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仙俠 > 絕世長安 > 八百五十一章 終章

絕世長安 八百五十一章 終章

作者:未失未忘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11-17 08:43:02

占據地利之便,仙界這一方領袖們,都知道如何行事,完全被戰事牽引心神的韓長盛,就隻能安心地坐鎮鯤鵬號。

有魔族的加入,異族的氣息雖然在快速擴張開去,但異族生靈的範圍,卻被壓了回去,集中在司衍聖地廣場附近。伴隨著天空強大光柱,白虎星座深空之內,也爆發出一道不太明亮的長光。

韓長盛此時就如體察諸天萬界,坐鎮鯤鵬的他能感受到仙界附近的細微變化,哪怕隻是草木生長的細微,也在他強大的神魂體察之內。

這是一種新奇的感受,感受著火源秘境和整個仙界生靈漸漸建立起來的聯絡,他明白了。

成神,就是這樣的感覺。

為什麼,玄門伐神之後,還是留下很多神明在這世間?

隻是因為,這天道而顯的神明,能穩固山川氣運,能理順天地大道。他們有殘暴不仁的一麵,也有對生靈至關重要的「天道」一麵,所謂天道無情,大多數的人都理解錯了。

他們理解成天道真的無情,或者說,天道漠視眾生。

因為神明處於凡俗和大道之間,人們修行的第一感受來自神明,所以,誤把神明的大道神性,以為是天道。

原來是這樣嗎?

留下願意護佑眾生的神明穩固仙界宇宙的山川氣運,護佑萬族,再順著這些野心之人的謀算,誕生出一個帶著人性,敢於拒絕天道無情的真神,讓他,成為真正可以執掌天地大道,又能護佑眾生那個萬一?

我是那個萬一,不是因為我多麼出眾,隻是因為我恰好也是命格被篡改的那一類人,隻是因為一無所有,反而能身負大道。

心裡想著,韓長盛把目光看向翼人族陣中的飛白,看向浴血廝殺的白雪,看向願意為妖族犧牲自己的修士,看向紫蛇這樣,代表遠古妖族的修行者,似乎這一瞬間,在仙界生靈的存亡麵前,他與整個妖族的恩怨仇恨,都不那麼重要了。

說到底,仙界生靈內部的爭鬥算計,不管是誰勝誰負,都是仙界宇宙內,自家之事。

況且,各族之內,都有野心不軌之人,他的殺心,一下就降了下來。

原本該顯示出聖德仁慈神性的他,卻忽然變得氣息冷漠。

這種冷漠猶如萬古深淵,不帶一絲波動,他後方的女子眼神一凸,不可置信地看著韓長盛。

似乎是想起了什麼,她焦急道:「你們知道他會今天嗎?」

德婕和歡兒化出的神像一下出現在韓長盛麵前,也在驚奇地看著韓長盛。

「你們知道嗎?」

女子再次焦急發問,兩人對視一眼,齊齊搖頭。

「他這點身軀強度,如何做得這天地共主?玄門也是如此無情?」

不知道女子此時為何會為自己如此擔心,韓長盛伸手,看著自己在快速變化的肌膚,每一寸血肉,似乎都是一方天地的衍化,帶著無比沉重的大道神性,開始變得不像他自己。

不知是自身神性的變化,他還能感受到,自己看向白雪,看向驪龍她們的時候,內心正變得冷漠;看向同門劍修的時候,既有那種「同道」的熟悉,也有各自尋道的冷漠,不管平日裡,眾人與他是什麼關係,似乎在這一刻,他都與大家,徹底劃清了界限。

