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仙俠 > 貧道應個劫 > 一三六章 元靈禁法

貧道應個劫 一三六章 元靈禁法

作者:黃筆鶴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6-05 16:39:23

秘術煉成,劉樵也無心在野外耽擱,收了眾力士天神,搖身一晃,化虹騰起。

“這一次出來共用十七天,秘術已竟全功,但唯有坐騎,不曾尋見…”劉樵心下道。

山川水澤中,有不少妖氣隱伏,但這類的,多是狐、獾、鼠、蛇一類,或水裡魚蝦成精。

雖有道行,但不適合收為坐騎。

畢竟人家神仙出場,都是騎龍跨虎,自己總不能騎狐狸,或禦魚蝦吧!

凡牲畜、飛禽走獸開靈,最易者,便是狐狸、黃鼬、鼠、蛇小獸一類。

而虎、豹、彪、熊一般極難開靈,但一開靈,就極為厲害,幾乎是魔王妖仙一般。

遁光剛出隴山,到那天上山路過的村莊上空,忽驚聞幾聲慘叫。

“啊…”

“吼!!!”一聲虎嘯,震徹山嶽,衝破雲霄。

劉樵按下遁光,朝下看去,便見那日招待自己的瘸腿老漢被一頭吊睛白額的黃虎,按在腳下。

那虎不曾咬他,隻是用爪摁住,用粗糙的舌頭舔了老漢臉頰一下,“刺啦”舔下一層皮去。

老漢已經絕望,卻死死把孫兒護在身下。

“吼…”

正在這時,那丈來長的老虎低鳴幾聲。

隨即老漢隻覺身上一鬆,便見那虎鬆開利爪,縮伏退開,不停發出低吼。

在一看,老漢驚愕道:“這不是幻覺吧,真有神人!”

卻見一金甲神人,藍臉靛發,伸出二指,摁在鬥大的虎頭上,那老虎便被壓伏在地,渾身筋肉緊繃,卻動彈不得。

方纔還威風凜凜的大蟲,這會兒卻驚恐極了,好似被擼著毛的家貓一般。

“爺爺…”被護在底下的孫兒嚇得哭泣道,那老漢這才驚醒。

忽而胳膊被一隻有力的大手攙住,將自己扶起來,老漢連忙轉頭看去,卻是那天來那個道人。

“道…道長!這神人可是你請來的!”老漢有些驚魂未定,顫巍巍問道。

劉樵頷首笑道:“不是都說了嘛,貧道在金室山劉祖師座下學道,煉成降龍伏虎的本事哩!”

卻原來劉樵見情況危急,連忙喚一尊身神,魯雄出場,一出手就二指將虎伏住。

“多謝道長!”

“好神通啊…”

這時四下裡,攛出四五個村人,躲在一邊道。

那老漢扯過孫兒,就要跪下,劉樵一把攙住道:“按說虎無傷人意,怎麼會下山傷人。”

一般老虎是不敢下山吃人的,除非人入山落單,且老虎還很餓的情況下。

老漢道:“這大蟲許是餓極了,要吃三孃家的牛,大家都去驅趕,惹毛了它,所以發威,連撲倒了幾人,老漢也遭無妄之災…”

劉樵轉頭看去,果然不遠處,那天搭話那婦人門前倒了一頭老黃牛,渾身幾個窟窿飆血,但也還未死。

那婦人還有四五個青壯,手上弄的竹竿、草耙,畏畏縮縮站在遠處觀看。

“人無事就好…”劉樵環顧,倒冇見著不咬死的人,隻有幾個帶傷掛彩的,也無大礙。

又轉頭去看那虎,吊睛白額,頭有鬥大,同體黃斑斕,身長過丈,不下三四百斤重,皮毛光亮,呲牙咧嘴。

雖然也是威武,可惜不曾開靈,依舊是懵懂蠢物。

“諸位,既然都無事,這大蟲貧道就帶走了…”劉樵朝四下村人道。

那些村人皆是驚魂未定道:“多謝道長!伏此惡畜!”

劉樵也不多說,一拂袖,身神多聞天王發動,一張混元傘,霎時間,平地風起,石走沙飛。

一股黑風,捲了那虎,連同劉樵身影,須臾在眾人麵前消失不見。

“這怕不是道人,這是仙人啊!”那瘸腿老漢,恍如夢中道。

四下眾人逃得一命,更喜得牲畜皆無事,紛紛叩首拜謝道:“謝神仙救命之恩!”

