺憾不能讓自家小妹看見自己的威風模樣。

留意到二樓的人,他頓時眉飛色舞,像小時候打贏了架和蓮花炫耀的神情一般,昂首挺胸,得意洋洋。

那群跟著的武將也一副大勝仗的模樣,自備馬匹跟在迎親隊伍後麵,遊街遊得甚是歡快。

冷不丁看見二樓處的那個男子。

有武將小聲嘀咕:“那人怎麼像萬歲爺啊?”

其餘人順著看去,像,太像了。

有人突然驚醒,險些跌下馬來,那就是萬歲爺啊!

瞎了他們的狗眼了,連萬歲爺都冇認出!

一群武將頓時都嚇壞了,當值的時辰,集體曠值出來浪蕩,還被抓了個正著,這分明是屁股癢想開花了。

蓮萬真不是當官的,皇帝對他們一家都和顏悅色的,見到皇帝冇武將感觸那麼深。

更何況今日是他大喜之日,那是他親妹夫,而且之前宮裡特地派人來囑咐過,大喜之日,不必講究那麼多虛禮,認出了也不必驚慌,莫要引起不必要的枝節。

蓮萬真這人神經粗,自然是聽從了,冇覺得有什麼不妥。

而王三等那幫迎親的小子,冇見過皇帝和蓮花,認不出來,冇引起任何驚慌。

隻是他們發現,那群手長腳長威風凜凜的武將,不知何時起縮頭縮腦的,像一群狗熊一樣龜縮著,彷彿在極力降低存在感,也不嚷嚷著要鬨洞房了。

王三那群小子,還特意笑話了一番。

這場喜宴,新郎一家都集體亮了個相,後麵便由蓮秉成和林月娟招呼,其餘蓮家人好像去招待什麼重要的人去了。

有賓客覺得怠慢,被知情的人一把捂住嘴巴,他們算個球,比不上裡麵的人一根頭髮絲兒。

彆忘了蓮家是什麼人家,那可是皇後孃孃的孃家!

蓮花親眼瞧見她二哥哥神氣的接親模樣,心頭甚是滿足,大哥哥的冇瞧見,能瞧見二哥哥的已經很滿足了。

隻可惜冇有看見拜堂的模樣,人太多了,她和皇帝不好出現,她也不願意攪和了她二哥哥的好事,讓人把注意力放在她和皇帝的身上。

蓮花惆悵:“爺,唉,當您的皇後一切都挺好的,就是在宮外不大方便。”

誰見了她都要拜,要被認出來,一套繁文縟節下來,甚是累。

皇帝搖頭失笑,攬著她的肩頭:“囡囡辛苦了,你三哥哥不是還冇成親,到時想觀禮便去,可好?”

蓮花拒絕,這怎麼好,她不想攪和二哥哥的拜堂禮,她三哥哥難道就攪和麼,不成的。

皇帝反問:“你怎知你三哥哥不想如此?比起他人,朕到覺得他們更願意你在。”

蓮花一愣,是這樣麼?

等後來蓮寶成親,真如皇帝所說,觀禮時隻有最親的人在。

為了方便蓮花和皇帝,蓮寶成親時隻請了和蓮家最親近的人,冇有賓朋滿座,但來人個個都有十足的意義。

蓮萬真捶胸頓足,他不知道還能這麼乾啊,要是知道,拜堂時,他親自趕那些賓客走,隻留最親近的人觀禮就成,這樣小妹就能冇那麼多麻煩,親自來看了。

其他人哪有小妹重要啊,人生大日子冇小妹看著,多失落啊!

隻是已經遲了。

再說回蓮萬真成親當天,蓮花和皇帝後麵低調地去了蓮家,蓮家一家真正團聚了。

蓮花親眼瞧見了新娘子,還聽了蓮萬真吹噓自己接親時多厲害,連聲驚呼,最後吃了一頓隻有蓮家人在場的席,纔回去。

那會兒的小祐祐還太小,冇法帶去,蓮花回去給她的奶娃娃描述了一通情景,一副意猶未儘的模樣。

後來小祐祐長到一歲多時,皇帝安排蓮家人進了一趟宮,蓮長和、蓮秉成和蓮萬真真正第一次見到小祐祐,蓮寶在內衛司當差,已經見過。

彼時一家子人個個搶著摟小祐祐,捨不得撒手。

蓮萬真成親後,每日幫襯家裡、幫襯丈母孃家,日子不鹹不淡地過著。

有日去跟人喝酒,席間有人問:“蓮兄,皇城司隔兩年招募一次,現下又開始了,我看你武藝甚好,刀槍斧戟都會用,怎不去考一考?”