一種神與生靈的界限。

還冇來得及體會這種執掌乾坤的強大,他忽然就升起一股深深的恐懼,這恐懼不是由他內心而發,而是因為強大,帶來的恐懼。

眾生就在他肩頭,他此時卻不知道這恐懼來自何處,抬頭尋遍諸天寰宇,他也隻能輕呼道:「師姐!」

在他內心深處,最能依賴的清微師姐,早已經化道而去,隻為眾生留下無邊劍道,而他這

夢魘之中的一聲輕呼,卻被林雪聽見了。

林雪正和木瞳聯手殺敵,兩人一下就聽見了韓長盛這如在夢中的呼喚,兩人神色一凜,抬頭看向天上。

那裡,司秦和風靈正在施展大水之道,結合自身神性和紅魚駕馭的水行之鎮,以陣法隔絕異界氣息。

她們也如瞬間靈犀,齊齊看向林雪。

正在此時,白虎星座之內的長光,終於是降臨道司衍聖地之內。

「神軍莫急,老夫來也!」

白虎老祖身後帶著光芒,攜帶十方聖潔的神輪,在神光裡走出,抬眼看向鯤鵬裡的韓長盛。

「老祖?」下方的白雪一聲驚呼,小虎神一下出現在她的身邊,有些情怯地看著上方的白虎老祖。

白虎老祖含笑看著下方的小虎神,看著他身上的傷口和血液,看著他眼睛裡的孺慕和愧疚。

「玄門功利萬世,與萬族平安,我等何惜一死?」

白雪不敢多言,愣愣地看著即將赴死的自家老祖,小虎神認真點頭,用稍顯稚嫩的聲音,高聲道:「老祖但去,將來新天,我諸天星宿神獸,必定不負玄門諸位大人所托,定能侍奉神君,定能平定萬千大道,護佑我仙界萬族。」

他一開始隻是說著,到了後麵,已經變成一種以種族氣運做出的宣誓,白虎老祖身後的十方神輪,沉浮旋轉。

「今後,白虎一族,就靠你們了!」

白虎老祖歉意地看著所剩不多的白虎族人,毅然決然,帶著漫天神性,帶著整個白虎星座的神性道藏,化作千丈巨虎,一抓探向橫壓星河的鯤鵬號。

具爪之前,化出白虎老祖的人形道軀,他無視鯤鵬號的主動防護,直接到了主舵艙室。

「神君,可還記得老夫百妖拳?」

多年未見,韓長盛起身迎接。

「前輩所賜,韓長盛受益無窮。」

點頭滿意地看著如今的韓長盛,白虎老祖目光遊離,看著這裡間的女子,道:「可惜,神君如此堅持,並未擠滿神性。」

韓長盛滿臉苦笑,驪龍白雪她們願意主動靠近,他已經覺得是自己占儘好處,又如何敢濫情收納,去貪圖那些不同的神性。

「神君本就可以博采眾長,陰陽相合,也是天地大道,不開枝散葉,冊封山水眾神,今後的天地,如何四時穩固?此事並非神君私心之事,也非玄門一家之事,神君當有為眾生的博大胸懷。」

這?

冊封天地神祇,這樣的權力落到自己手裡就算了,難道,還要自己的後代子孫,去主宰新的天地嗎?

他心裡不願,也知道如果真的以自己的身份與不同的女子結合,會誕生出神性完足的後代,而玄門需要的,也是那些充滿神性的神明,護佑眾生。

這不是千年萬年就可以完成的事情,也不是很難的事情,凡俗女子被修行者看重,也會發生有感而孕這種事情,可這樣的事在白虎老祖嘴裡說出來,用眾生大義說著,他隻好滿臉苦笑。

「前輩,我!」

「哈哈哈,這說到頭來,也是神君一家之事,是老夫多言了,既然神君不忘,那麼,再陪老夫走一趟百妖拳如何?」察覺到林雪她們開始結伴飛往鯤鵬號,白虎老祖一下收了嚴肅的神色,隻是帶著笑意,看著這個被天大的鴻運砸中的年輕人。

白虎老祖要用白虎一族的氣運功德,為韓長盛凝練真神之身。

作為仙界生靈,白虎老祖十分大方,他的人形化身在鯤鵬號內與韓長盛交手,衍化一族氣運。而本體所化的白虎神獸虛形,則是在深空演練百妖拳,巨虎化形如道,仙界這一邊,不管是不是白虎神獸一族的後人,隻要是妖族,都能從心裡引發共振

感應,小虎神和白雪,看得尤為認真。

不愧是從玄門時代活到如今的虎神,白虎老祖才遞出百拳,韓長盛就感覺到自身身軀凝實了許多,冥冥中那天地大道降臨到他身上,再也不能輕易碾碎他的身軀。

仙界真神誕生的氣息降臨,就在這一刻,所有生靈都在抬頭仰望,看著浩渺天際,出現的神像虛影。

也就在此時,白虎老祖一下收起法術跳到一邊,看著狀若瘋魔一般,還在自顧走拳的韓長盛,告罪道:「是小老兒多嘴了,今後諸神之母,如何甄選,全憑岐娘大神做主,白虎願意化身萬道,佑我仙界長安。」

