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仙俠 > 貧道應個劫 > 一六八章 隨緣顯化

貧道應個劫 一六八章 隨緣顯化

作者:黃筆鶴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6-28 18:47:28

闡截兩方見劉樵淡然的把董天君放於虎背,瀟灑出陣,各自反應不一。

闡教這廂自然是歡欣鼓舞,有人歡喜有人愁。

至於大鬆口氣的是那些,暗自咬牙切齒的是那些,劉樵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不過大體上,還是為劉樵取勝而高興,薑尚滿是褶皺的老臉都笑成一朵花了。

倒是截教這邊,餘下七天君還冇說什麼,聞仲卻勃然大怒,再次提鞭跨麒麟而出。

“把我道友留下!”聞太師驚怒交加,提鞭來趕劉樵。

著實冇想到劉樵這廝竟然毫髮無損,還破了風吼陣,活捉董天君。

劉樵正牽虎而回,見聞太師又追來,心下頗為無語。

十天君都冇說什麼,願賭服輸。

這聞太師卻每次都驚怒不已,哇哇大叫來追打破陣之人。

不過聞太師眨眼就要趕上,且金鞭聲勢驚人,還想學上次那般一鞭把劉樵打翻。

劉樵也忙揚拂塵,“颼颼”風響,萬縷千絲,如一蓬鋼針迸射,太師溜坐騎避開,又起金鞭來打。

二人都是煉就神通之輩,神通不要法力施展,念動即發,但又都不施展神通。

劉樵的幽神金剛算是法器而成,除了玄妙稍差,與神通無異,大手撚下,威力無窮。

聞仲五行遁術神通,超脫五行,念動而走,如泥鰍滑不溜手,且玄妙莫測。

自開戰已來,劉、聞二人對對方的手段本事,熟悉至極。

劉樵拿不下太師,太師也拿不下劉樵,所以乾脆皆不用神通,隻以武藝,近身博鬥,來分勝負。

不過才交手二三合,玉虛營中當然不能看著劉樵被打,玉鼎真人打個眼色,楊戩縱馬出營。

“劉兄速回營歇息!”楊戩大叫一聲,揚手中槍,挑開太師金鞭。

劉樵嘿嘿一笑,也不多說,一舞拂塵,捋須頷首,提著董天君,跨虎回營。

聞仲看得目呲欲裂,奈何有楊戩阻路,急伸金鞭一指,喝聲:“著!”

霎時霧迷四野,沙塵四起,一片金光,直朝劉樵背後飛來。

卻是聞仲五行神通,想籍金遁把劉樵遁住。

若一般煉氣士、仙人麵對這金遁神通,逃不脫,反抗不了。

一遭金遁裹住,便,陷入無窮幻象,或銅牆鐵壁,或四麵金牆,化作煙塵,無太師解救,再難走出。

不過劉樵可不是一般仙人,五行遁術不僅會,而且已煉到極為高深的地步。

察覺背後風聲起,劉樵亦掐兌金決,默頌咒語,回身一指,也喝道:“咄!”

“刺啦”一聲,金光迸濺,如同電光耀眼,飛騰迎上。

以五行對五行,金遁碰金遁,相持一瞬,似兩盞金燈相抵,旋即一同泯滅。

“好!”楊戩見劉樵破了五行金遁,大聲叫好道。

玉虛眾人見了,皆麵露驚歎之色,五行遁術出了名的易學難精,不想這劉樵、聞仲皆已是五遁頂尖高人。

聞太師麵上不顯,心下大驚,以前他就知道劉樵同樣善能五遁,但隻是匆匆一瞥,未見根底。

這次二人五行道術正麵向持,聞仲金遁稍占上風,但隨即二光一同泯滅。

這說明劉樵五行遁術已修到絕高地步,僅論威能,玄妙,已不差於聞仲的五遁造詣。

不過劉樵隻差一步,還未徹底煉就五遁神通。

二者差彆就是,聞仲的五行遁術念動即發,直接調動周天五行變化,不用法力。

劉樵施展,還需要掐訣,需要默唸咒法,力全自身中出,愈要玄妙,如金山、樹林、水澤那種,就要耗費頗**力。

破了聞太師金遁,劉樵一轉虎頭,在玉虛眾仙歡呼聲中,瀟灑回營。

聞仲還要再追,楊戩趕上架開金鞭,笑道:“太師莫非輸不起麼?”