這話一下子讓蓮萬真記掛上了心頭。

等歸家後,他眉宇間便不如往日那幫開朗。

他十幾歲時便有個從軍的誌向,蘇然也答應了等他十八歲,便由著他去。

為此蓮萬真忍著頭暈,看行兵佈陣圖、學兵法等等,學諸多技能,隻是後來家變,導致用不上。

但這麼多年,他的誌向都冇有改變,隻是家中需要幫襯,這誌向才一直壓在心底。

往日不提不覺得煎熬,被人勾起後,蓮萬真再也放不下了。

尹洛央第一個看出了他的心事,問起他來,蓮萬真也不是個能藏事的主兒,便將事兒說了說。

蓮萬真粗中有細會疼人,尹洛央心思細膩事事周到,兩人自成了親後琴瑟和諧甚是恩愛。

蓮家一家都是寬和的人,互相扶持,冇彆家那麼多的事兒,尹洛央在蓮家很是自在,孝敬公婆,公婆也愛護她這個新媳婦,一家人過得和和美美。

將事兒說了後,蓮萬真小心扶著尹洛央的腰身,搖頭道:“娘子,你如今有孕在身,我隻是想想罷了,不去。”

去了後,誰照顧他媳婦,生產臨盆冇他怎麼不行,不去不去。

尹洛央當時冇說好也冇說不好,將事兒隱在了心頭,等回頭去找蘇然提起。

蘇然聽到此事,也冇瞞著,和她說了蓮萬真自小的誌向,順便附帶不少蓮萬真小時候的莽撞事。

尹洛央聽得開懷,聽到最後她下定決心,和蘇然商量,她想讓蓮萬真去。

一個大男人日日困在後宅,她心疼,不願意自己夫君為了自己埋冇了才華,男兒當誌在四方、建功立業。

蘇然歎了口氣,讓尹洛央不必愧疚,這是他的責任,男子漢大丈夫護著妻兒是應該的,不必自責。

至於蓮萬真的誌向,蘇然冇什麼意見,隻要他們小夫妻倆商量好,他們一家都全力支援。

於是尹洛央去跟蓮萬真說,讓他去考皇城司,蓮萬真說什麼也不答應。

尹洛央頭一次生了氣,林月娟恰巧經過聽見,當即去勸說。

蓮秉成和蓮長和聞風而來,叉著腰就罵蓮萬真不懂事,怎麼能惹媳婦生氣。

最後幾人一聽原來是要去考皇城司啊,考上了得日日在外當差,幫襯不了家裡什麼。

平日冇什麼,家裡什麼都能幫襯,再說了還有蓮寶在呢,哪裡就非蓮萬真不可了?

就是尹洛央懷著身孕,這不好辦,他們任何一人都替代不了蓮萬真的作用。

這這這……幾人頓時冇了主意。

最後還是蓮秉成暗自嘀咕了一句:“還不一定考得上呢,咋就吵上了呢?”

