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仙俠 > 貧道應個劫 > 一一四章 九牛二虎

貧道應個劫 一一四章 九牛二虎

作者:黃筆鶴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24 15:25:48

這篇秘術,總綱主講采炁法門,下麵則講瞭如何畫符咒,何日開壇,如何設壇,取天罡炁一道,畫成神符,人即得九牛二虎之力。

於醜日北鬥下安爐設棹,供時新五果,淨符三道,淨水三盅,九分新筆三支。

用麵做牛或虎九隻,每重九錢七錢,取天罡炁一口吹入符,又掐北鬥決唸咒四十九遍,焚入水中,伴九牛以水蒸而吞下。

自覺有風行之狀,可拔樹扛鼎,力負千鈞矣,其後武藝自通。

這個秘法,劉樵一看,有些耳熟能詳之感。

貌似後世傳說,有很多武將,本來武藝平平,一朝迷路入山,誤吃了仙人蒸的麪包子。

吃上九個麵牛,就有九牛之力,再吃倆麵虎,就有二虎之力,一出山就縱橫無敵。

“其實隻要天罡符足夠,一次可以做幾十隻麵牛麵虎,但最多,隻能吃**個,多了再無增益。”劉樵合上道書,心下暗道。

這篇秘術,其實不算什麼大神通,劉樵看過之後,是略有些失望的。

唯一的亮點,就是其中攝炁之法,給了劉樵一點啟發。

宇內有無窮罡煞之氣,妙用各不相同,天罡炁隻是其中一種罷了。

既然天罡炁能增人氣力,那麼其餘罡炁,如乾天罡炁,鬥天罡炁,甚至地煞炁呢?

彆人要攝這些外炁入體,肉身必遭損害,除非如黃角大仙一般,拋卻肉身,專煉罡煞。

但劉樵身神若成,專門有對應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的身神,若能與天地感應,倒是可以試試攝來這些罡煞之炁,以身神禦使。

若真能行得通,就是三十六種異能,加七十二種道術已經再望了。

所以這個攝炁、取炁之術,對劉樵來說,纔是最重要的。

畢竟炁無處不在,但冇有鑰匙,就取不來。

劉樵想到此處,失望之色一掃而空,反倒是豪情萬丈,暗道:“原來祖師是這個用意,秘術不秘術,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指引這關鍵一點…”

元始天尊何等高明,卻傳授劉樵這麼個秘術,雖然也算玄妙,但其實是另有所指。

你劉樵不是能自創道術,外表謙虛卑微,實際自謂孤高,不需要我玉虛法門麼?

那祖師我就不傳你什麼慶雲金燈,萬朵金蓮的道術了。

指明關鍵一點也就夠了,至於以後如何,成於不成,就看你自己了,老祖我拭目以待。

劉樵起身,遙望東北稽首禮拜三匝,一言不發,又自坐下。

采其餘罡煞之炁,是身神煉就之後的事。

現在說這些還太遠,雖有了攝天罡炁之法,若貿然采入身中,罡煞暴虐,入身則人必死無疑。

唯有可行的,還是這門秘術記載,用符法祭煉天罡炁,煉入麪糰裡麵,將罡炁變得柔和,才能煉入身中。

但這個也不一定穩當,裡麵有些咒語符式都有些草率,劉樵懷疑這個法子根本就冇人用過。

“莫不是祖師現想出來的,這有的地方也太草率了,我不會是第一個試驗品吧…”

劉樵不得不生出這個懷疑,畢竟除了黃角大仙喪心病狂直接把肉身拋棄,還冇人敢引罡煞之炁入體。

有的罡煞之炁,極為狂暴,那怕一絲絲,不說爆體而亡,但也能讓人五臟俱碎,比死還慘。

想了想,還是覺得不至於,到了師祖這個層次,哪怕隨手想出的秘術,縱然看起來有些草率,應該不至於有大問題。

而且總得來說,這門秘術,於現在的劉樵來說,征戰沙場,也還是有大用的。

畢竟於仙人鬥勝來說,武藝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甚至武藝高了,則能將敵手打得冇機會施展道術。

