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仙俠 > 貧道應個劫 > 一零五章 承負大道

貧道應個劫 一零五章 承負大道

作者:黃筆鶴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19 11:54:21

劉樵急縱遁光,須臾跨過千餘裡,已到潼關外。

正見關前殺氣征雲起,金鑼鼓又鳴。

幡幢遮瑞日,劍戟鬼神驚。平空生霧彩,遍地長愁雲。

四下裡,數千官兵,密密層層排列,撚弓搭箭,另一廂,幾千家將呐喊助威。

劉樵並不著急出手,撥開雲霧,細細一看。

關前兩員大將,一場好鬥,閃翻銀葉甲,撥轉皂雕弓,槍來戟當,哐哐鐺鐺,殺氣沖霄漢。

“使畫杆戟的是潼關守將陳桐,好一員千古難有的勇將。”劉樵稱讚道。

怎見得此將勇猛:

鳳翅盔,黃金重;柳葉甲紅袍控。束腰八寶紫金廂,絨繩雙叩梅花鏡。

打將仙標如火尾,百鍊戟起寒雲迸,斬將刀舉似秋霜,馬走臨崖當取勝。

大紅幡上樹威名,坐鎮潼關將陳桐。

劉樵嘖嘖稱讚,又看向另一波與官兵相持的人馬。

為首的,亦是勇將一員,束髮金冠,九龍袍,腰紮獅燮帶,使一杆大槍,坐騎一頭五色神牛,奔逐如電,扭蹄踏雲。

端得也是威風凜凜英才漢,相貌堂堂忠義隆。

“那騎五色神牛的,不必多說,定是鎮國武成王黃飛虎。”劉樵一眼就知道根底。

來之前,心有所感,有與自己有關的事正在發生。

用元神感應,得出三個結果。

一,繼續緊閉洞府,但一些恩情會越久越難還,還不上,以後就有大麻煩。

二,出來相助,有可能會了結恩情,也有可能身死,且出山後,就不是自己想退就能退了。

三,直接把自己欠恩情的人打殺,但幾乎冇有成功的可能。

隻是冥冥中的感應,其實並冇有這麼詳細,但劉樵推測大概就是這三個方向。

恩情,能讓自己感到虧欠的不多。

隻有薑尚的師恩,生夷的法恩,以及救過自己好幾次的道德真君了。

但是元神隻能大致感應,並不能清晰知道原委。

不過加上蹩腳的卦術一掐算,配合元神感應,就已知道,武成王黃飛虎,在潼關有身死之厄。

過來一看,果然準確。

同時也明白,原來之前不是自己卦術蹩腳,而是所有神仙卦術都很一般。

但蹩腳卦術,配合元神感應使用,那就很準確了,如同開卷答題一般。

像薑尚、文王這種凡人之身,全憑卦術算儘天機的,一隻手就能數過來,十二仙冇有法力,也不一定能做到。

“如今一看,果然不出所料,飛虎有身死之愆。”劉樵依舊不著急動手,隻隱於暗中觀察。

那騎五色神牛的勇將,雖然略占上風,但眉心一團黑氣,是橫死之象,劉樵相術一般不會看錯。

之所以不急著插手,主要不能確定。

自己要了結與道德真君之間的恩情,和這黃飛虎,能有什麼關聯?

剛想到此,元神微動,配合後世記憶。

心中恍然明悟:“黃飛虎不該於此身死,至少不該在現在死,若真死了,與我闡教計劃相背,一樣有大麻煩!”

這一次的元神感應,不比之前的冥冥本能,而好似有人用手撥了一根弦,劉樵元神立生感應。

不用說,闡教大能在顛倒陰陽,但不是要矇蔽自己。

而是在指引自己,無論如何,不能讓飛虎死了。

至於撥動天機,使自己元神感應的大能,是教主,還是十二仙,劉樵不得而知。

就在天象變動的同一時間,不止劉樵,中原附近的闡教中人,元神皆有感應。

青峰山,道德真君正在洞中靜坐,忽而心血來潮,連忙掐指一算,隨後卻沉吟不語。

暗道:“本想讓天化立即趕去的,但既然這小子不想拖欠…同屬一門,貧道也冇必要為難他…”

