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仙俠 > 貧道應個劫 > 一四六章 雷門十聖

貧道應個劫 一四六章 雷門十聖

作者:黃筆鶴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6-12 16:14:58

且說聞太師在白鹿島等候許久,索性尋個山坡,倚鬆靠石歇息。

少頃,正南一朵仙氣飄飄,五斑豹上坐一人。

魚尾金冠,大紅八卦袍服,腰束絲絛,腳登雲履,背一包袱,鞍上掛寶劍二口,騎五斑豹飛雲摯電而來。

卻正是去白雲煉法的金光聖母到了。

金光聖母頓住五斑豹,不見其餘眾人,隻見一紅袍三目的老道倚在鬆石之下。

撚指一算,便知根底,金光聖母渡霧過去,喊道:“聞兄,你怎麼不跟九位道友一起先去?”

聞仲轉頭看去,見是金光聖母,連忙起身道:“九位老兄先去,說金光道友你少頃便至,讓我在此等你呢。”

“吾的陣圖業已煉就了,事不宜遲,聞兄速領吾往西岐,趕上九位道友!”

聞仲大喜,翻身攀上墨麒麟,二人一齊朝西岐而去。

這倆個皆仙家之術,跨虎乘龍,千裡水路,萬裡雲程隻在須臾之間。

霎時便至西岐,便見吉立已領大軍重新圍上西岐。

金光聖母與太師到了行營之外,吉立領眾將迎接,上中軍帳內,與眾道人相見。

商軍又在西岐城外紮穩大營之後,聞太師與十天君升帳,共議破西岐之策。

帥帳中,聞仲坐中首,朝眾仙道:“諸位道友,西岐薑尚等人,乃傍門左道之士,其中尤以楊戩、劉樵、哪吒三人,貫會使妖法幻術…”

見十天君皆聽得頷首,聞仲又道:“我數次發兵,不敵這幾人聯手,薑尚又詭計多端,行軍不講德行,偷襲於我,遂敗於其手…”

“哈哈…”眾天君聞言,皆搖頭失笑道:“聞兄啊,你早該來請我們嘛,現在不就是我們人多了?”

董天君大笑道:“若比人多,我截教上萬仙家,各有異術,怕他闡教怎的!”

聞仲也是輕笑,便又道:“既如此,明日我們便擺開陣勢,三軍齊上,論兵將西岐不及吾,論仙家異士,西岐也不及我,便可一戰而勝之。”

袁天君坐於左側上首,捋須道:“吾聞薑尚乃崑崙門下?”

“原先是崑崙闡教,玉虛宮中客,但道術平平,全仗一杆神鞭罷了。”聞太師頷首道,不過語氣輕蔑。

雖然數次敗於薑尚之手,但聞仲對於薑尚的本事,還是嗤之以鼻。

袁天君淡淡道:“想二教皈依,總是一理,如今紅塵殺伐,吾等不必動此念頭,應先於他鬥智,方顯兩教玄妙,若倚勇鬥狠,非吾道門所為…”

聞太師想想也是,便點頭道:“道兄之言甚是。”

次日,十位天君當先做法,不一二時辰,在城外,擺下十陣,謂聞仲道:“道兄可請薑尚出城,我們有話問他!”

聞仲自無不可,一聲鼓響,三軍紮陣出營,十位道人各跨異獸,列於陣前。

早有差官報入相府,闡教眾人正自議事,差官報道:“稟丞相,太師列陣於城下,有十位道人,坐名請丞相出城會見。”

因為西岐冇有明下檄文反商,曆法律令皆尊商廷,所以西岐官將依舊稱呼聞仲為“太師”,稱商軍為“朝廷兵馬”

薑尚還冇答話,劉樵便首先出班,躬身道:“稟丞相,末將以為,朝廷之兵必仗左道之士,又來犯境,不必與之照麵。”

薑尚啞然失笑道:“不照麵,如何退敵,吾徒莫非昏了?”

“丞相!為帥者,穩坐中軍便是,指揮諸部將校,前鋒自有我輩爭殺…”劉樵卻肅然道。

冇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還朝四周眾將、仙家使個眼色。

闡教眾人雖然不知這次劉樵到底搞什麼鬼,但之前便早有商量,此時不出去附議,豈不惹人笑話。

所以猶疑片刻,哪吒率先出班道:“末將以為軍師所言甚是,請丞相穩坐中軍!”

“末將附議!”楊戩一撩袖袍,拱手出班。

不僅闡教眾仙,連同著黃飛虎、南宮適等將見此,也紛紛領頭道:“末將附議!”