如孫大聖一般,打得滿天神佛關天門閉地戶,瑟瑟發抖概莫能擋,什麼神通道術,在碾壓一切的武藝麵前,根本冇機會使。

尤其是劉樵這類人身得道,氣力有個極限,最多雙臂各擔百十斤。

再多就得是天生異人,或聖神轉劫之人。

但按秘術所言,若把天罡炁服入身中,能增益數十倍的氣力,原本臂擔百斤,可以增益到數千斤的力氣。

其實這個秘術,本質上說,主要就是祭煉麵牛麵虎這一步,使之合天罡炁變得柔和,才能服入身中。

因為天罡炁雖然有無窮威能,但過於剛烈暴躁,若直接服入身中,普通人也承受不住。

煉入饅頭裡麵,使符祭煉之後,天罡炁就柔和下來,服之,對凡人、仙人都能起作用。

劉樵第一時間想到,常龍本就有數千斤的力氣,若服天罡炁,豈不是立馬有萬鈞巨力?

那可就真有和孫大聖看齊的武藝了。

“正好有些空閒時間,趁督造封神台,就把這門秘術煉了,日後征戰沙場也有底氣!”

至於是不是醜日,於劉樵來說,並不重要。

秘術是給凡人煉的,所以需要特定時日,凡人無法力,需要以壇法收納天罡炁。

煉氣士身具法力,且能以元神感應天地,加上秘術中將天罡炁的方位,咒語、口訣指明瞭,隻要掐訣唸咒就能引來天罡炁。

對劉樵來說,這裡麵許多步驟都可以略過,直接開始蒸一籠麵牛,取天罡炁煉入就行了。

唯一可慮的就是師祖傳的這個法子,以麵牛麵虎祭煉,到底能不能把天罡炁降服。

要是有一點疏忽之處,或是秘術有誤差,天罡炁暴虐,有瞬間把五臟攪成齏粉的風險。

如今坐鎮岐山,不能輕動,劉樵便扯根鬚發,吹口法氣,一點毫光身神,須臾點個化身。

也與劉樵一般容貌,一般衣著,趺坐於樹下,似在打坐煉氣,其實是肝神變化,代為坐鎮岐山。

劉樵自身則化虹騰起,須臾過幾十裡,去了西岐城中。

雖然城外打仗,但城內依舊人流如梭,街邊商鋪、小販叫賣聲不絕,好似太平年間一般。

劉樵兜兜轉轉,尋個小巷裡,一間生意慘淡的麪餅鋪子。

那鋪子裡,幾個蒸籠熱氣騰騰,老闆是一對青年夫妻,一個架火蒸,一個正捏麵,但生意頗為慘淡,許久也無一個客人來買餅。

此時見個道人走來,那青年連忙放下手裡活兒,主動問道:“道長要買餅麼,剛出鍋的,還冒熱氣兒哩。”

劉樵頓住腳步,頷首道:“是要買餅,多少錢一個?”

“一個青蚨,道長要幾個?”

那青年說著揭開蒸籠,一邊道:“我這餅涼了也不會硬,多買點趕路帶著最好,合著水,越嚼越軟。”

劉樵抬手止住道:“我不要現成的,你讓你夫人給我現捏幾個,我加些錢,如何?”

許是店裡少有客人來,那青年道:“現捏的也行,要饅頭還是饃?”

“十隻麵虎各重七錢,三寸來長,拳頭大小,外麵要用彩繪,十隻麵牛各重九錢,五寸來長,碗口大小,也要用彩繪。”

劉樵說著,遞一袋錢道:“你的餅有臉盤大,才一錢一個,做我這個生意,捏一個,隻要我看了可以,一個麵牛十錢,一個麵虎二十錢!”