林雪出現在這裡,不僅是她一人,與韓長盛有過夫妻之時的所有女子,齊聚於此。連已經化道死去的玉顏,也留下了自然法身。

她們出現在這裡,要用自身大道,以最無私的方式,幫助韓長盛儘快塑造真神之身。

神色略微複雜,林雪看著翼人族的那女子,招起一隻手,道:「你如何選擇?」

冇有絲毫猶豫,女子燦爛微而笑,回身看著韓長盛。

「神君,還請善待我翼人族,她們無辜,若是我一點靈光被神君選中,有幸得以相識明知,還請神君,讓我做一次真正的女人。」

韓長盛有些冷漠地點頭,她周身化作靈光點點,瞬間隻剩一個光影人形。

「翼人族願意舉族效忠神君,化作萬族基石。」

「雖然你無法主決翼人族的命運,但你這份好意,我替神君做主,收下了,你安心去吧。」林雪看出韓長盛此時不能分心,便替他做主了。

光影消失,無數翼人族女子的轉世靈光被林雪收納在掌心,她身後的女子無不神色肅穆。

一邊的德婕和歡兒揮手,天工聖地的人紛紛退出大廳,守在鯤鵬號的外部。

今日,所有天工融身機甲,以自身神魂融合外物,失去魂魄和思考,僅存心中執念,化作最忠實的護衛,守護著眾神女與九天神君的結合,演化仙界諸神大道。

一股強橫的守護之力從鯤鵬號的守護結界上爆發,紅著臉,正要離開的德婕和歡兒一下頓住腳步。

眼前的林雪帶著無上的聖潔,一步一步走到她們麵前,歉疚道:「天地萬道,盈虛有數,厚土大德,萬靈之息,乃是生靈本數,兩位,並非玄門強求,此世之後,天地浩渺,任由你們自在高飛。」

林雪不僅言辭溫和,而且十分真誠,她的歉意,兩女自然明白。

看了看鯤鵬之外,德婕和歡兒也不曾看見蠻荒裡的夢煙蘿,更不知夢煙蘿,已經跟隨清微,化道轉身而去。

「這本就是我們作為神侍的使命,不敢受岐娘大神之托,我們,竭儘全力。」兩人同時表態,林雪一下放下心來。

古闌轉世未生,其他神侍不見蹤影,隻有歡兒和德婕常在,又恰逢今世生變,這真是,為難她們了。

兩人今世被夢煙蘿帶在身邊,名為主仆,實則情同姐妹。

夢煙蘿自身成道,初見韓長盛,便賜予他《魅惑天下》這一生靈之陰的自然道法,為的,就是讓歡兒和德婕不再排斥自身身為神侍的使命。

天地大變,不僅是異族降臨。萬道會變,玄門無數年前做出的安排,也難免生出變化,縱使是玄門加上古人族先賢一起謀算古今,也難以完全勘破天地生靈的演變。

夢煙蘿心懷仙界眾生,便能以區區魅惑道法,成就無上大道,連蠻荒裡的翼人族幻神,也不是她的對手。

諸神化道,陰陽結合,這一片廝殺無數的戰場,誕生無邊殺氣業障,短時間內急劇增加生靈負麵;而與此同時,天地大道垂青和護佑之下,韓長盛與諸位神女意感融合,也誕生出無數神性,如天

地初生一般,朝氣蓬勃。

他以遍佈仙界的神念為引,以自身空白命格吸引大道之陽,再用大道之陽,尋找合適感孕的各族女子,不僅是鯤鵬號迸發出無數生機,此時的仙界宇宙,有不少各族嬌女,紛紛在意念之中感應到生機,有感而孕。

外人不明其理,而這些有感之人,驚喜之後便是大悲,她們明白,今日之後,仙界便不再是仙界,以往消失的神明,便會重臨世間。

隻要韓長盛能登臨九天神君尊位,能完成玄門諸位大人護佑仙界的遺願,各族本源造化重新歸一之後,就會重新衍化出神明。

這些神明會根據各自的出生,帶著不同的意誌降臨,但他們都會向人族真神靠攏,執掌天地大道的時候,會有人性輔助,經過時間的衍化,他們會真正成為玄門期待的那個萬一,那無數個萬一。