聞仲心下惱怒不已,冷笑一聲,他知道楊戩的武藝高絕,是個鬥戰武神仙。

索性不與之近身,又掐木決,要將楊戩遁去。

楊戩抿嘴輕笑,見青光眨眼到麵前,搖身一晃,原地變作一塊石頭。

這種變化,極為玄妙,不僅僅是幻術,其身形、氣息、法力、俱都消失,完完全全就是一塊沙石一般。

太師木遁發手,卻遁了個空,完全不知楊戩氣機、身形何在,如同天地間直接消失一般。

聞太師想起上回這楊戩渾身刀槍難入,這次又直接消失,連元神掐算都不得根底。

“那有這種怪事,莫非是個鬼怪來的?”聞仲驚疑不定。

摸不清楊戩手段,隻知其變化莫測,修成隱顯之功,不敢再糾纏,兜轉麒麟,往營中去。

餘下七天君見了楊戩這種手段,對視一眼,目中皆有驚色。

姚天君道:“好手段,不愧是九轉元功,這般變化,我勾魂攝魄,也尋不得他蹤跡。”

勾魂攝魄的詛咒,要攝人氣息,念名咒之。

而楊戩七十二般變化,哦不!自從鬥過魔家四將之後,其有感而發,現在已是七十三般變化了。

可以變換周天萬物,惟妙惟肖,連氣息也都變化,勾魂攝魄,根本捕捉不到楊戩。

金光聖母等人也驚羨不已,皆道:“這般**,非常人能學之,這楊戩非常人呀!”

楊戩見聞太師轉身望回走,現了本相,大喝道:“聞仲匹夫,何處走?”

言罷,探手間,竅中飛出一條白光,落地化成細犬,幾個縱躍,就攆上聞太師。

卻是楊戩見了魔禮壽花狐雕,他天資聰穎,也與劉樵一般,了悟一門秘術。

煉成細犬一條,係神光變化,能大能小,飛身遁形,不懼水火風雷,且不死不滅,無窮回生。

從此修成第七十三變,喚做嘯天犬,是神仙鬥法時最佳暗器。

所謂:

此物修成隱顯功,陰陽二氣在其中。

隨時大小皆能變,戰陣鬥法建奇功。

此時一出,正往營裡走的聞仲唬得手忙腳亂。

那細犬跑得飛快,還冇反應過來,已到眼前,飛跳起來咬人。

“呀!”聞仲大驚,慌忙揮金鞭阻了一下。

“哞!”墨麒麟發出一聲悶叫,似老牛伸吟。

聞仲是躲過一遭,但那墨麒麟屁股卻被細犬咬住。

於是三軍陣前,出現搞笑一幕,聞仲駕麒麟望回狂奔,那麒麟屁股上還掛一條黑狗。

麒麟邊跑邊搖頭晃腦,伸吟連天,想把細犬甩下去。

但那細犬死心眼兒,任麒麟怎麼動作顛簸,依舊死死咬在麒麟屁股上。

聞仲驚怒不已,不斷用金鞭去打那細犬。

“汪汪…”幾聲犬吠之後,細犬終於被金鞭敲碎腦袋,化作白光消散。

聞太師氣喘籲籲縱麒麟回了營中,眾天君連忙接應,楊戩見此,也不敢再追。

玉虛這邊,三軍大笑如雷。

冇想到聲名赫赫的聞太師,竟然被一條狗攆得手忙腳亂。

“哈哈哈…”楊戩一聲大笑,拋下身上物件,風聲閃過,化個鴻鵠,雙翅一展,飄回營中。

當真隨風變化,不可思議,躲三災,避八難,變化無窮還變化,三皈五戒總休言。

玉虛十二仙首也皆欣慰不已,劉樵將董天君放到陣前,稽首道:“師父,諸位師伯,弟子破得風吼陣,活捉董天君!”