“這…”青年有些為難的看向那正捏麵的清秀婦人。

那婦人停下手中活,轉聲道:“還是一錢一個吧,咱們岐人,最禮敬道家,本是不該道家收錢的,叵耐家中尚有老幼待哺。”

劉樵也不客氣,隻取二十錢,放在案上。

若有深意的笑道:“二位,即如此禮敬我道人,必有福緣的…”

婦人一邊和麪,一邊道:“說什麼福緣,道長回廟裡後,多燒兩柱香便是,隻盼神仙保佑,不再跟朝廷交兵,落得百姓清平是幸。”

這些麵牛、麵虎,皆有形製,多一分不行,輕一錢也不行,每一個捏好後,劉樵都要查驗,纔算過關。

“你們捏好了放著,先不必上鍋蒸,都按我說的形製來,不能差錯一分。”

“這錢算定金,晌午後貧道來取…”

劉樵說罷,走出巷子,眨眼已不見蹤影。

那青年擦了擦眼睛,有些疑惑道:“怎麼眨眼就不見了,莫非是個鬼?”

說著,取出那十枚錢看,個個黃澄澄的,都是朝廷製錢,並無問題。

“不是鬼,倒像是個廟裡供的神仙,莫疑神疑鬼了,著緊些燒火吧…”那婦人溫婉一笑道。

……

劉樵又再城裡采買了些符紙、硃砂香燭一類,架土遁,須臾回到岐山。

看了一眼封神台,五路神依舊忙碌,大概還得一兩天才能完工。

劉樵尋個清靜平坦的山穀,召黃巾力士佈置法壇。

壇上一疊符紙,硃砂毫筆,法水六鐘,並五果供奉鬼神。

五果者,棗、李、杏、粟、桃。

劉樵解冠巾,披散頭髮,步罡仗劍,丹書咒水,先咒壇,再咒水,把壇上物件,依次咒過。

絲絲縷縷氣息,繞壇而飛,此皆符紙、淨水、五果等物件受咒祭煉,已帶有一股異力。

天罡一炁,雖是秘術,但元始天尊所傳,乃道門正宗,裡麵有淨口,淨香,淨壇,淨紙筆、淨五果供奉等咒。

雖不算**神通,但也著實神異,咒過之後,筆墨紙硯,俱帶法氣,才能承受天罡炁。

這些步驟過後,劉樵轉換咒語,指決,一手舞劍,按秘術所言咒語,朝北鬥,頌咒四十九遍。

咒語不長,一段數百字,隨著念頌,劉樵漸入忘我,身隨劍走。

十餘遍咒語後,杳杳冥冥,似有鬼神掌控身體一般,不自覺的劍舞渾圓,腳踏魁罡,口裡依舊喃喃有詞。

“呼呼…嗚嗚…”天空烏雲彙聚,遮蔽日月星鬥,似有鬼哭之聲。

本是清空萬裡,卻似突然化作黑夜一般。

方圓千裡,無數百姓,異士驚訝自不必提。

少頃刻,咒語念把,劉樵放下手中間,呼睜雙目,執筆書符。

北鬥星大亮,似一汪銀盆掛於天空,絲絲縷縷鬥煞之氣。

如氤氳銀輝,肉眼可見的封入符中,劉樵存思北鬥,一口氣,筆走龍蛇,一道天罡符書畢。

“嗚嗚…”四下裡,黑影幢幢,好似有許多詭異不明的東西在壇外遊蕩。

其實受法壇吸引而來,想趁劉樵全神貫注書符時,吸其精氣。

書天罡符須得法天地升降,全神貫注,不能分神,正是陰魔、鬼魔暗害施法者的時機。

劉樵早有準備,趁一道天罡符書罷的間歇,忙把壇上供奉等五果撚兩把灑像壇外。

喝道:“諸位自受法食,超升鬼界,莫在壇邊侵擾,如若不然,定有雷霆霹靂臨身,萬劫不複!”

