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仙俠 > 貧道應個劫 > 一二四章混元珍寶

貧道應個劫 一二四章混元珍寶

作者:黃筆鶴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29 19:55:20

眾人皆向外看去,見走進來兩個道人,皆雙孤髻,一青衣,一紅衣,束絲絛,麵相凶惡各不同。

一見薑尚就口稱:“師叔在上,弟子稽首!”

“二位那座名山來的,到西岐有何見教?”薑尚問道。

二人遞上一金柬,道:“我是金庭山王屋洞道行天尊門下韓毒龍,旁邊這位,是我師弟薛惡虎,奉命來送糧草。”

眾人紛紛看去,那韓毒龍身得高**尺,麵如滿月,一身青衣道服,似十七八歲一個健壯道童。

薛惡虎雙孤髻,不苟言笑,方正黑臉,高丈二,壯如熊羆,一身紅袍,束絲條,看不出年紀,也是個道童打扮。

薑尚看罷金柬,大喜道:“喜得二位師侄送糧來助,但不知柬上所言百萬擔糧食何在?”

金柬是道行天尊所書,說知道西岐情況危機,就派門人前來相助,送糧秣百萬,讓二徒先在子牙帳下聽用,自己也隨後就到雲雲。

韓毒龍淡淡一笑,自囊中取一碗口大的玉鬥,裡麵粟穀滿滿,說道:“糧秣儘在鬥中!”

南宮適等眾將伸長脖子去看,見那鬥中約莫裝得有一碗米,紛紛是想笑又不敢笑的模樣。

薑尚也哭笑不得道:“二位師侄,城中丁口百萬之家,你那區區一碗,濟得什麼事。”

哪吒等人都道:“兩位兄弟莫賣關子了,這鬥兒有甚玄妙,能盛糧草百萬擔!”

“哈哈,不是玩笑,師叔譴人拿這鬥隻管往倉裡倒就是,我還隻怕西岐諸倉裝不下哩!”韓毒龍笑道。

薑尚道:“糧草之事,關係重大,還是師侄親去一遭,正顯師侄本事。”

這麼大事,假托他人薑尚著實不放心,萬一拿鬥裡倒不出百萬糧秣,該怪誰呢?

韓毒龍無法,吩咐師弟在此等候,親自端著鬥,一路隨著督糧官出相府。

少傾刻,有督糧官欣喜來報道:“稟丞相,諸位道長,那鬥裡果然源源不斷,儘是糧食,如今三濟倉,六儲倉,防洪倉,太倉皆已經裝滿,還有糧食溢位哩。”

薛惡虎吟詩道:“說我是風不是風,五穀粟栗在鬥中。左邊龍虎龜蛇會,右邊虎壽合和同。”

眾人皆是心喜讚歎,糧食一事解決了,跟那魔家四將耗上多久,都冇問題。

待韓毒龍回來,眾闡教門下,一番見禮。

劉樵也上去道:“久聞王屋洞二位道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道貌不凡!”

“不敢,不敢當“道兄”二字之稱,道者仙風道骨,不知那座名山?”韓毒龍謙虛回道。

薛惡虎則是拱了拱手,卻不多說話。

“貧道子牙公門下劉樵,字玉樞,荒山在洛陽金室山煙霞觀。”劉樵笑道。

“原來如此,道中早聞道兄名聲,也是鼎鼎大名,如雷貫耳,今日見之,果是道骨清奇。”韓毒龍也是一番誇讚。

幾人一番商業互吹,算是結識,有個點頭之交。

不過相比劉樵,韓、薛二人明顯更喜歡哪吒幾兄弟,冇過幾天,幾人已經打的一片火熱。

薑尚每天都早出晚歸,不僅處理軍事,也兼顧城中百姓調度,政事一類。

相府中,各分幾群人,哪吒、木吒、韓毒龍、薛惡虎天天聚在一起,親熱無比,好似無話不談。

金吒雖與哪吒、木吒一胎所出,但性情似乎並不合。也不知是失了法寶,心情不好,還是其它原因,時常獨自一人坐一邊。

劉樵身側,則是武吉端茶倒水,龍鬚虎,以及黃飛虎的小兒子黃天祥。

似乎三代弟子人雖不多,但目前已隱隱分成三股,麵上稱兄道弟,實則疏遠,各玩兒各的。

對於這些真傳對自家的看法,劉樵倒也不在意。

也冇心思跟他們一塊兒勾心鬥角,玩些小孩子過家家,跟誰玩兒,不跟誰玩兒的幼稚遊戲。

每天一有空閒,便靜坐練氣,幾場大戰下來,雖然有所斬獲,鬥戰經驗也在增長,但是法力也耗得極快。

食了三粒仙果,本有三百年法力,南疆一行數番鬥法,還有二百**十年。

如今又是鬥法數遭,好在多是以武藝或神通,不須法力。

唯有幾次危急時分,灑放萬千道兵,這個最是耗費法力,若僅是虛幻道兵,一次不過一道法力(一年)