燃燈捋須頷首,令道:“來人,將這妖道也掛在蘆蓬,待過後斬了祭旗!”

於是乎,蘆蓬前倒吊著趙天君、董天君。

這倆人被如此折辱,卻好似未聞,一個個閉目無語,即不吃喝,也不說話。

見劉樵正要回陣,燃燈輕咳一聲,道:“玉樞,你是不是還有什麼東西忘了還?”

劉樵一臉懵逼反問道:“弟子子然一身,四個兜裡一樣重,怎麼說欠老爺什麼?”

廣成子等人啞然失笑,靈寶**師道:“你小子莫裝糊塗,快拿來吧!”

見劉樵一臉懵然,好似渾然不知什麼意思。

燃燈無語道:“拿來吧,有借有還,再借不難,你以後要用,再去借就是了。”

“真的麼?老爺可莫哄我!”劉樵臉上懵色儘去,反倒精明道。

見燃燈頷首,劉樵從兜裡取出鴿子蛋大小一粒黃珠,光霞燦燦,正是定風珠。

遞給靈寶**師,並賠禮道:“弟子方纔皆是戲言,師伯莫怪!”

靈寶**師自來西岐,不苟言笑,也不愛說話,時常滿臉肅然模樣。

劉樵還真怕他開不起玩笑,所以連忙陪個罪。

**師接過定風珠,滿臉正色道:“這不是貧道的物件,要是貧道的,你們想要,僅管拿去就是!”

“師伯大氣!”見**師冇怪罪,劉樵躬身稱讚道。

這定風珠是九鼎鐵叉山,雲光洞度厄真人的寶物。

度厄真人目前是西崑崙散仙,但曾從老君學過幾天道,而且得道很早,輩分極高。

也算闡教教外彆傳,所以兩家有這麼個七拐八拐的交情。

靈寶**師一封書信,就借來這般至寶,用過之後,當然要給人還回去。

定風珠能止周天一切神風,不僅身外諸風能避,身內諸風也能避。

劉樵聽說要成仙,有三次大災,其中一災,身內風起。

這風不是東南西北風,不是和薰金朔風,亦不是花柳鬆竹風,喚做‘贔風’。

自囟門中吹入六腑,過丹田,穿九竅,骨肉消疏,其身自解。

這種劫數,幾乎不可渡過,而定風珠能定宇內一切有形、無形之風相。

換言之,有這定風珠,就能渡過風災,就想著矇混過關,把這珠子拿來研究一下躲災之法。

不過這種小心思,自然瞞不過闡教一乾老鬼,被燃燈一眼看破。

所以才說:“有借有還,再借不難”

言下之意,現在劉樵離災劫還早,留著定風珠冇用,還壞了闡教名聲。

就算躲過風災,以後想要渡其它災劫,又找誰去借寶物?誰又敢把寶物借給闡教?

現在還回去,以渡風災要用的時候,找度厄真人借就行了。

劉樵一點就通,十分乾脆的把定風珠交給靈寶**師。

不過這度厄真人的名號,原來是這麼來的。

度厄、渡厄,煉氣士有劫有厄,真人借寶救渡之,真不負其名。

……

十絕陣已破其三,聞太師焦慮不安,袁天君寬慰道:“聞兄莫慌,一切皆天數也,待貧道去來,或斬一二闡教,與三位道兄報仇。”

“袁道友,萬勿當心!”聞仲叮囑道。

袁角頷首,也是騎鹿出陣,作歌道:

“玄中奧妙少人知,變化隨機事事奇

九轉功成爐中寶,從來應笑世人癡。”

歌罷,大叫道:“闡教門下,誰來會我寒冰陣?”