“餎餷…啯啅…”四下再無聲息,隻有陣陣咀嚼聲想起。

那些五果受法咒祭煉,奉於鬼神,鬼神心裡想吃什麼,五果就能變什麼。

若想吃瓊漿玉液,就在法界變瓊漿玉液,若要仙果蟠桃,就能變仙果蟠桃。

卻是以魔頭惑人之法,反製其人之身。

不過此時聽那咀嚼之聲,卻是撕咬血肉,咀嚼筋骨之聲。

不用說,定是這些鬼神魔頭想著吃人,所以五果皆變成血食。

劉樵也不再多管,全神貫注,凝聚全部精神,法天地之升降,宇內明暗之功,籍北鬥降無量星光,書就天罡神符。

全神忘我,筆走龍蛇,不覺又是一符書罷,劉樵額上隱有汗珠。

煉氣士性命堅固,寒暑不留汗,可見已經損耗精神到什麼地步。

但筆不能停,少頃,又是九道天罡符書罷,劉樵已然渾身略微顫抖。

法天地之功,對於元神尚未大成之輩來說,著實艱難,相當於一瞬間強行觀照天地,籍法壇定住北鬥。

從畫符開始,到現在,天空猶如日食一般,儘是一片黑暗,唯有一顆北鬥星搖曳生輝。

劉樵當然冇這麼大本事,但所謂功力不夠,法壇來湊。

其中大半依靠法壇之功,但劉樵也是要耗費精神的。

本想一口氣畫個百十道天罡符的,但看著略微顫抖,已險些握不住筆的手,劉樵心下苦笑。

強忍疲憊,又畫出五道天罡符。

“哢擦…”法壇塌陷一角,劉樵也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呼呼…”同一時間,天空烏雲散開一角,已有天光透雲而下。

西岐無數百姓驚訝不已,叩首者有之,顫抖懼怕者有之,紛紛道:“天冇了,是天狗食日,希望太陽能打敗天狗…”

至於那些異人、煉氣士倒無甚驚訝。

如薑尚、哪吒等人,都隻當看個稀奇,知道是有仙家做法,強行該換天象。

薑尚幸災樂禍道:“這人怕不是個傻的,強行改換天象,可是要犯天條的,若是給天帝發現,豈不得遭雷劈死…”

言罷,幸災樂禍的捋須等著看好戲。

哪吒也嘖嘖稱奇道:“強行召北鬥星,莫非是想給親人、弟子續命麼?”

“這也太大膽了,嘖嘖…不過小爺就喜歡這種膽大包天的!”

所謂北鬥主生,南鬥主死,貿然引動,一般都是給人強行續命一類,但這可是犯天條的。

一經發現,就得遭天譴。

縱然羅天仙真,冇有特彆重要的事,也不會這樣去乾,雖然冇事,但這是在公然挑釁天宮威嚴。

要是劉樵聽見,一定會大呼冤枉,他得道年淺,還根本不知道這些天條規矩。

岐山,劉樵手腳已經冰涼,似乎無所知覺一般,強行畫完最後一張符咒。

連忙併指一掐,持劍又踏罡鬥。

“…呼…呼…”天空黑雲漸漸散開,露出中間一輪日光,重新照耀乾坤。

北鬥星光在這**日下,漸漸隱去。

似乎一切都恢複平常,劉樵起身收拾法壇。

忽而眼前一黑,冥冥之中,一聲冷哼道:“哼…下不為例!”

聲如洪鐘大呂,震得劉樵五臟六腑俱顫,好在隻是一瞬間,那聲音已經隱去。

隨即天璿地轉,眼睛一亮,自家依舊還是在站在法壇前。

劉樵心下有些驚懼,又有些懵然,不知方纔發生何事?

“方纔那個聲音…是誰?”

“我練個法而已,又得罪誰了,這真是…”說著說著,劉樵一愣。

手摸摸唇上,竟有絲絲血跡順著鼻孔流下。

這才察覺異常,是方纔那道聲音,震傷了五臟六腑。

不過,好在隻是略微懲戒,劉樵存思檢查內腑,並未受損,隻是受了震顫,血氣上湧。

“是天帝麼?”劉樵皺眉沉思。

心下也有些明悟,做法更改天象,貌似唯一能得罪的,隻有天宮了。

但應該也不是真的得罪了天帝,要是天帝真的計較,估計剛纔那一下,自已經已經從世上消失了。

隻是一次警告,念自己無知,下不為例。

劉樵朝天拜了三匝道:“上帝慈悲,弟子不會了。”

言罷收拾好法壇,徑往西岐城裡去。

反正法術已經練成了,畫出了整整二十道天罡神符,也夠用了,至少短時間內,不會調動天象,取天罡炁煉法。

至於以後,或許下次再取天罡,黃庭身神已成,劉樵便不需要法壇借天象采天罡炁了。

直接以身神悄無聲息攝來天罡炁就是。

到西岐城,劉樵到那麪餅鋪子裡,見那夫妻倆正忙碌,問道:“貧道要的東西,可準備好了?”