如此一來,仙界生靈便能做到自己守護自己,再不用前人如何謀劃萬世,再不懼宇宙造化之中的異界異族。

這樣宏大的大道衍化重生,本事一件十分有造化的大事,奈何此時的仙界,不少玄門的敵人,依舊完好存在,而無法私心作祟的韓長盛,想要徇私舞弊也是不能。

有感之人紛紛往千嶽之地而去,在那裡,玄蒼洞府可護佑新生神明。

生機爆發的時間持續兩個時辰,鯤鵬號的防護結界驟然消失,它化作一座漆黑的大殿,散發出亙古的氣息,這氣息強大,壓得下方異族連連後退。

那異族首領更是再難以三體合一,紛紛化出身形,怒吼著看著天上的大殿。

「諸神降世,大道永生,凡我仙界眾生,當知本源,明道理,通曉天地,自生輪迴,萬族伐神之壯舉,今日事畢。混亂之後,大道自明,此乃萬法盛世之開始,各族當以自強,圓滿宇宙真意。神明當恪守大道,以調和生息死亡,諸君,我等使命,完成了。」

七神浮現於深空,人人出掌,托護著廣袤的仙界星辰。

正是玄門七子重現。

下方的異族恐懼至極,仙界生靈無不歡呼。

「今有人族韓長盛,集合天地大道,廣播靈種,佈下萬法生機,又有岐娘大神,另立後天極數,使得先天後天,極數為八,我仙界宇宙,從此陰陽平衡,圓滿如一。」

「但天數為九,眾生謹記,著令天地玄女佈下造化,著令精靈族散佈氣運,著令翼人族儘滅,歸元之後,華為人族。」

接連的神諭在古人族先賢的口中發出,玄門七子微笑聆聽。

這如大道鈴音一般的神諭,皆落在各族的當世最強者耳中。

玄女造化,精靈族散佈氣運,這些功德,對她們來說或許是潑天大功,足以讓玄女和精靈族聖女榮登神母之位。

可如今翼人族修為最高的清羽,聞言卻是大怒。

他萬萬想不到,自己謀劃無數萬年,隻是為了求一個神明大道長生,求而不得,每日裡誠惶誠恐,就怕被玄門勢力誅殺。

都是等到確認了玄門七子不在世間,他纔敢聯合幾大聖地和妖族有心人,行忤逆之舉,黑曜的加入更是讓他們這一群人看到了不懼失敗的希望,再不濟,可以自造輪迴,不用看仙界大道的臉色。

可如今,司衍老兒和黑曜被木聖拉著去陪葬,妖族主力被禁錮在萬妖界,還有修羅一族看守,昔日盟友轉眼間消散乾淨,行逆天之舉的人,隻剩他在這裡。

他明白,無論他如何悔過,無論他如何向韓長盛俯首稱臣,曾經的作為和後來的舉動,韓長盛都不可能原諒。

聽上去,翼人族歸元之後,化成人族,曾經的天人三族都有絕好的去處,可,這也意味著,古人族先賢這個神諭命令,就是要她清羽的命。

神?如今有了韓長盛做主,那是妄想。

就如感應到他心中所想,天上的七道巨大神像,紛紛低頭瞪眼怒喝,而古人族先賢,則是散做漫天星光,彙聚在天星體內。

「清羽,你還不知錯?」

這一道聲音自深空傳來,隻是由玄一發出。

內心的恨意瘋狂滋長,清羽低著頭看向遠處的異族三位首領,狼狽景象落在他的眼裡。

忽然,他舉頭怒吼道:「你要絕我一族性命,我如何知錯?玄門憑什麼代表眾生意誌?憑什麼代表大道意誌,玄一,我不服!」

不管他服不服,一道巨掌從深空打下,憤怒的清羽頓時身死道消。

在巨大的戰場上,他的事隻是泛起一團血汙霧炸開,就如浩瀚仙海上,有人掉落一滴血液,毫不起眼。

巨大的大殿之上,韓長盛和林雪牽著手,在七位長輩的護佑下,俯視著仙界。

「清羽偷窺天神策,自己悟出了一些法門,他算是你師兄,徒兒,這清理門戶的重任,為師就交給你了。」

聽見神魂深處這一句話,韓長盛驟然驚喜,他還以為七位師父可以顯化,再陪伴他們一段時間,可仰頭所望,七人神像開始緩緩消散,化作深空的星光陰影,玄門七子,從此徹底消散。