“爺爺,我長大了,要去金室山尋那劉祖師,學來這般**!”那光屁股小孩兒見爺爺臉上傷,帶著眼淚哭泣道。

瘸腿老漢欣慰道:“仙人難尋,更是難覓,二郎有此心,誌堅不移,或可成功…”

“嗯!”二郎重重點頭道。

眾村人也道:“我們能活命無事,全是仙人之功,也虧得候大伯結了善緣,趙二郎日後若去學仙,我眾鄰裡叔伯一定資助。”

說來這二郎家世,倒也有趣,其無父母,是這老漢旁家以前有個大戶姓趙,種的瓜藤,順著牆長到侯老漢家。

四年前,農曆七月初八,藤上瓜熟蒂落,卻誕下個光溜溜小兒,侯老漢一生無子,也不敢與人說,隻說是嫁入巴中女兒生的小外孫。

又怕外人問起,所以就給這小兒姓趙,大字趙候,小字二郎。

……

卻說劉樵,仗多聞天王妙術,縱一陣風捲起那虎,離地數丈,須臾徑過十餘裡,落在一小山坡上。

也是天王還未歸真,所以身神也借不來太多神威,隻能這般離地三五丈,卷陣風一去十餘裡。

“雖然你還未開靈,但貧道少個坐騎,也懶得四處去尋,就拿你將就著用吧…”

“呼呼…”黃斑虎眼含暴戾,低聲咆哮不已。

但被身神伏住,根本動彈不得,劉樵走上前去,笑道:“你這大蟲,有福了!”

言罷,不管那黃斑虎掙紮,撚州施法,咬破指尖,給它鬥大的額頭上畫下符印。

一陣元靈真言過後,符印消隱,落入那虎矇昧的元靈中。

“收…”劉樵一聲喝令,伏住斑斕虎的神人化流光返回身中。

“吼!!”那黃斑虎失去神人壓伏,瞬間蹦起,縱起身,惡狠狠朝劉樵撲咬而來。

血盆大口,腥風陣陣,著實駭人,若一般人,見這氣勢,都嚇得魂飛魄散,戰戰兢兢待死。

劉樵卻不慌不忙,將身一晃,化虹閃過,騰在空中,頌元靈真言,喝聲:“禁!”

元靈真法,禁字咒發作,那虎一聲哀鳴,跌落在地,頓失威風,筋骨酥軟,隻能匍匐在地。

如同被打了麻醉針,連動彈的力都冇有。

“哈哈…”劉樵笑一聲,按下遁光,落在那虎背上。

這虎正值壯年,筋肉結實,隻是騎虎,確實有點硌腿。

劉樵收了法咒,一拍虎頭,道:“走!”

“吼!”不料這虎未生智慧,是個暴戾的野物,一鬆束縛,轉過頭就咬劉樵。

劉樵連忙縮腿躲避,黃斑虎一縱而起,抬起前足,“撲通”一下,劉樵一時不防,直接被掀下虎背。

“呼!”麵前腥風陣陣,那虎掀翻劉樵,便惡狠狠撲咬而來。

虧得劉樵五遁超絕,連忙一掐遁決,落地一滾,即化虹騰上高空,險險避過。

那虎見咬不上劉樵,即驚且怒,咆哮兩聲,鑽入草叢,就要往山裡跑。

“定!”劉樵心下微惱,差點就變成第一個被坐騎咬死的神仙了,急念定字咒。

這《三三元靈符禁》禁、定、絕三篇咒語,每篇咒術,又各有三種用法。

此時用定字咒,那虎動彈不得,如同被施了定身法。

劉樵又轉換咒語,定住這虎心中暴戾、凶惡、驚慌之念。

“終究凡物,反而不知害怕,不必開靈之走獸,知道利害,反而好溝通…”劉樵心下歎道。

所謂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這大蟲若開了靈,哪怕如那蜈蚣一般,僅僅隻有一點靈性。

也當知眼前的人惹不起,反抗也無效,隻能乖乖俯首,既然抵抗不了,就順從享受。

甚至以後把仙人服侍高興,賜下一二仙術,也不枉得道一場。

但這頭冇開智慧的黃斑虎,卻不知什麼仙人不仙人的,它也冇有這個概念。

反而就不知道害怕,哪怕驚是本能中的恐懼,但也得咬一口。

因為在這蠢物的虎生裡,不管什麼東西,隻要自己咬他一口,自己心裡就不害怕了,越慌,越想咬一口平息驚慌。

劉樵眼神一狠,幽幽道:“這孽畜,還是得給專業的人調教一番…”

言罷,解了那虎身上定字咒,扯根鬚發,嚼碎吐出,變化十餘個天神。

各持套索,皮鞭,棍棒,鉗子,勾叉,凶惡的朝那黃斑虎而去。

……

次日,西岐城郊,綠柳成蔭的小道上,路上行人皆驚慌退避,指指點點。

卻見夕陽下,一個道人,紮破巾,黃布袍,衣衫襤褸,騎著一頭猛獸,歪歪扭扭朝西岐而來。

“好一頭大蟲…”一個挑棗的小販驚訝道。

旁邊挎筐的老叟也道:“小聲點,最近神仙頻繁入世,瞧這人衣裳破爛,卻道貌不凡,騎龍跨虎,必是神仙!”

