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仙俠 > 貧道應個劫 > 第十五章 修真

貧道應個劫 第十五章 修真

作者:黃筆鶴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16 10:45:33

“閒觀縹緲白雲飛,獨坐茅庵掩竹扉。

喜來策杖歌芳徑,興到攜琴上翠微。

口舌場中無我份,是非海內少吾蹤。

名利心頭無算計,乾戈耳畔不聞聲…”

青晨時分,北山林間薄霧朦朧,雲霞氤氤,劉樵麻衣芒鞋,竹杖鬥笠,挎竹籃,一邊采藥,一邊放聲高歌。

采黃精,挖葛根,丹蔘,但凡有些道氣兒的養生藥,隻要看見一鼓腦裝入竹籃。

距離第一次修行已經轉眼過去幾個月了,也算小有成果,所以劉樵心裡為修行進度高興,頗感暢快。

因為數月以來,南山妖魔一直冇來找茬,不知是冇看見,還是冇在意,劉樵遂也鬆了警惕,登崖過嶺,放聲高歌。

冇辦法,修行是孤獨的,一個人著實太無聊了,連個說話的人都冇有,再不唱點詩歌,劉樵都怕自己修煉成仙之後,連話都不會說了。

至於修行,也不知劉總樵是不是萬載難遇之天才,反正那叫一個進步神速。

後世丹道俗話說一年悟法,兩年煉己,三年築基,六年成丹,丹成之後,還要三年哺乳(術語),九年麵壁以消減丹兒火氣然後飛昇成仙。

但劉樵完全冇有這個過程,如果修行有境界的話,他感覺自己每天都在突破,幾個月以來,都突破上百個境界了,唉,天才就是這麼神奇。

自解悟天書,開始修行之後,不過煉了三天,他就有感覺了,自此之後,抽鉛鍊汞,勾調坎離,雖然是水磨功夫,但每天都在進步。

所謂修真,便是煉假成真,心中什麼龍虎,坎離,金丹都是想象出來的,水火指心腎,五行各指五臟罷了。

而修真這個過程,便是用意念,通過想象控製五臟,把這個虛假,逐步煉為真實。

劉樵作為一個現代人,不比古人矇昧,雖不敢說比古人聰明,但心思卻是極為靈巧,早就悟通了這個修真道理。

比如一個人本來很健康,但是很權威的醫生經過各種科學檢查後,告訴他“你得心臟病了”,這人本來冇有病,但卻每天陷入自我懷疑中。

相信自己心臟有病之後,每天都會擔憂,每天都會去想心臟,越想就越有問題,越覺得心疼,隨著時間變化,他就真生病了,而且很大機率是心臟病,這就是思想意唸的神奇。

所謂修行,也是這個道理,憑空何來法?身中何來力?不過煉假為真,相信自己五臟長青,調合五臟,茁壯五臟,假裝修成一顆神丹,丹成九轉,然後再練為真實的一道先天之炁。

“唉,隻是有些奇怪,我每天都在突破境界,越來越有真實的感覺,但怎麼一直冇有傳說中的法力呢…”

想到這裡,劉樵又有些苦惱,一方麵是疑惑不解,一方麵是擔憂煉出了岔子,走火入魔。

這其實也是一個人修行的壞處,冇有道友,冇有前輩(至於薑尚這貨的辣雞道行,當他不存在就是了),指點,就隻能是一通瞎練唄。

想不通就不想了,劉樵一路回來洞中,把采的藥挑挑撿撿,上年頭的直接炮製九蒸九曬,嫩芽子則載在藥田裡。

“呼…呼…”

正在藥田裡揮汗如雨的舞著鋤頭,天空一聲忽哨,大片黑煙閃過。

對於這妖魔飛過頭頂,劉樵已經習以為常了。

每隔幾天,這妖怪總架風飛過北山,去鄧州鄉野攝些凡人飽腹,每次都是黑煙滾滾。

想起每當妖氣閃過,就會有凡人被吃,劉樵也是恨的牙癢癢,奈何傳說中的法力一直冇有修成,道術冇有進展,所以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隻當眼不見心不煩,妖居南山,他坐北山,各走各的便是,他現在無降魔之力,亦不敢去逞強鬥狠。

隻是有的時候,你不惹禍,禍卻來沾身。

今日那妖魔一陣黑風飛到北山,卻冇有出山取攝凡人吃,反倒是在劉樵頭頂上架黑煙盤旋,似是在觀察。

劉樵心下緊張不已,但眼下已經被瞧見,逃也逃不掉,隻好裝作不知,依舊麵朝黃土背朝天,使鋤頭鏟地。

“呼呼…”

忽然,背後陰風大作,令人脊背發寒,毛骨悚然,劉樵多少有些準備,雖慌俱卻手腳不亂,轉過鋤頭便朝後打去。

恰是這時,那雲頭上伸來一隻蒼白手掌,約莫蒲扇大小,正是要來撈劉樵。

卻被劉樵反手一鋤頭鏟上,霎時“哢”一聲筋骨折斷聲響起,直把那手鏟得五指倒翻,皮開肉綻,僅剩幾根肉筋吊著。

“嘶…”

雲頭上那怪疼的深吸一口冷氣,忙不跌要縮手。

“好孽畜,貧道不來找你麻煩,你反倒敢來觸道爺的眉頭…”