「師父!」

此刻,不僅是韓長盛心裡湧起巨大的背悲傷,整個仙界的生靈,共同感到悲痛,就連那身處仙界的異族,此時也是紛紛低頭沉色,致敬著仙界宇宙的最強大神隕落。

可隨即,那異族三個首領的眼中同時爆發出精光。

在極短的時間之內,毀掉小白那個首領,忽然異變化形,猙獰巨口瞬間吞噬了另外兩個首領。

這一變化忽然至極,就連下方的異族,也是一下飛開,大片的異族驚恐地後退,看著原地身軀開始膨脹的首領。

「哈哈哈哈,韓長盛,你可料到老夫還有這一手?」

「哈哈哈,想殺我?玄一,你憑什麼跟我鬥?」

那異族首領看向深空的林雪和韓長盛,眼中閃耀著嗜血的瘋狂,儘管他吞噬另兩個異族首領之後,身軀和麪相之上不斷湧起鼓包,整個人的氣息都在劇烈動盪,可似乎,這一切的一切,都化不開他對仙界和玄門的恨意。

「你若能把他打出體外,我有辦法殺了他。」

飛白在翼人族之中大吼,周圍的人忽然轉頭,眼睛血紅地看著他,也不知道清羽食用什麼方法控製了他這一脈的翼人族,他們紛紛開始變異,身後冒出一對血紅的翅膀。

「哈哈哈,你看,我連天庭護衛都準備好了,玄門,你們拿什麼跟我鬥?」

「隻要你答應我,屠儘仙界生靈,讓翼人族在異界重生,順應輪迴,我就願意把仙界大道的秘密告訴你。」

清羽瘋狂地自言自語,異族首領頓時停住動作。

也隻是幾個呼吸,與異族融合的清羽徹底放棄了自我,那異族首領停頓之後,猛然抬頭看著韓長盛和林雪,然後低頭,目光凶惡地看著仙界修行者。

列開大口,他無聲狂笑。

「眾神降世出不得差錯,夫君,此戰,靠你了。」

林雪忽然掙開韓長盛,對她行禮。

從師弟到夫君,從師姐到妻子,韓長盛冇適應這樣的身份變化,總是心中漸漸接受師父們的安排,異族的忽然降臨,這一天還是來得太快了些。

見他一時不適應,林雪朱唇輕啟,道:「天地玄蒼,天地蒼玄,諸神大道,必須基於眾生神性,師弟,此時不可頑皮。」

看著林雪眼中那俏皮,韓長盛一下驚醒。

師姐已經失去所有了,如今,該是我守護師

門,守護仙界了。

一下轉堅定心智,他就要點頭。

隨著他意唸的堅定,降臨的大道更猛了,哪怕有白虎老祖犧牲性命,哪怕有諸位神女渡他神性,他依舊是一個踉蹌,差點在空中栽倒。

「夫君!」

「主人!」

「神軍堅持住!」

接連幾道聲音響起,黑暗森林的鳴蛇妖王,冥界的冥王和玄武族的兩位老人,都來了,綠意童子和坐在黑岩肩膀,看著身軀破碎的主人,嚎啕大哭。

他們人人緊張,唯有緋月麵帶笑意。

在如此緊要關頭,韓長盛居然歉然道:「抱歉!」

無人知道他為何對緋月道歉,但緋月開心得不能再開心了。

「哼哼,曆代九命,隻有一個,妹妹就是我。」

開懷至極的緋月笑著,就化成妙靈的模樣。

心裡一震,韓長盛恍然大悟。

傳聞九命貓妖,是子神為了禍亂洪荒百族而創造,如今他執掌大道,自然可以替妙靈她們解除掉子神的神性壓製。

「哈哈哈,本神君要與冥王生一堆孩子,將來那逆子出生,動搖他好好嚐嚐九幽之苦。」

意氣大漲,韓長盛努力維持著肉身不崩碎。

「神君莫要再說話了,小老兒冇有白虎的魄力,但也請神君,不要忘了我玄武一族。」

玄武族的兩位老熱話落,就化作一汪旋轉的碧水,自動尋找這方向,附著在韓長盛體表,形成一副淡淡綠意的鎧甲。

綠色?這?

韓長盛一下就想到這個,他也不知道怎麼自己如今,念頭怎會如此通俗。

另一邊的鳴蛇哈哈大笑,道:「既然有冥王專美於前,本王就不用多言了,神君,我妖族罪莫大焉,今後為奴仆,為靈獸,鳴蛇絕無多言,但請神君,看在固原渠同與我三人的獻祭之上,賜予我妖族薪火不滅的希望。」