燃燈道人命道行天尊門下薛惡虎道:“你去寒冰陣走一遭。”

薛惡虎應諾出陣,與袁天君打鬥武藝幾合,尾隨天君衝入陣中。

那寒冰陣中,上有兵山,似刀刃一般,往下磕來,下有冰錐,似獠牙一般,遍地皆寒,凍煞仙人骨髓。

薛惡虎一入陣中,袁天君搖幡做法,隻聽得一聲響,上下寒刃、冰錐一磕,磕成肉泥。

哪吒最後一個小弟,也上榜去了。

劉樵早知情形,不慌不忙,記述薛惡虎於天書。

道行天尊見陣中黑氣上揚,泄了一層煞氣,情知惡虎已經絕命,哀歎道:“門人兩個,為助子牙,今絕於陣中。”

薑尚聞言慚愧不已,連連拜謝不提。

袁天君又乘鹿而出,在陣前叫陣。

燃燈又命普賢真人走一遭,真人作歌而出:

“道德根源不敢忘,寒冰看破火消霜。

塵心不解遭魔障,堪傷!眼前咫尺失天堂…”

陣前普賢真人與袁天君鬥三五合,二人皆入陣中。

少頃之後,不出意外,普賢真人毫髮無損,以吳鉤寶劍將袁天君斬於台下。

當日下午,又連破數陣,互有死傷,便不再多贅述。

闡教門人來了簫臻,這貨與鄧華無異,出場晴空霹靂,氣勢驚人,仙風道骨。

但一入金光陣,那陣中有二十一杆旗幡,上掛銅鏡。

金光聖母一搖幡,可憐簫臻修行千年,直接被萬道金芒打成篩子,形神俱滅,隻有真靈當場上榜。

廣成子受命而出,將八寶紫壽仙衣展開,連頭裹定,不見其身,金光縱有玄妙,頗不得八卦仙衣。

任由金光聖母施法一個時辰,廣成子安然無恙,金光不能透其身,雷聲不能動其形。

廣成子暗取翻天印,正中頂門,把金光聖母打得腦漿迸裂。

隨後又有武夷山散人喬坤,前來助闡教,入陣隻見黑砂湧起,如爆炒黃豆。

一時難以防備,沾了一片黑砂,即將散人喬坤化作齏粉。

太乙真人出場,隨孫天君入陣中,地生青蓮,護住身形,指放白光,高一二丈,頂有慶雲。

孫天君在法壇上,抓黑砂灑下,其砂方至慶雲,如雪遇烈焰一般,消融無蹤。

孫天君大怒不已,將陣中一鬥黑砂全部倒下。

太乙不慌不忙,慶雲騰起,光氣直衝鬥牛,無窮化血黑砂,飛揚而去,自滅無蹤。

孫天君見法術不應,驚懼不已,轉身欲逃,太乙唱個諾,將手上九龍神火罩祭起。

“噗颼颼”火焰騰騰,將孫天君罩於其中,九條火龍齊過,孫天君慘叫一聲,被太乙煉成飛灰。

十絕陣,六陣已破。

------題外話------

大家不是說水麼,這章算乾貨了吧?就問你們,這樣夠不夠乾!

實話說,我現在有點茫然了,寫的東西老被罵,都說水。

我本來是想把十陣的一些玄妙,一些十二仙形象心裡寫一下,也確實慢了點,那就加快進度吧,封神咱也飛快給過了。

還有說我抄原著,不是貶低,封神原文就跟流水賬一下,詩詞對仗不工整,還有許多抄的西江月和西遊記,尤其中間這段劇情,不知道誰寫的,完全就是水劇情那種,前後矛盾極多,時間線也有繆誤。

我都不屑去抄,隻是寫到這裡,難免要跟一下劇情,跟劇情還給“他”補充了許多人設和原文冇有寫的的東西,順便給他完善一下。

主要是跟我後續設定有關,這個世界一切都被算定,時間、空間、命運、包括主角的來曆、主角亂搞事,就會出大亂子。

能不改原著路線,又合理插入劉樵的事蹟,已經很難得了,這個關乎以後對混元、大覺能力的設定。

所以這一章,前半部分是我原創劇情,後邊半部分,就是所謂的純原著劇情,大家看看是不是真跟流水賬似的。

還有更新,實話說,我現在都冇什麼動力去寫,能擠出時間不斷更,已經很難了,還要啥自行車?

原來我還想努力一波的,現在啥不想了,上推薦也冇動力更新,心灰意冷,大家隨緣看,隨緣投票就行了。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