若含著鬚髮,變化實物道兵萬千,雖然威力大,單個都有降龍伏虎之力,但一次就得十道法力開外。

幾次之後,劉樵現在所餘法力還剩堪堪二百五十餘道。

法力關係煉氣士壽數,超凡之根源,且極難修證。

這也是為什麼哪怕封神殺劫,關乎生死之戰,眾仙家好手不管道術多厲害,一般都是以武藝殺敵。

能動武藝,就絕不用道術。

主要就是道術未成神通前,威力越大,越玄妙,就越耗費法力。

要是天天鬥法,那也不用修仙了,法力增長趕不上消耗,壽儘之日不遠。

所以劉樵那有時間去玩什麼勾心鬥角,或是討好真傳。

一有時間,便是靜坐修行。

不僅僅是法力要修,道術神通更是根本。

之前被混元傘烈焰裹住,要不是劉樵五行遁術業已大成,換一般木吒、金吒等輩,當場估計就得上榜。

除了修行道術法力,劉樵的瑣事還有許多。

編纂《神仙業位圖》不能停,修修改改,描繪神仙模樣,感悟身神法術等等。

好在這個天書有一般奇特,就是寫錯了,一催法力,就能將寫錯的彩墨消去。

倒是可以從容修改編纂,不會弄得滿是黑圈之類。

不然要是給後人看到,劉樵豈不得羞死,還怎麼當一個太史公一般人物。

天天如此,時間不覺倏忽又過數月。

晃眼間,魔家四將圍困西岐已有近一年光景。

時間也來到了帝辛二十二年春。

西岐糧草充足,眾人避戰不出,魔家四將也冇辦法。

期間數次催使大軍猛攻,皆不能下,反倒損兵頗多。

挖地道,鑿城牆,上遊蓄水,皆被劉樵等施法破去,徒勞無功。

薑尚不下令出去迎戰,劉樵也不著急,反正自己主要功績是記錄,做成這一件事,就足矣封個大神了。

倒是哪吒等人閒得久了,又耐不住,覺得自己又行了,天天請戰。

弄得黃飛虎等眾將也是摩拳擦掌,厲兵秣馬,隻等薑尚一聲令下,出城迎敵。

這一日,哪吒,木吒,韓毒龍等人皆齊聚相府,再次請戰。

薑尚一想,就這麼一直避戰也不是辦法,便問道:“大家即言請戰,有何策能破魔家四將法寶?”

哪吒道:“他不過地水火風,雷電黑煙,我等不攜兵馬拖累,有五行遁術,縱然打不過,也能走得。”

隻是這個法子,並不能得到大家讚同。

金吒道:“五行道術,雖然我們人人會遁,但深淺不一,不是人人都有劉道兄的本事,將此道煉至化境。”

單以五行道術的造詣來看,劉樵應該算是三代弟子裡麵的翹楚,代表性人物。

哪吒有風火輪,也能心念即走,但其它人,木吒,韓毒龍,薛惡虎,可冇這個本事。

要是被那烈火黑煙裹住,難逃一死。

哪吒一想也是,便又道:“那便我,金吒哥哥,還有劉道兄,咱們三個去。”

韓毒龍聞言,還以為哪吒看不起自己二人,騰得站起身道:“怎麼說你們三個去,你們會道術,我王屋洞亦有**。”

“是哩,我兄弟在王屋洞修行多年,也不是白給的。”薛惡虎也起身嗡聲道。

哪吒連忙道:“我絕無此意,隻是這陣中凶險,魔家四將法寶厲害,我不知兩位兄弟本領如何,怕你們吃虧!”

韓毒龍這才麵色好些,但也道:“要去襲營,那便都去,不然豈不是我倆不講義氣!”

薛惡虎也道:“是啊,俺也一樣!”

劉樵見哪吒提自己名字,插話道:“依李道友所言,我幾個去了,又能如何,對麵可是千軍萬馬呀。”

誰知道哪吒這小煞星又打什麼鬼主意,想忽悠自己去踩雷,可不能上這個當。

見韓毒龍二人想去,便又補充道:“貧道是個文官,不善鬥戰,去了隻能拖累你們,還是哪吒道友和王屋洞二位道友去吧。”

至於金吒,則一直默然不言,似乎去也可,不去也可。

哪吒道:“劉道友謙虛了,你的本事,大家都知道,莫推辭,要去的話,少不得你。”

木吒這時道:“哪吒,你到底有甚計策,先說說吧,大家也有底。”

“我想劉道友能化身萬千,身外有身,可以先拖住那些凡人兵馬。”哪吒朝劉樵說罷。

又道:“我以混天綾,並二位哥哥三人擋住魔家四將。”

這一下,就給劉樵、木吒、金吒都安排了任務。

劉樵心下暗笑,我拖住凡人兵馬可以,但是不知你李家三兄弟有冇那麼大本事擋住魔家四將。

彆到時候打兩下,又早早溜了,留我一個被那四將圍住。

心下吐槽,麵上則是頷首點頭,不動聲色,一副被哪吒妙計奇策折服的模樣。

倒是那韓毒龍、薛惡虎聞言,又炸炸呼呼道:“哪吒兄弟,你們都有任務,那我們乾什麼!”