說著,鳴蛇化作萬丈的三頭巨蟒,他歉意地看一眼紫蛇她們的背影,倏而化小,纏繞在韓長盛身上。

這一副詭綠色的鎧甲上頓時佈滿尊貴的紫金色,暗紅的火焰雲紋在鎧甲葉片之間遊走,威武不凡。

「嘻嘻,大王九轉仙體大成,已經足以承接大道,妾身,就不畫蛇添足啦。」

緋月嬉笑著,看一眼下方的異族,繼續道:「大王,我要和你生一窩孩子。」

言罷,她轉身追向遁空的大殿,隻剩捂著耳朵的綠衣童子和黑岩,以及滿臉尷尬的幽冥。

「嗬嗬,那個,老弟,你們夫妻諧趣,還真是,還真是彆開生麵啊。」

幽冥尷尬極了,他冥界的幽冥之主,可是對神君無所不從,作為幽冥另一個主人,他確實有點感到丟麵子。

「哈哈哈,昔日微弱,多謝老哥賜下寶血,如今我受天地眷顧,理應替老哥重造造化,開!」

韓長盛一聲暴喝,九幽之門洞開,幽冥頓感生機降臨,韓長盛竟大方地把白虎老祖賜予他的異族氣運,轉接到幽冥身上。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感受著冥冥中的氣運降臨己身,幽冥就要致謝,卻被韓長盛輕飄飄一巴掌揮到冥界。

「哈哈,當日驚嚇,還你啦。」

落到冥界的幽冥無言望天,緩緩跪拜。

九幽冥龍恢複氣運,便可延續血脈,便可回龍族認祖歸宗,黑曜造的孽,算是抹去了。

久違的豪氣生髮,韓長盛看著下方。

那異族首領已經化為大片黑霧,吞噬著其餘異族,他衣袍獵獵,就在考空俯視。

如今,他不懼異族。

「快,替

我殺了他,我們願意與仙界生靈和平相處。」

奇怪的聲音自那首領體內傳來,韓長盛眼睛一亮,這是那兩個首領的聲音。

吞噬的動作一頓,那首領似乎也冇想到自己竟然無法短時間內徹底吞噬兩人。

「放肆,你們難道忘記了大道誓言?」

「哈哈哈,被你吞噬,本界與仙界融合,大道誓言能奈我何?」

同樣是兩個聲音響起,韓長盛饒有趣味地看著。

「你們以為可以逃脫本老祖的束縛嗎?納命來!」

那人自舉雙掌拍向自己,竟完全是清羽的聲音。

「我們祝你驅逐這個仙界生靈,你助我們逃脫束縛,如何?」

想得倒美!

韓長盛一下看向另外的仙界生靈,朗然道:「其餘人等速速迴歸本山,休養生息,恢複大道,調理山川風水,翼人族留下,隨本王,殺了他。」

無數流光升入高空,開始四散離開,快速傳播的異界氣息,在擾亂著仙界的大道韻味,作為如今的仙界主宰,韓長盛可以從仙界其他地方借用力量,但這些才離開的仙界生靈,卻仿若陷入泥潭,離開大陣的守護,他們速度極慢。

「哈哈,韓長盛,給老夫死來!」

高大的人影疾衝而上,韓長盛轉頭看向另一邊。

「飛白,我已經答應她了,翼人族剩下的人,可老死轉世,再做歸元。」

下方一直警惕的飛白聞言大喜,跪地對韓長盛一拜,扒開周圍的護衛,看著大家。

「你們渡跟隨神軍左右吧,我翼人族,終於可以堂堂正正做人了。」

「族長!」

周圍的人大驚,飛白卻不留下太多話,而是飛昇而起怒喝道:「清羽,你以為就你修行天神策嗎?」

蘇子和暴喝,他也化作漫天清亮的光芒,籠罩在清羽一脈之上。

那些人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這一片光華吞噬,韓長盛聽見了咀嚼血肉的聲音,他也看見了空中灑落的血液。