“道長看看,這般的行不行?”那婦人用木盤端麵牛過來道。

盤裡隻擺了兩隻麵牛,兩隻麵虎,俱都用彩筆繪過,栩栩如生。

“小娘子好手藝!”劉樵稱讚道。

娘子,小娘,也是對婦人的稱呼,他人也用此稱,可不是專指自己妻子。

劉樵輕輕拿起一個,掂了掂重量,又看了看,問道:“好,就是這般的…”

“道長能用便好,可是要供神?”那婦人問道。

“哈哈哈,一般都是神供我的…”劉樵搖搖頭,也不解釋,隻是稽首道:“還得借你們鍋用用,該多少錢,我照著給。”

那婦人以為劉樵在說大話,神人居於冥冥,怎麼會供人,也不在意,笑道:“舉頭三尺有神明,道長可不敢亂說…”

言罷,對那青年道:“三郎,你收拾口鍋灶,給道長蒸一下。”

那青年答應一聲,三兩下,就清理一口備用的鍋灶,架上蒸籠。

劉樵則取硃砂符筆,挨個給麵牛、麵虎畫上符咒。

又將二十道天罡符,悉數燒成符水,一道符,化一碗水,共二十碗符水。

符水呈灰黑色,好像紙灰混水一般,但用法眼去看,卻是一碗碗青氣繚繞的符水,天罡之炁,儘在其中。

用這符水摻入鍋中,就不用其餘凡水,架起爐火整煮。

那夫妻倆忙他們的,一天也冇幾個生意,便都繞有興致的看劉樵蒸這一籠麵牛。

說來也奇怪,那灶裡烈焰雄雄,柴都燒了幾大堆,鍋卻還是涼的,一絲絲水霧都冇冒起。

那叫三郎的青年道:“奇了,還有這等怪事,就是煮冰,這麼許久,也得化了呀,他這怎麼好似煮不熱般?”

那婦人也是稱奇,小聲道:“瞧這道人言語怪異張狂,定是紅塵異人一流,莫驚擾他,需要什麼你跑勤點,與他置辦上。”

“欸…”三郎答應一聲,也是覺得這道人不簡單。

這廂劉樵招手道:“店家,還有柴冇有,儘管拿來,該多少錢我照給。”

三郎去後院一看,滿滿一堆柴,足有數百斤已是燒得磬儘。

想起媳婦囑咐,也不問劉樵要錢,自有跑上街,買了幾大捆柴,著人搬到店鋪來。

就這般,不斷添火煮,時不時還看劉樵口裡唸唸有詞,搖頭晃腦,也不吹火扇風,倒似再唸咒。

一直煮了四五個時辰,燒了幾大堆柴,那鍋中終於咕咕似沸騰之聲,絲絲白氣騰起。

裡麵蒸的麵牛麵虎,雖還冇熟,卻有一陣陣異香,徑自飄香。

“好…好香啊…”三郎嗅一口,隻覺神清氣爽。

明明才吃過飯,也忽覺的餓了,莫名生出想一口氣吃下幾十個饅頭的感覺。

那異香飄出巷外,不僅夫妻倆個聞的饞,那些鄰裡百姓,也紛紛推開門,循著香味趕來。

卻見那店裡夫妻兩個不去蒸餅,躬敬侍立一旁,一個青衣道人正燒火添柴,滾滾熱氣,騰騰自籠中升起。

“好香啊,陳三郎,把那道長蒸的餅賣我幾個,先解解饞!”有鄰居說道。

另一個老叟也道:“給我也賣倆個,我家孫兒哭著要吃…”

也有個似富貴人家下人打扮的過來,大手一揮道:“我家將軍打仗,裡饑了,這一籠饅頭,我家將軍全買了!”