一時間,殿中數百人烏壓壓一片,皆是附議之聲。

薑尚卻是臉一黑,沉聲道:“你們這是作甚?”

“聯手逼迫老夫麼?”

終究還是冇把“逼宮”二字說出,但性質卻是差不多。

“末將等,不敢!”眾人連忙躬身請罪道。

“都退下吧!”

“師父!”劉樵抬頭望向薑尚,眼含勸誡之意。

“嗯!”

“是…”劉樵見此,也不再多說,退回班中。

眾將也隻好各自退回班中,總不能真去逼迫丞相,把丞相“架空”吧。

薑尚捋須道:“兩教總是一理,俱是道門,若紅塵殺伐,連麵都都不敢見,豈是道門風骨?”

又道:“再者說,我保西岐,乃上天垂象,難免有災有厄,此為尋常,但即是有福之主,必能佑我渡過。

若真有絕死之難,爾等皆道術中人,當知劫數臨身,躲避不出,便能避過麼?”

眾人聞言,皆不作聲,劉樵也不知該怎麼勸了。

具體十天君中那一位做的法,劉樵不記得了。

具體是什麼咒術,如何咒薑尚的,劉樵也記不清。

或許如薑尚所言,就算不出陣,真該有這災難,憑十天君的手段,隔空不見,也能念名咒人。

再聽薑尚言語,顯然對自己處境極為清楚,知道輔佐聖主,革命人王天子,星煞罩身,難免有災厄降臨。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這一點,薑尚十分清楚。

薑尚言罷,見眾人不作聲,劉樵亦垂首不語,便一擺手,下令道:“擂鼓,擺五方隊伍,隨吾出城。”

“尊丞相令!”眾將轟然應諾。

“咚…咚咚…”城樓上,夔牛鼓響如雷震,似天崩,朝廷軍中,亦有鼓聲相對,勢如地塌。

西岐城門洞開,層層甲兵,刀槍並舉,戈矛如林。

薑尚跨四不相,左右劉樵、哪吒,各騎猛虎,催風火輪。

左邊楊戩、雷震子、右廂金木二吒,各領黃飛虎、南宮適,辛免、辛甲等將。

後麵韓毒龍,薛惡虎,武吉,領戰車六十乘,片片旌旗遮天,氣勢森嚴。

此即為五方隊伍,左刀牌,右櫓盾,前戈矛,後車騎,中弩弓。

對麵,也是一般行伍,兩軍相隔百餘步,十餘位道人打扮,各跨異獸,跨虎乘龍,仙光氤氳,列於陣前,兩方對峙。

秦天君首先出陣,乘鹿出列,稽首道:“何人是薑尚?”

“薑子牙請了!”薑尚麵無表情,騎四不相出陣。

劉樵、哪吒緊護其左右,以防十天君突然暴起傷人。

見秦天君打量自己,薑尚問道:“道兄那座名山,何處洞府,指名見子牙,有何指教?”

“貧道金鼇島煉氣士秦完,指教麼…”秦天君沉吟片刻。

想了個理由,道:“汝等崑崙門客,吾輩截教中人,總是道門,為何你們倚道術精巧,人多勢眾,欺辱吾教?甚非道家體麵。”

薑尚不解道:“道兄這話怎麼說,什麼叫欺辱貴教?”

“你將九龍島四人誅戮,又合攻我道友聞仲,還深侮吾教道術!我等今日下山,便是與你闡教見個雌雄。”

秦天君說罷,又道:“也不持勇,我知汝等皆非凡夫,持強鬥狠,終非仙家體麵…”

二人長篇大論,不必過多贅述,大意就是大家都非凡人,不必鬥什麼兵馬,免得傷及無辜。

所以擺了十方陣法,你們闡教若是破了陣,我們就服輸,退避三舍。

若破不了,就倒戈卸甲,以禮來降,莫談造反亂國之事。

約莫又講了一柱香功夫,劉樵見二人越聊越開心,冇有半點火藥味。

秦天君笑意盈盈,薑尚捋須大論,就差談玄論道,八拜為交了,看得劉樵目瞪口呆。

連忙在一旁扯扯薑尚衣袖,小聲道:“師父,再談下去,三軍都站不住了,趕緊答應他,看他有甚手段,我等好從容應對…”

薑尚點點頭,朝秦天君拱手道:“道兄即有此意,薑尚豈敢違命!”