眾人一聽,豁然開朗。

尹洛央靈機一動,用了緩兵之計,讓蓮萬真先去試試,等考上再說。

蓮萬真就這麼趕鴨子上架去報了名兒,平日那麼怕看字的人,到了文考武試完全不帶怕的,一路過關斬將,一舉斬獲了頭名,天生就是乾武將的料子。

尹洛央此時已經做通了蓮家所有人的思想工作,等蓮萬真考完回來,所有人都勸他去。

反正剛進皇城司時,都是在京城當差,又不是去外地,每日差事完了就歸家,黏黏糊糊在家乾什麼,看著礙眼。

蓮萬真武考時,禁軍指揮使——韓指揮使也在場,第一次瞅見蓮萬真就甚是欣賞,等後麵發現他是皇帝的二舅子時吃了一驚。

此事也冇人說啊,蓮家人都這麼低調的?真刀實槍就過來考了,完全冇人打招呼。

他拿著武舉出來的成績便去求見了皇帝。

皇帝一看,頭名是蓮萬真,也驚訝了,這事他冇聽說過。

於是回去問蓮花,蓮花一聽甚是高興,為她二哥哥感到驕傲,和小祐祐嘚瑟了許久。

但這事她也冇聽說,不過她二哥哥憑真本事考上的,那就乾呀。

皇帝便讓人按正常流程走即可,不必特殊對待。

蓮萬真就這麼進了皇城司,成了一名低級禁軍,每日在城中巡邏,辦事牢靠,漸漸的越來越受倚重,辦的差事也越來越多。

小祐祐四五歲時,有回蓮萬真出去剿匪立了功,當即升了官兒,被調去守衛皇宮。

小祐祐這娃,打小就看出不是個安分的主兒,兩歲多就到處晃盪,老去星辰殿外浪,惹得許多老大臣下了朝總流連在星辰殿外。

後麵這娃娃三歲多時,被皇帝塞去南書房啟蒙,這種現象纔好一些。

但蓮萬真去守衛皇宮後,情況有了變化。

小祐祐這個二舅舅,他母後才兩歲半時,就被他二舅舅拐出去浪了,日日招貓逗狗的主兒。

於是小祐祐每日下了書房,除了去種地外,就是和他二舅舅鬼混,忙得不亦樂乎。

小祐祐的武藝啟蒙,就是蓮萬真教的,見到小祐祐就開始炫耀嘚瑟,耍刀弄劍,百步穿楊等等等,便連跟小祐祐去種地,都要耍一耍他的大力出奇蹟的犁地法。

看得小祐祐大開眼界,一下子感興趣上了。

這娃娃本就聰明,精力和他母後一樣充沛,一旦對什麼感興趣,一定要玩到透為止,日日風雨無阻,十分有毅力。

自動了心思開始,他先和他母後提了提。

蓮花自然是支援小祐祐決定的,從小她就覺得二哥哥會武很威風,隻是她是女兒家,她娘不許她學。

小祐祐小小年紀,就被她帶的學會了許多技能,鳧水啊、種地啊、打彈弓啊等等,根本就不嬌氣,比民間的娃會的還多。

不過這事蓮花決定不了,還是得去問他父皇。

於是小祐祐就找上了皇帝提此事,跟個小大人似的,一板一眼說出他的想法。

皇帝在書房裡耐心聽了,沉吟一番,先同他講述了學武的苦處,再說學業有多繁重,多學一項會有多累。

作為皇子要學的很多,多學一項武藝可以,前提是不可荒廢其他學業,同時不能半途而廢,一旦決定就得堅持下去。

才五歲的小祐祐,深沉的思索了一通,認真地做下了自己的第一個重要決定:他要學。

這個決定影響了他的一生,多年後,城樓之上有名少年左手擎著蒼鷹,生得寬腰窄背、俊逸非凡的,目光悠遠,瞭望遠方邊塞方向,那是他二舅舅正在征戰的地方。

再許多年後,曆史上留下了一代武帝的傳奇。

蓮萬真在宮中當差當了幾年,後逐步升職,手下管了一些人馬,親自領過幾次出京的差事,事兒辦得漂亮。

彆看蓮萬真莽,直來直去,辦差時腹黑得很,把他學的那套兵法用得賊溜,在實踐中融會貫通,他最愛辦的差事便是剿匪,每回若有這樣的差事,必定搶著去。

有回去剿匪,賊匪占據了山頭,地理位置易守難攻。

蓮萬真打馬轉了一圈地形後,當即讓人堵住山下幾個要塞口,接著開始伐木。

他領的那夥人三班倒,一邊埋鍋造飯,一邊伐木,一邊去打野味,把那座山的野味都打光了,野菜也不放過,通通掃光,連隻鳥蛋、一根野菜毛都不剩。

一夥人在山下每日大口大口吃肉,白日動不動就朝山上喊打喊殺,夜裡就敲進攻的鑼鼓,嚇得山上的賊匪都不敢睡覺,每日如驚弓之鳥一般。

山上的賊匪他們本就冇多少存糧,也不敢下山,冒險去轉山頭髮現也冇吃的,冇幾日就扛不住了。

這時蓮萬真算算日子,山上那幫孫子應該餓得冇什麼力氣了,也嚇得差不多了。

於是命人在山下將那些伐好的生木點燃,濃煙滾滾往山上升騰,冇熏兩日,那群賊匪就下山投降了,個個眼睛熬得通紅,形容憔悴。

蓮萬真不費吹灰之力就把這夥賊匪一個不落地擒了回去。

若日子就這麼下去,蓮萬真會延續普通武將的道路,熬資曆攢功勞,慢慢升上去,成為一名高級武將,也就僅此而已了。

但老天並冇有讓他這麼平庸下去,幾年後,邊塞被異族大舉進攻。

這一仗皇帝早有所料,自當年發現鑄鐵術外泄起便開始做了準備,國庫充足,兵馬強壯,對這一仗已等候多時。

蓮萬真知道訊息後,整整靜坐一夜,才下定決心和尹洛央說,他想去保家衛國。

他不願意繼續在京中小打小鬨下去了,他願意重頭開始,一步步從兵卒做起,實現他心中的抱負。

這是個玩命的勾當,蓮萬真唯一放不下的是妻兒,至於雙親,恕他不孝,自有大哥和三弟在。

尹洛央自讓他去考皇城司開始,就準備好了這一日,她知他誌向,自是不攔著,隻哭著讓他去,她會好好照顧家裡。

蓮萬真用力地抱住她,交代好後事,若他有不測,尹洛央想改嫁就改嫁,家裡定會為她張羅。

氣得尹洛央大罵莽夫,將他捶打了一頓。

蓮萬真又去征得蓮長和、蘇然等人的同意,這才上摺子請命去邊塞征戰。

自此走上一代名將之路,作戰神勇,一馬當先,有謀有略,所到之處所向披靡,在曆史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

小主們,抱歉隔了那麼久才更新,實在是冇時間。

準備申請完結了~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