想了想,又怕不保險,還是喚來黃天化,道德真君一番密語交代。

黃天化立即取了花籃,寶劍,帶仙丹一丸,亦朝潼關趕來。

不過有師父特意囑咐,卻把遁光架得甚是悠閒,走走停停,不急不緩。

附近的乾元山,太乙真人亦有感應,喚來哪吒,亦是一番囑咐秘傳。

不多時,哪吒持火尖槍,踏風火輪,出乾元山,但卻是朝汜水關而去。

……

“明白,不論如何,不能讓黃飛虎死了,這是大佬們的決定!”劉樵心裡吐槽道。

搞不清楚,但既然公司高層親自撥動天象,指引自己、或其他附近的闡教弟子過來。

那冇什麼好說的,那怕是死劫,也得鑽上一鑽。

心下這般想著,劉樵愈發凝神,仔細盯著關前相鬥的二員大將,打算一有情況,就立馬出手相助。

黃飛虎催五色牛,槍似出閘龍,左右戳,穿,拍,帶起惡風陣陣,他勇冠三軍,常人被他大槍一拍,得當場腦漿迸裂。

不過陳桐可不是一般人,幼訪三山五嶽名師,得三十六洞的旁門散仙秘傳武藝,爐中煉就玄通。

雖無煉就法力之根性,但仙家念其誠心,遂秘傳法器,武藝,著他下山為朝廷效力,享個人間富貴。

所以仙家武藝,一時間也能勉強跟黃飛虎打得有來有回。

不過數十回合後,陳桐到底不比飛虎天生聖神,逐漸招架不住,左右支應,眼看就要落敗。

“呔!”陳桐一聲大喝,把戟豎起,特意中門大開,賣個破綻。

但黃飛虎久經殺場,經驗何等豐富,不僅根本不上當,反而勒住五色神牛,收槍凝神防備。

“哈哈,武成王即無膽色,某家先走也!”陳桐大笑一聲,卻趁機縱馬往本陣跑去。

原來是陳桐知道自己打不過黃飛虎,再有數合就得落敗,索性特地弄個破綻。

目的不是要反殺,而是看準黃飛虎機警,不會上當,這纔好趁機溜出站圈,徑自朝本陣跑去。

飛虎知道中計,氣得七竅生煙,三屍神暴跳,大罵道:“匹夫小兒,無膽之輩!”

隨即,狂催五色神牛,那異獸四蹄紛飛,似踏雲靄,倏忽似要追上陳桐。

隱於暗中的劉樵見此,搖搖頭道:“好個陳桐,武成王中它計矣!”

本還以為飛虎能擒陳桐,免得自己出手,一路護送出潼關,離開自己的地盤,也就萬事大吉。

如今看來,還是要出手了。

果然,那陳桐見飛虎縱異獸,搖槍殺來,絲毫不慌,反笑道:“武成王看標!”

陳桐楊手一發,一溜火光,似電掣虛空,須臾打來。

劉樵法眼看得清明,那火光中,是寸許長兩頭尖的紅刃,外裹焰光一圈,迅疾如電。

此乃陳桐得仙家秘傳,煉就的火龍標,若中著人,穿身而過,當場無命。

縱然擦在手腳四肢,亦有火毒,要麼當場剁了手腳,要麼火毒攻心,天天折磨,令人生不如死。

黃飛虎大驚,慌忙勒韁繩,想要躲避,但異獸非人,神牛雖有靈,衝急了刹不住車,也躲不過法器。

恰在此時,劉樵再不敢怠慢拖延,連忙出手相助。

所謂獅子搏兔,亦用全力,劉樵一出手,直接就是幽神金剛。

“轟隆…”天空一聲炸響。

眾人隻見天空雲霧轟然散開,一條白炁,長有數十丈,似匹煉般垂下。

細細一觀,卻是一條無筋無肉,寒氣森森的骨手,五指間似裹青炁一團。

骨手掌開,約莫碾盤大,後發先至,輕輕一撈,便把那火龍標抓在掌中。

“何方妖人!”陳桐大驚失色,連忙念頌恩師秘術真言,想催火龍標出來。

咒語一念,二寸尖刃渾身紅芒大放,如一團烙鐵,燒得白骨大手“嗤嗤”作響,陣陣白煙冒起。

火龍標好似有靈般,趁機在骨掌中扭轉掙紮,想要脫離束縛。

“螢火之光爾!”劉樵輕笑一聲。

似撐著團青炁的五截骨指,使勁一捏,絲毫不懼高溫,哪怕燙的絲絲白煙飄起,亦死死攥住火龍標。

心念一動,大手用力一碾,“刺啦”一聲,那廂陳桐心下一疼,與火龍標的所有聯絡,似乎都被憑空掐斷。

任他如何唸咒,如同泥牛入海,再無聲息。

白骨大手攤開,火龍標成了紅銅色鐵球,靈光暗淡,法器上麵的符咒禁製竟被硬生生捏碎。

唯有這團鐵器,屬於散仙秘傳仙材,質量不凡,倒冇被捏成齏粉,隻是捲成一團鐵塊。

“咦…要是這般,以後都不用費法力洗練法器禁製,直接一捏,反本歸元…”暗中的劉樵眼睛一亮。

還正愁著那烏龍剪四十餘重禁製,該怎麼重新洗練成空白呢,這一下,算是無心插柳,想到了方法。

見那大手收了自家寶貝之後,憑空消失,陳桐即驚且怒,喝聲:“何方左道,欺人太甚,出來!”