“不是神仙,也是異人了…”另一位粗麻衣漢子讚同道。

一路上,排隊進出城的行人紛紛退避,遠遠觀看。

那吊睛白額猛虎渾身傷痕,卻難掩凶象,一路上惡狠狠看著路上行人,似欲擇人而噬,卻又有些畏懼背上道人。

道人衣衫破爛,斜坐虎背,口中唸唸有詞似在頌經,身背寶劍,臂上還搭杆禿了毛的拂塵。

與跨下猛虎,形成一道靚麗風景線。

卻正是劉樵,此時被人沿路觀看,也不覺驚慌,反正騎這虎走了上百裡,它已經習慣了。

這虎原來是非常不服的,但被劉樵喚出身神、天兵,一頓鞭打調教之後,這虎就乖多了。

它雖然蠢惡,也冇多少智慧,但還是知道害怕的。

經過天兵天將一頓教育,將它虎生多年積累的荒野習性強行糾正,它終於知道規矩了。

兩天下來,這虎時服是叛,但凡不聽話,就是天兵一頓毒打,若是聽話,就是肉脯,這惡虎終於臣服,變成劉樵想要的樣子。

進城時,那些守城兵士認得劉樵,雖然驚訝,但也紛紛上前稱讚道:“道長好神通,這一趟出去,降服猛虎,真真厲害!”

劉樵擺擺手,一路進城中,怕擾民,也不往人多的鬨市走,走小巷一路回了相府。

有僮仆連忙上前,他們這些時日見多了仙人坐騎,雖驚卻也不慌,反而欲要幫劉樵刷洗坐騎。

劉樵道:“這孽畜凶悍的緊,若我不在,它便要食人,你們牽不得。”

幾個僮撲也不多說,相府管家上前道:“劉老爺還有什麼吩咐?”

“你們去找根鐵鏈,將這孽障拴住,再去坊中打副鞍轡。”劉樵吩咐道

隨即又道:“錢從我師父帳上支,他老人家不差錢…”

那管家答應一聲,立即著人去辦,少頃,府中有仆人送來茶杯粗的鐵鏈、麻繩。

劉樵將那虎穿了鼻子,挽了韁,緊緊捆在一根銅柱上。

“吼!!”那黃斑虎突然朝旁邊一聲低吼,似要立威。

旁邊一根銅柱上,栓著黃天化坐騎,玉麒麟。

玉麒麟理也不理,撇了黃斑虎一眼,高傲的仰過頭去。

黃斑虎大怒,縱身去咬那玉麒麟,“嘩啦”一聲響,卻是被鐵鏈鎖住,根本咬不到。

“呼哧”玉麒麟鼻孔噴兩白氣,見那虎被套住,撲不過來,得意的打了個響鼻。

劉樵朝四周仆人道:“這虎方降服,凶頑未改,你們可得小心些,若有變故,就來尋我…”

四下養馬、鍘草,刷洗坐騎的數十僮仆俱都點頭道:“我等曉得,老爺放心就是。”

劉樵不再多說,負手徑自回了相府,衣服袖子,都是路上那黃斑虎咬爛的,打算先去換了衣袍,拜見師父。

方一進院中,便聞人聲鼎沸,相府數百丈寬的演武場中,哪吒、楊戩等人都在,場上眾人正在較量武藝。

“劉道兄,你去練法,事成了也未?”楊戩走上來問道。

“當然成了,哈哈,你們可好生瀟灑呀…”劉樵笑道。

場中,薛惡虎、韓毒龍,正與金吒、木吒較量武藝,四人皆持木劍,也不施展法術,隻憑武藝比鬥。

哪吒、黃天化等人在一旁觀看,時不時叫好。

“閒來無事,我等便來較量武藝,比鬥耍子…”金吒停下手上劍,也過來道。

劉樵撚鬚道:“比武爭勝,是凡人技藝,非仙家護身手段…”

“哦!劉道兄意思是…”木吒等人紛紛過來道。

劉樵笑而不語,擺擺手道:“我先去換身衣服…”

言罷,高個罪,徑自回房中去了。

哪吒百無聊賴道:“不比武藝,比什麼,難道跟師父他們一樣,動輒坐而論道?”

眾人皆是大笑,楊戩卻道:“劉道兄是說,比武咱們較量不出道行高下,若要較量,還得比試神通道術…”

哪吒眼睛一亮,興奮道:“這個我讚成,用木劍打來打去,有甚意思,看看大家神通如何,大家以後上陣,心裡也有底!”

仙家中人,手握利器,殺心自起,眾人深山苦修,皆自持手段不弱於人,聞聽此言,皆有些躍躍欲試。

木吒訥訥道:“可是鬥起法來,刀槍無眼,道術難免不能控製毫末,傷著師兄弟,擦著凡人,也是不好。”

韓毒龍、薛惡虎一拍腰間葫蘆,大咧咧道:“我們兄弟帶了師父兩葫蘆仙丹。”

------題外話------

最近更新有點晚,大家見諒哈,晚上應該還有一章。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