哪吒嬉笑道:“你們倆就趁機去那四將營中,尋一尋我的乾坤圈和金吒哥哥的遁龍樁。”

“要是尋到,就趕緊走,要是尋不到遁龍樁乾坤圈,就放一把火,把那魔家四將的糧草營營寨給他點了。”

薛惡虎撓撓頭道:“可是我們冇見過乾坤圈跟遁龍樁,不知道那個纔是啊。”

哪吒擺手道:“這個簡單,這二寶樣貌各有特點,我一說,你們去了看見,就能找到。”

韓毒龍、薛惡虎聞言,皆道:“那如此就好,這個不難。”

木吒、金吒也道:“若按哪吒所言,縱然取不回法寶,或不能建功,咱們俱有五行遁術,也能從容撤走。”

“是啊,我就說咱們幾個去就是,不帶兵馬,這多方便。”哪吒自得說道。

眾人皆轉頭看向劉樵道:“劉道兄,不知有無異議?”

“哈哈,你們謀劃周全就好,貧道依言便是,冇什麼說的。”

眾人聞言,皆是一喜,然而劉樵撚著須,話鋒一轉道:“隻是還得我師父同意。”

眾人又朝上首一直默然的薑尚拜道:“師叔以為如何!”

薑尚頷首道:“哪吒此策甚是周全,我也無異議,隻是…”

“師叔,隻是什麼?”哪吒急問道。

劉樵接話道:“隻是那混元珍珠傘,正著晃一晃,發水火風雷,反著轉一轉,就能閉法禁,收仙家之法寶…”

言罷,撚鬚幽幽道:“哪吒道友,不知你的混天綾,木吒道友的吳鉤劍,能不能抵得住…”

哪吒聞言,如同一瓢冷水澆頭,霎時滅了激情。

鬱悶坐下道:“是啊,要是冇了法寶,我等隻有逃遁之功,冇有還手之力。”

劉樵還有些話冇好說出來,免得落了哪吒麵子。

兵戈凶險,神仙鬥法,更是牽扯生死,在座諸位,那個不是洞中苦熬之功,要是一招失手喪命,豈不可惜!

貿然出去,丟了法寶事小,那魔家四將的法寶不是開玩笑,攪動乾坤,塵迷世界,陷進去容易,逃出來可不簡單。

薛惡虎冇見過那魔家四將神威,不服氣道:“說破天去,也不過四個左道罷了,真有劉道兄說那麼厲害?”

不待劉樵說話,金吒便苦笑道:“真有,劉道兄還是說得簡單,那天我們好懸都冇走出來。”

木吒也有些悻悻道:“是啊,虧得哪吒拚死用混天綾戳破了乾坤,開一條生路,不然遭那地水火風一裹,羅天神仙也難活命。”

羅天神仙,即玉虛十二仙首那個層次,三花聚頂五氣朝元。

因為在三十三天,大羅天上開辟仙府,所以叫做羅天仙聖,或大羅天神仙。

羅天神仙陷進去也難活命,這話或許有些誇張,但也足矣證明那魔家四將的寶貝,確實不凡。

韓毒龍、薛惡虎見眾人神色如此鄭重,心下也是慎重幾分,不再多言說風涼話。

場中氣氛一時沉寂,薑尚也沉思不語。

哪吒見此,不禁焦躁道:“難道就一直這般耗下去?”

薑尚聞言,更是苦惱了,下首眾人也是相顧無言。

“還得等待高人,那魔家四將本事平平,全仗法寶逞威而已。”劉樵搖搖頭。

金吒也道:“不說破了其全部法寶,隻要破了那能收法寶的混元珍珠傘,四將皆不足為懼也!”

眾人皆是認同點頭,其它的青雲劍,琵琶、花狐貂雖然厲害,但終究有法可擋。

唯有那個混元珍珠傘,放出來照定乾坤,虛空陰陽皆禁錮在其傘中,直接能把人法寶閉了法禁收走。

在劉樵看來,這法寶簡直比那什麼落寶金錢還不講道理。

落寶金錢好歹還有次數限製,這個混元珍珠傘一張,萬裡乾坤須臾轉動,可以無數次施展。

而且還無視法寶禁製。

據金吒所言,那遁龍樁是文殊天尊鎮洞至寶,七十二重禁製圓滿,材質分屬先天。

而且金吒也已經祭煉如意,能隨心變化,竟然也被那混元珍珠傘須臾收走,足見這寶貝的厲害詭異之處。

------題外話------

求月票啊,差一點點就二千了,月底最後兩天了,沖沖衝!!!啊,把月票乾到兩千去啊,彆讓隔壁禿驢笑話貧道!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