黃飛虎卻驚喜不已,知有高人相助。

顧不上感謝,見陳桐駐馬喝罵,露出破綻,忙催神牛趕上。

“啊…”陳桐失了寶貝,心神大亂,慌忙揮戟抵擋,但狀態下滑嚴重。

不及數合,被黃飛虎挑落馬下,一槍戳入胸膛,連著護心鏡戳個對穿。

慘叫一聲,呼哧幾下,口鼻冒出血沫,當場絕命。

關前餘下官兵見此,嚇得一鬨而散,紛紛驚慌道:“將軍死了!將軍被武成王挑死了!”

前古時期的兵馬,數量雖多,但都是戰時征召,閒時回家,更不曾有多少訓練,列國都是如此。

加之將為兵之膽,陣前單挑,大將一死,兵無戰心。

黃飛虎見此,略一揮手。

麾下家將周紀,黃明,黃飛彪,飛豹,另家丁千餘,趁亂掩殺一陣。

把那潼關守軍儘數殺散,不到一時二刻,竟然輕鬆搶下這座天下險關。

黃飛虎這才望四下作揖拜道:“不知是那路大仙相助,還望現身一見。”

“還望大仙現身一見!”

連呼三聲,劉樵麵無表情隱於雲上,並不搭理。

之所以不現身,卻是劉樵方纔想明白了一個道理。

按後世記憶,貌似黃飛虎連同將領周紀,都被火龍標打死過。

隨即其子黃天化,下山與父想認,用金丹救活黃飛虎,周紀二人。

這個就是黃天化第一功,但現在這個功勞,由於闡教大能顛倒陰陽,被劉樵出手乾預了。

那為何元神指引自己過來搶這個功勞呢?

按說本來就欠人家青峰山恩情,就是大能顛倒陰陽,但元神是本我意識的延伸,不會自己坑自己。

所以劉樵當時雖然疑惑,卻也循著元神感應去做。

這時卻是明白,果然元神誠,不欺吾!

因為黃天化從知道訊息,再趕過來,時間根本來不及,也就是無論如何,黃飛虎都會死一次。

而元神指引自己插手,讓黃飛虎不死,就可以為青峰山省卻一粒仙丹。

仙丹不是那麼簡單練成的,尤其是起死回生的仙丹,至少價值一千條人命。

所以自己這一插手,省卻清虛一脈一粒珍貴的仙丹,也算是還了一次道德真君出手救護之恩。

但元神又示警,冥冥中告訴自己,現在不該現身。

因為不論原來闡教的計劃,還是現在,這樁功勞,父子相會,都是黃天化的。

要是自己現身,那這樁功,就落在自己身上,日後封神勘定功績,等於是搶了黃天化的功勞。

那還還個屁的恩情啊,人家不恨自己都是好的了,搶人封聖之功,如殺人父母。

所以劉樵任由黃飛虎呼喊作揖,就是不現身,如同從來冇出現過一樣。

以後這樁功勞,還是算在黃天化身上。

少頃刻,東北邊,一線黃光飛來,遠遠顯化一個道童模樣,朝自己拱手一禮。

劉樵亦回禮,笑道:“天化道兄,來的何其遲矣!”

“哈哈,多謝道友,都是師父吩咐貧道如此的…”黃天化擺擺手。

言罷,徑自落下遁光,現身去會黃飛虎一行去了。

倒是劉樵聞言一愣,頓在雲上,搖頭失笑道:“道德師伯還是個厚道人呀,如此,也就兩清了…”

說罷,架雲慢悠悠往回趕去。

修成元神,已是脫俗登真,許多事情,也能稍微看懂。

雖然還是大能手中棋子,但至少,能稍微參透一點,參得越透徹,越能從容參與。

如果元神未成,劉樵知道飛虎遇險,也會來救他,但肯定就莽撞的現身了。

畢竟做好事,必須得留名,不然做這事乾嘛。

如同此前救文王一般,多少得現身一下。

但元神一成,稍微能明白,有的事情,該如何做才能平衡,才能即完成任務不得罪大佬。

還能從容不迫,持續產生價值。

不然,隻能淪為棄子,一時雖爽,但說不定那天就進了十絕陣了,還不知道自己做錯了啥。

離了此潼關百裡,劉樵才意味深長笑道:“師伯厚道,我與師伯算兩清了,但天化嘛…嗬嗬…”

道德真君確實厚道,如若不然,他大可以讓天化走快些,趕在自己前麵,救下黃飛虎。

那樣做,雖可能會費一粒金丹,但劉樵根本就冇有還恩情,了恩情的機會。

但道德真君明知道劉樵想乾嘛,還特意囑咐天化走慢些,顯然,這是讓著劉樵。

道人講承負,與前世洪荒的因果有些類似,但其實並不相同。

這種恩情不還,劉樵也不知會有什麼後果。

但元神本能告訴自己,要是不儘早還了,以後可能會有大麻煩。

越拖得久,十倍報之,也不一定能還上恩情。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