言罷,拋下一大袋錢“哐當”砸在案上。

“這…諸位…”陳三郎嘴笨,見眾鄰裡,還有巷外聞香來的客人,不知該怎麼說,吱吱捂捂一時急得說不出話來。

心裡也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發愁。

倒是他媳婦陳氏,出來解釋道:“裡麵是個道長借我們鍋蒸的麪餅,你們要買,我們也做不得主,隻外麵這些許多籠麪餅,倒是可以賣給你們。”

這時劉樵轉過身笑道:“貧道這個餅,無福之人,聞著香,卻吃不得,若是吃了,腦袋暈,肚子痛,一時三刻,命絕而死…”

先前說話那老叟不解道:“莫非放了鉛汞毒藥,我常聞黃老道家,善鍊金丹,人吃了即死哩!”

那個下人打扮的,卻不依道:“你這道士,撒虛倒鬼,既然有毒,你蒸它做什麼,莫非想戳害良人,且拿了見官!”

“非是害人,乃渡人也,我又不賣給你們,怎麼說害人?”劉樵豪不在意的笑道。

“我家將軍想吃些素的,你賣也得賣,不賣,也得賣!”那下人打扮的喝道。

陳三郎一聽,連忙勸道:“這…道長,民不與官鬥,你這一籠幾十個,也吃不完,賣他兩個,也當消災。”

劉樵擺擺手,並不做聲,卻是懶得理會他們。

那下人打扮的見此,大聲道:“不是兩個,是一籠,錢已經扔這兒了。”

劉樵看那案上一袋錢,約莫有一貫錢,差不多都能買這半間店鋪了。

便撚決一指,一點毫光,悄無聲息,飛入那下人打扮的身中。

“額…”那人隻覺喉嚨一緊,口不能言,身不能懂,好似突然被鬼神附體一般,愣愣動彈不得。

卻是劉樵施法,一點身神,附於其身,如同鬼壓床一般,他自然動彈不得,但也不曾傷他。

劉樵笑道:“莫聒噪,你這狗奴,虧得你家將軍有誠意,若為非作歹之輩,憑你方纔言論,焉還有命在?”

這人言語囂張,但其主人既然出一千錢來買,可見奴雖惡,主卻非欺壓良善之人。

所以劉樵隻是略施懲戒,倒不曾傷他。

要真是奴仗主勢,四處欺人,且其主也是為非作歹之輩。

說不得劉樵還真有這個閒心,順騰摸瓜,給他們個報應嚐嚐。

讓他們知道,舉頭三尺不僅有神明,還有仙人。

那下人模樣的,中了神將壓身,如同鬼神附身一般,渾身顫抖,就差口吐白沫了。

劉樵見此,想著也冇必要叫他當眾出醜,一揮袖道:“還不退去!”

袖口一陣清風拂過,悄無聲息收了身神。

周圍的陳三郎夫妻,與眾老百姓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隻見那威風凜凜的錦衣仆人,先前吵吵嚷嚷,忽然閉口不言,渾身抖如篩糠。

道人一拂袖,那錦衣仆人又能動了,隻是神色驚恐大呼:“妖術…妖術…”

一邊連滾帶爬的跑出巷子去了。

眾人看得麵麵相覷,那老叟愣愣看向劉樵,喃喃道:“怕不是妖術,這是仙人當麵啊…”

言罷,躬身要叩拜,發現似有鬼神摯肘,拜不下去。

老叟便也不多說,顫巍巍在陳氏這兒買了兩個麪餅,轉身走了。

餘下一眾老百姓也看出這道人不簡單,不是仙人,就是妖人。

估計是在練什麼邪法,也不敢招惹,免受牽連,一個個都在陳家買了些麪餅走了。

隻一會兒,陳三郎便賺的盆滿缽滿,陳氏卻有些不安,拉過陳三郎道:“家裡來的那個,怕是仙人了,咱們今天也不做生意了,且先掩了門吧。”

陳三郎正高興的數錢,不解道:“這一下賣了好多錢,生意正好,怎麼要關門?”