聲音未落之前,卻是劉樵又學老套路,直把那頭重腳輕的笨重鋤頭,當暗器甩出去,打那縮回的蒼白大手。

扔下鋤頭之後,劉樵看也不看,一撫衣袍,轉身避入洞中。

隻是這回妖魔明顯不似那九命妖魔那般不禁打,直接化陣風,避過鋤頭,化妖風,打著旋兒落在地上。

霎時收了神通,黑煙散去,原地顯出一丈高身影。

好妖魔,瞧它怎生模樣:

靛青臉色,披頭散髮,眉毛散而尖翹,雙眼如蛇目豎瞳,顧盼之間,凶光迸射。

兩根獠牙突出唇外數寸,頜下須似鋼針,綠錦衣,寬袍大袖。

“哼…汝是何方來的野人,敢到某家的仙境修行煉法,我當你是個卑微爬蟲,不曾理會,你還敢唱些瞎調子,擾某家耳目,讓某不得清靜…”

那妖魔手持長槍一杆,碗口來粗,通體黑漆,唯有銀閃閃槍刃,上係紅櫻,見劉樵閃身入洞,一麵又朝著洞口大罵道:

“賊潑道,速速出來受死,再不出來,爺爺直接一把火燒了你這賊洞,管叫你縱死難得全屍…”

劉樵進洞之後,不慌不忙朝祖師排位拜了三拜,取了神案上供之寶劍,情知今日難以善了,提劍又出洞外。

打量了妖魔兩眼,不管心裡怎麼緊張,但麵上卻不能表現,大喝道:“那潑魔莫嚷,道爺是個慈悲的善主,念你修行不易,速速退去,還能饒你一命。”

“啊呸…哪個要你饒?賊潑道休說大話,莫聒噪,打過再說…”那妖魔聞言笑得打跌。

轉而卻是飛速變臉,眼中凶光迸射,舞槍直取劉樵。

“吾奉掌闡教道法玉虛元始天尊急急如律令令…大吉大利,寶劍開鋒…”

劉樵手掣寶劍,一手恰劍指,唸咒按奇門遁甲虛畫符印,隻聽“錚”一聲金鐵聲響,寶劍霎時變得精光豔豔。

妖魔渡步飛速而來,舞個花槍,直此劉樵咽喉,劉樵揮劍擋住,你來我往,真是一場好鬥。

一個槍如梅花點雨,似鳳穿花,一個劍舞渾圓,密不透風,隻有“哐哐鐺鐺…”乒乓乓乓金鐵交鋒之聲。

劉樵弓步藏劍,妖魔插梢攔拿,二人俱非凡俗武藝,招招指要害,處處是陰險,

不過交手十餘合,高下立判。

劉樵仙家秘授,玉虛武藝,那妖魔勇力雖也非凡,但武術卻是個自家瞎琢磨的野路子,不及劉樵劍術虛實結合,殺得那妖魔汗流浹背。

又十餘合,妖魔已是險象環生,幾次差點被劉樵刺中,眼見武術不能鬥勝,想施法遁走,卻又被劍光裹住,抽不得身。

“噓呼…”

那妖魔終究是急了,忙賣個破綻,虛晃一槍,隨即口噴黑煙,想要搶回上風。

劉樵見它虛晃招數,便心下警覺,猛然妖魔口吐黑煙,卻是看得分明,煙霧不過障眼法,真殺招卻是那煙中鬥大一粒紅珠。

好個劉樵,看得分明,縱身一躍,竟使個臨空翻騰,恰好避過那紅珠,一劍斬向妖魔頭顱,想給它來個一劍梟首。

“啊…”

那妖魔大驚失色,卻閃不及了,慌忙舉臂擋劍,“哢嚓”一聲脆響,真是厲害,那劍削過,皮開肉綻,直把一條臂膀切得皮開肉綻,深可見白骨。

而那紅珠卻是一下打在山崖上,“碰…”一聲巨響,直打得碎石四間,砸出丈許大個坑,深有十餘尺,無數碎石煙塵四濺。

“好厲害,不知是個什麼寶貝,要是剛纔冇躲過,豈不粉身碎骨,立時了賬…”劉樵愕然道。

也是那山崩石裂的動靜,吸引了劉樵注意,那妖魔也不敢再反身打了,趁機忙將身縱起,霎時跳上雲頭。

捧著僅剩筋連著的傷臂,疼得麵色扭曲,口一張,攝回寶物,恨恨看了劉樵一眼,架黑煙走了。

臨走還不忘放狠話:“那潑賊道,你莫得意,爺爺不過一時大意,忘了穿披掛罷了,待俺回家吃過飽飯,穿好甲冑,再來鬥過…”

這個陣仗,後世李雲翔續編《封神演義》有載:

道人寶劍鋒芒快,妖魔槍狠鬼神愁,一個是混世魔王真英武,稱雄鬥狠大丈夫,一個是無名洞中經修煉,玉虛秘傳開山祖…

鋼槍擲電烘烘焰,來來往往震鬥牛。寶劍翻騰自運籌,滿空舞動似飛虯。

聲勢如雷震天響,滿山鬼怪儘藏頭,槍來劍往響颼颼,兩家發狠齊鬥勇,不知哪個鋼強哪個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