秦天君這才意猶未儘的抱拳一禮,打馬回陣。

西岐眾將士便在城下歇息,對麵商軍亦紮蘆棚,或尋樹蔭歇息。

不多時,對麵十道人做起法來,隻見得煙塵滾滾,又有霹靂雷霆之聲。

好似天崩地裂,但煙霧瀰漫,看不真切,隻隱隱見得還有黃巾力士穿梭,有斧鑿之聲。

“劉師兄,你說這些截教左道搞什麼鬼…”烈日下,黃天化靠著玉麒麟,百無聊賴道。

劉樵一直看著對麵,聞言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即說是設陣,這多半是在改造天地形勢,架設陣圖。”

一眾闡教皆目露好奇之色,相比截教,闡教很少有這類陣圖之法。

兩教雖然同出一門,但玄妙道理,各有差彆。

截教主張萬事主動迎上,三千弱水,飲其一瓢,萬千大勢,截關鍵一點。

三老爺認為所有東西在精不再多,人的精力有限,人有窮儘,道無窮儘,所以隻操縱關鍵一處便好,一處煉好,一竅通時,百竅皆通。

如同槓桿原理一樣,隻把控細微一點,以落子撬動天下,操縱大勢。

所以擅長煉就陣圖,籍天時、地利,人和,臨敵取勝,或仗之渡劫擋災。

如果冇有天時、地利,截教也能借陣圖或是各種手段改變,冇有就創造天時、地利,始終穩站有利一方。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西岐城外十餘裡處,佈下十方大陣,每陣相隔數裡。

每陣前,各有門樓法牌,上書陣名,陣中以各色符幡、經幢遮蔽,占地約莫畝許。

隻能見得彩氣飄飄,極為炫目,卻看不清其中玄妙。

十天君又各自在陣中操演法陣,或擊掌心雷,或灑紅砂,撚法水,弄得聲勢滔天,旱雷陣陣,如同地裂天崩。

試演無誤之後,十天君又回西岐陣前,依舊是秦完過來,朝薑尚道:“子牙,貧道十陣圖已完,請公細玩。”

看看,經過之前兩人一番扯皮,連稱呼都從“薑尚”上升到“子牙公”。

這些截教中人,四聖、十天君都是極為爽利的豪傑。

若非戰上相見,要論生死,闡教兩教相遇,或許都是不錯的道友,隻是時勢所逼,情非得已。

薑尚回道:“道兄帶路!”

隨即領劉樵、黃天化,哪吒、楊戩、雷震子前去觀陣。

聞太師與餘下九位道人在轅門細看,薑尚領來五人,一個跨坐黃斑惡虎,背寶劍,舞拂塵,道貌非凡,乃劉樵。

一個站在風火輪上,提火尖槍,乃哪吒,玉麒麟上是黃天化,雷震子猙獰異相。

還有一個道炁昂然的青年,乃是楊戩。

聞太師指這五人,一一與九位天君說明他們手段。

九位天君看這幾人,紛紛道:“果然不同一般,不是聖神降凡塵,便是名山清高士,功行俱不在百年之內,難怪聞兄鬥不過。”

劉樵也在打量這九人,除了秦天君,這餘下九個,雖然身著道袍玉冠,拂塵、寶劍,仙風道骨。

但麵相都凶惡,臉分青、紅、白、黑、赤、玄,不像凡人,或獠牙上下,或豹目蛇睛,還有碧眼方瞳者。

個個衣袖飄飛,跨虎乘龍,氣象非凡,道行無形之物,看不出高下,僅猜測,應該都是元神有成之士。

用法眼觀其光炁,隻覺氤氳一片,也看不真切,不知是不是人身得道,但估計法力至少都在五百年以上。

劉樵麵上不動聲色,心下卻頗為謹慎,一手捧拂塵,一手縮於袖中,時刻掐定五行遁決。

打算一有不妙,就先化虹而走。

至於薑尚,他命中註定之人,肯定不會有事。

正想著,眾人已經走到十絕陣外,便見十台門樓,綿延數十裡。

正要進陣,楊戩朝秦天君道:“我等看陣,不可以暗兵、暗寶傷我師叔,此非大丈夫所為!”

秦完輕笑道:“叫你等早上死,不敢午時亡,豈有用暗寶傷你之理?”

言下之意,從你們過來這一刻,已經落入我手,想要你死,隨時可以捏死你們,哪裡用得著下什麼黒手,簡直笑話。

哪吒嗤笑道:“口說無憑罷了,我進去一見便知,道者可莫說大話!”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