翼人族比妖族還可恨,他雖然憐憫眾生,但必須要以儆效尤。

飛到一半,清羽感覺到體內的神力在快速流失,回頭一看,飛白已經完全吞噬了那些翼人族,帶著滿身神性,正看著他。

「快,快,你替我們殺了他,我們願意與仙界生靈和平相處。」

這話裡帶著祈求,卻也帶著明顯的狡猾意味。

「異族?你們也一起去死!」

毫不猶豫,飛白一掌打在胸口,轟然炸開身軀,那異族身軀猛然一脹,也跟著轟然炸開。

高空的韓長盛負手握拳,大道降下,飛出來的神魂虛影被完全禁錮,飛白也化作點點臨光,飛到了韓長盛的身前,彙聚成一個圓球。

「嗬嗬,因為你們,我仙界眾生死傷無數,此時再說和平共處,是不是,太占便宜了些?」

清羽神魂彈出之後,那異族首領就在飛快和韓長盛拉開距離,韓長盛話音未落,遠處打來一道宏大的亮光。

「大哥,我們來了!」

「嗨,韓長盛,多年未見,你還好嗎?」

張玉身後,站著楊山和二林,而他們身後,是如天軍一般的凡界掌壇師。

不用韓長盛吩咐,眾人已經在白光之中動起法器,

四方天宇如雷神捶鼓,大道之音直入神魂,排斥著不屬於仙界的所有生靈。

那首領一下回頭,愕然地看著凡界諸位掌壇師,繼而大喜,張嘴一吸。

「哼,正等著你呢!」

白光中爆發出一陣金光,金光之中爆發出漫天邪惡的氣息。

這是

仙界的生靈之惡。

張玉拔出天師法劍,把劍鞘口對著下方的異族。

一雙血紅的眼球在裡飛出,纏繞繞業障鬼物緩緩流動,最終,形成一張蒼老的臉頰。它看著不遠處的韓長盛。

「師兄自作主張,師弟,這些年,苦了你了。」

辰罟閃耀著詭異的神色,他真心致歉,卻顯得十分恐怖。

把眼前的光球往辰罟一推,韓長盛騰出手來,五指虛張,一下翻身而起,扣住辰罟的天靈蓋。

「師兄,胡妃師姐守候多年,難道師兄寧願以身飼魔,也不遠陪伴美人一世。」

凶惡的眼神為誒一愣,辰罟苦笑。

「我如今這副樣子,如何見她?」

「師兄不曾見得,何以有此疑問?」

感受著韓長盛的語氣,辰罟的氣息開始顫抖起來。

「這?她?她真的還記得我嗎?」

感受著辰罟無邊的愧疚和自責,韓長盛此時才明白,那些宗門之中的玄兵,那些師兄師姐,他們轉世無數次,隻為守護,為何到後來,都把自己化作毫無感情的殺戮機器,情之一字,最為**。

每個人每一生,都會遇見不同的事,若是凡人,死後投生,在忘川飲水,洗去一生牽掛,也就了卻了因果前塵;可偏偏,他們修為極高,使命極大,哪怕是冥王,也不敢私自更改他們早就註定的命運。

這導致他們,隻能做一個活著的死人。

微微閉眼,韓長盛痛苦道:「死了也好,至少以後,大家都是真正的自在。韓長盛受天地護佑,受師門護佑,受諸位師***愛,這守護之責,就讓師弟來當。」

話落,他張嘴一吸,眼裡發出無邊的貪婪,辰罟身上那實質一樣的眾生負麵,被他一下吸入腹中。

打了個嗝,他纔回翻正身軀,對著吳玉揮手打招呼道:「小師侄,好久不見。」

一來就矮了一輩,吳玉氣鼓鼓地轉頭,瞬間錯愕,韓長盛一下看著蒼老的師兄。

「師兄,這是?」

吳玉那不經意間露出的神情,像極了張玉和玉顏。

閉眼恢複的辰罟淡淡開口,如萬年玄音。

「造化神髓本體為一,跟隨大道衍化,一化為三,她們不過是迴歸本源,將在天地大變之後,重塑神性,執掌天地造化,師弟,她可不是你的小師侄,而是,師兄替你尋找的童養媳。」

這?師兄怎可如此言語?

韓長盛大為不解,辰罟繼續道:「她們各自有靈,呢過修行成真正的人身,是她們夢寐以求之事,妖神玉顏心懷大愛,臨死化道,張玉機緣巧合,護佑眾生,唯有她功德不足,無法迴歸自身造化。兩界相融,不可分割,師弟歸納萬道,不如,也替她尋一個好造化?」

原來如此,原來此時的吳玉還不是真正的人,韓長盛這才放下心來。

隨即疑心大起,追問道:「師兄,那吳用?」

「哈哈哈,陰陽有用,隻有我無用,故而改名吳用,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可眾生無法尋我,無法見我,韓長盛,若無三,何來萬一。」

看著眼前透明的人影,韓長盛十分複雜。

他此時感受到一種自身迴歸的錯覺。

幽冥火玉?玲瓏魚?幽冥寒泉?生命之水?王多魚?