“許是仙人在做法,或是要煉什麼寶物,咱們做生意事小,打攪仙人事大呀…你好生想想。”陳氏道。

三郎一聽,也覺有理,仙人高來高去,落到俗人家裡,也不容易,錢什麼時候都能賺,但可不能耽擱了仙人的事。

於是夫妻二人麻利關了店麵,隻一心搬運柴火,免得又有客人聞香趕來,打攪仙人。

不覺又是幾個時辰過去,天色已漸漸暗了下來。

柴火都燒了幾貫錢的,幾乎花儘了陳三郎的積蓄。

正坐灶前添柴的劉樵掐指算了算,眼睛一亮,起身道:“總算蒸好了,不容易啊…”

揭開蒸籠,裡麵二十隻麵牛麵虎,個個鬆軟飽滿,熱氣騰騰,彩繪上絲絲光華留轉,底部符咒徹底煉入饅頭中。

陣陣香氣,撲鼻而來,讓人一聞,肚子咕咕叫。

那怕劉樵煉氣士一流,不知饑寒,聞這香氣,也覺腹中饑餓,好似能一口氣吃幾十個饅頭一般。

更不說那陳三郎夫妻倆了,也是看到口水欲滴。

其實是法術祭煉,有這個神異作用,哪怕不餓,看到這饅頭,也會想吃。

劉樵用乾淨絹巾,包了兩隻麵虎收好,準備留給師父。

隨即指著籠裡,朝陳氏夫妻道:“彆客氣,快來趁熱吃,能吃多少,都是你們福氣…”

說罷,劉樵已經拿起一個麵牛饅頭開始啃。

陳氏夫妻不知吃饅頭與福氣有啥關係,但仙人都這麼說,那也就不多客氣。

陳三郎早按捺不住,告聲罪,取一個麵牛麵虎,遞給媳婦一個。

一時間,屋中隻有三人吃饅頭的咀嚼聲。

那一個麵牛蒸之前,隻有拳頭大小,蒸熟過後,就有鬥來大。

就算小些的麵虎,也有臉盆大小。

繞是隻聞那香氣,腹中饑腸轆轆,好似貓在抓一樣。

但真吃起來,其實冇什麼感覺,比普通麵饅頭,還略硬,略乾些。

不僅不好吃,還噎人。

但就是聞那異香,又讓人忍不住不停下嘴啃。

陳三郎才吃了小半個,就有些吃不下了,轉身就要去尋水混著饅頭吃。

卻被劉樵止住道:“一口氣吃完,不能喝水!”

見仙人說的嚴肅,陳氏夫妻也不敢怠慢,雖吃了小半,就覺撐得慌,但也不敢喝水,就一口氣吃完。

那個饅頭,確實不好吃,哪怕劉樵煉氣士,又是習武之人,真敞開吃,能日食十隻羊。

但吃了一個下肚,也覺有些撐得慌,好似一口吃了半邊天一樣,撐得人噁心。

全靠其中法咒香氣,如同勾人饞蟲一般,催著人吃。

更彆說那夫妻二人了,隻半個,就已撐的好似懷胎三月,但越吃,身上越有勁。

筋如虎,皮如牛,頗有種一拳能打碎一座山的錯覺。

劉樵吃左右一手麵牛,一手麵虎,幾口下去,又吃光兩個。

吃到第八隻麵牛時,也是有些撐不住了,口乾舌燥,噁心欲吐。

心知此乃天罡道炁入體,以人身駕馭神力,還不適應,倒並非真撐著了。

但也快到極限了,真有吃不下去的感覺。

感覺這次過後,自己一輩子都不想再吃饅頭了。

“還有差一點,怎麼也得湊個九牛二虎之力出來…”劉樵心下發狠。

又撈一牛二虎,強自往肚裡吞,就是硬塞,也得塞進肚裡去。

看得陳氏夫婦目蹬口呆,暗驚道:“天哪!果然是仙人,這般鬥來大的饅頭,凡人誰能吃得十一個來?”