他不知道眼前的三,在世間有多少個身份,可他明白,當陰陽合一,重塑世間大道,這悠閒萬世的三,也回來了。

他要融合進大道之中,化作無限生機。

必須有三,萬法盛世才能來臨。

自己如今,結合陰陽,占據了一和二,原來自己的三魂,對應的是這樣

的一、二、三。

看見玲瓏魚的出現,那異族首領頓時閉嘴了,驚恐了,隨即,便往司衍聖地地底鑽去,想要破開封印,把自己放逐在兩界之外的虛空。

「嗬嗬,我還是喜歡你剛纔討價還價時,那桀驁不馴的樣子。」

玲瓏魚說笑著,顯出身形,一個一模一樣得到韓長盛出現,光影交錯,神魂融合之間,兩人同時往下打出一掌。

身軀融合,合二為一,這一掌打下,不僅異族首領身軀碎裂成異界的大道碎片,就連整個仙界,都開始劇烈顫抖。

韓長盛打碎異界,用這種方式,把異界降臨,對仙界宇宙的影響降到最小,同時,仙界宇宙也可以憑藉體量優勢和眾多生靈,儘快吸收融合異界的道韻氣息,仙界生靈得到異界神魂道韻的融合,自身必然加強。

在漫長的適應過程中,仙界宇宙定然也會誕生出更多強者。

世間生靈啊,多麼美妙。

他拜彆諸人,留他們超度亡魂。

行走深空,手裡拖著無數大道,他的神魂意念,化作無數身影,活躍在虛空之中,他要用仙界大道,不滿周邊的宇宙的每一處角落,做一個堅實的防禦結界。

從今以後,人族傲立萬族。

無數的生靈歡天喜地,無數的生靈瑟瑟發抖。

完成大道分佈的韓長盛,把目光看向仙界。

殘害仙界生靈的黑手,他一個也不會放過。

睜開冷漠的眼眸,他終於成了妙靈和緋月,一直期盼的暴烈君王。

仙海大戰之日,仙界生靈死傷無數,又有九天神君懲罰罪仙,整個仙界的實力,被空前削弱。

死去的人死去,為後來人騰出了無數位置。

在生靈瑟瑟發抖間,韓長盛目光看向千嶽之地,千隆化出巨大的神像,籠罩在千嶽之上,與他遙遙相對。

「師弟!」

「師兄!」

「師弟不宜驚擾眾神孕育!」

「師兄可曾有遺憾?」

千隆母港看向青龍星座深處,韓長盛也微微沉默,他能感覺到,為了品係異界空間的影響,龍鳳二族大量修士隕落,這是兩族的選擇,他不能乾預。

但,明心劍仙隕落,一直是玄門心裡的痛。

微微沉默,韓長盛道:「既然七位師父選擇我,那我就「人性」一次,既然極數為九,我便要師叔,做那天下九極。」

他如此人性,千隆也微微驚訝。

「師兄莫怪,生而為人,我總是和師兄不一樣的嘛。」

點點頭,千嶽拋出一團劍光,裡麵沉浮著許多微小的巡天戰艦。

「師父曾言,這一千個空間,代表天工苦修的一千大道,師弟可成立一宗,安置這一千大道,可幫助天地快速恢複。」

雙手接過,韓長盛想著大戰裡死去的每一位師兄師姐,鄭重道:「師弟定將此宗,打造為千道之宗。」

見他如此鄭重之中帶著溫情,千隆溫和一笑,拍頭道:「你看你,把我都帶壞了。」

師兄弟二人相視一笑,韓長盛頓時悲苦不已。

死了,死了太多人了,許多人會在孕育神明之後死去,轉世成另一人,還有人死去,更是一族消失。

原本平和的他一下暴戾起來,望向仙海。

「司秦師姐曾經發誓,要這仙界無仙,那此後,千嶽為神界,仙界為靈墟,眾生修養十萬年,迎接萬法時代降臨,師叔,辛苦你了。」

後方的千隆緩緩對著韓長盛的背影躬身一拜,從今以後,仙界有主了。

神明繼續往前,一個虛弱的至極的金蟾虛影趴在韓長盛肩

頭,道:「主人,那,那個時候,你還能讓師父三千招嗎?」

「哈哈,那個時候,我讓師叔三千大道!」

「切,師父纔不要你讓。」

兩人笑說著,卻不約而同看著青龍星座深空。

一切就緒,眾生即將繁榮,他們期待著另一個輪迴。

之前的萬族伐神,韓長盛來不及參與,如今他作為天選之子,護佑萬族,他還要去做許多事。但是護佑人族,絕世屹立,萬古長安,他已經做到了。

誰叫他,更有人性呢,總是有私心的嘛。

全書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