那陳氏夫婦,也硬撐著,各吃了一牛一虎,也終於吃不去了。

鍋裡還有五隻麵虎,劉樵催他們道:“還有五個,你夫妻還能吃就儘數吃了…”

“著實吃不下了…”陳三郎連忙擺手道。

陳氏也是搖搖頭,亦是撐得難受,再也吃不下了。

“唉…即然如此,也是你夫妻二人隻有這個緣分…”

劉樵歎口氣,依舊用絹巾把那五隻麵虎包好,連同先前裝的兩隻,共還有七隻麵虎。

劉樵自己也是吃不下去了,雖然感覺渾身充滿了力氣,從冇這麼精神充沛過。

但現在,看著帶麵的,就想大吐特吐。

一籠十隻麵牛,十隻麵虎,最終陳氏夫妻各吃一牛,一虎。

至於劉樵,硬吃了九牛二虎,簡直非人哉。

把剩餘麵虎收入囊中後,劉樵朝夫妻倆道:“貧道走也,若有緣,還能再見…”

“仙長!仙長…”

聲音過後,陳氏夫妻二人再看,那還有劉樵身影。

陳氏道:“仙人來我們家,也是緣分,那口仙人用的鍋灶,你洗刷洗刷,以後不再挪動,傳諸子孫後代。”

“是啊,仙人用的鍋,蒸出來的餅,豈不是不愁賣?”陳三郎眼睛一亮。

拿起刷子,就要收拾鍋灶,然而手剛抓起那竹刷,還冇用力,就給捏得粉碎。

“噫…”陳三郎驚疑一聲。

陳氏嘟囔道:“你怎麼不知輕重,這般的不小心?”

“娘子,你有冇有感覺渾身都是勁兒?”陳三郎忽然道。

陳氏聞言,也點頭道:“是啊,以前常彎腰織布揉麪,腰膝痠疼不斷,今日卻冇這個感覺了,隻覺神清氣爽,渾身有勁!”

“我也一樣,以前乾苦力重活,現在腿疼的老毛病貌似也冇了…”

說到這兒,陳三郎跑到後院,四處打量。

見牆角牲口棚下,有個舀穀子的石碾,約莫三尺圓,二尺厚,重有七八百斤。

陳三郎眼睛一亮,跑上去,擼起袖子,抱住石碾,蹬地使力。

“呀!呀…”

“吱吱…”那近千斤的石碾,竟然被陳三郎抬了起來。

感覺纔有八分力氣,又一使勁,如同舉鼎一般,竟將個千斤石碾,用雙手舉起。

“哐當!”一聲,拋到地上,連地都砸了個坑。

“娘子,娘子,那真是仙人的饅頭,我現在力氣跟牛差不多,竟然把那七八百斤的石碾舉起來了…”陳三郎激動不已,連聲大呼道。

陳氏剛進來正好看到了,也替夫君高興道:“真是天大的福氣呀!仙人保佑!”

陳三郎興沖沖道:“娘子,我吃的麵牛,所以有牛的力氣,你吃的麵虎,不知有啥作用?”

“你去試試能把那碾子搬起來不?”

陳氏點點頭,也去搬哪石碾,但不知是婦人力弱,還是其它原因。

任憑陳氏咬碎銀牙,用儘力氣,也隻能把那碾子稍微抱起,倒是能輕鬆刨開,但就是舉不起來。

但繞是如此,夫妻倆也是高興不已,心下激動。

值此亂世,人命如草芥,相比其它,這如牛如虎般的力氣,纔是真正有用的仙家緣分,至少有自保之力。

夫妻倆在院兒裡打趣起來,陳三郎道:“娘子,讓俺抱抱…”

說著撲上去就要摟陳氏,陳氏扭捏躲避。

但不知怎麼,隻是輕鬆一躲,身形迅捷如豹,任由陳三郎力大如牛,卻也抱不住她。

原來這一個麵牛,食之,力大如牛,不知疲憊,能耐奔波,猛力絕倫。

一隻麵虎,則能讓人機警如虎豹,撲跌之間,儘得虎豹之真形,如同象形拳一般,不僅同樣有力氣,且輕靈迅捷。

所以元始天尊所傳秘術曰:“自覺有風行之狀,可拔樹扛鼎,力負千鈞矣,其後武藝自通。”

果然不愧玉虛秘法,道門正宗。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