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仙俠 > 貧道應個劫 > 四十三章魔法

貧道應個劫 四十三章魔法

作者:黃筆鶴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16 10:45:33

茅道人冇有與常龍爭辯,隻是大笑三聲,強運元神頂住黒煞氣,用指頭在地上刻下幾行字。

寫完之後,喃喃道:“道兄稍待,貧道來矣…”

言罷,茅道人眼中漸漸失去神采,垂首趺坐於地,再無聲息動作。

“師父,他是自散魂魄而死!”常龍連忙跑上去探了探道。

劉樵也走過來頷首道:“我看見了,他好似寫了什麼?”

常龍忙搬開屍體,見那地上,幾排文字,是用指頭在青石上硬生生摁下。

幾載同窗求道,費他兔睹鉛丹,經書法本儘蹄荃,不過蹉跎歲月,磨針滾芥,徒留紙上陳言,難得上聖真仙。

一朝頓悟至道,臨雲崖下共參學,挽定虛空結,扭出鐵中血,莫認賊為子,把心法都忘絕…

常龍見了,不禁直搖頭:“死便死了,還賣弄些文采,這屍身倒是完整,正好祭了師父寶幡旗。”

劉樵卻撚決彈出一朵三昧火,將那屍身燒為灰燼。

收了火,地上隻有骨灰一堆,絲條一根,朝常龍道:“不必了,你去把他骨灰埋了吧…”

常龍不敢反駁,忙用寨裡笤帚簸箕,將骨灰用陶罐裝了,將那金絲條亦塞入罐中封住,有些不解道:“他方纔還嘲諷我們哩,這般邪魔,正該祭煉神幡,師父埋他作甚?”

“無他,感謝傳法之恩。”劉樵隨口應答一句,便興沖沖朝外走去。

茅道人雖是煉氣士,骨骼軀殼遠超凡人,但並不是天生異人,煉不成幽魂金剛之術。

用屍首祭了幡,隻能更給這旁門法器增添幾分邪氣,並不能祭煉禁製,亦煉不成道術,並無大用,劉樵還怕用人祭煉太多,汙了法器。

常龍又仔細看了地上幾行字一眼,攆上來疑惑道:“他此前還說休想得他道術,而且我看了那詞,隻講了他修行事蹟,師父怎麼說傳法之恩?”

“我也不知對不對,但他詞中說臨雲崖下共參道法,一朝頓悟煉成神通,想來臨雲崖中必有機緣,咱們過去看看才知道。”劉樵有些不確定道。

茅道人這些左道性格乖戾,做事風格著實古怪,令人看不懂,誰知道他是不是假借遺語,想把劉樵二人引入陷阱。

但看他臨終之言,“莫認賊為子,把心法都忘絕”又好似勸人迷途知返,莫重複他的老路。

不管從那方麵來看,兩家已是生死之仇恨,臨終傳法,可能性不大。

但詞中提到悟透至道,共參臨雲崖,其實應該就是閭茅二道悟透魔法,在臨雲崖修成,劉樵便想過去看看,他二人倒底悟了些什麼。

常龍又疑惑道:“那師父怎麼知曉臨雲崖在何處?”

“我去救人時,見土牢那崖前有碑,上書臨雲,閭道人常期隱於其中修行,想來那便是了。”

劉樵言罷,轉身朝常龍道:“我先過去仔細探探,你把這骨灰埋了,過來尋我彙合。”

言罷,縱遁光而起,須臾飛到哪土牢崖下。

四處轉了轉,不見絲毫異樣,洞窟雖多,但大都很淺,是人工鑿開,用來關押“人丹”的。

又想起那閭道人出來時,似是崖後一片峭壁裡騰起紫霧,想來閭道人洞府不在土牢這邊,而在崖後。

劉樵又架遁術,繞了一圈,趕至崖後。

這臨雲崖,正麵靠著山陂不過百十丈高,背麵卻是深不可測的一道深淵。

崖壁似刀削,條條青藤覆蓋,幾株盤虯老鬆,彎彎曲曲,紮根崖壁,底下是雲霧層層,不可見底。

劉樵站在頂上,拋了個石頭下去。

那石頭從陡峭崖下滾落,“叮…咚…”清脆聲響,聲音由大到小,直至太遠,太深,隱約聽不見了,亦不聞沉重墜地之聲,這崖下果然深不可測。

“臨雲聳立,深不見底,果然不愧臨雲二字。”劉樵感歎道。

少頃,常龍亦架雲霧過來,道:“我把那骨灰埋了,寨子用火燒了,師父可尋到什麼?”

劉樵轉頭一看,那寨子黑煙繚繞,火光四起,搖頭道:“那閭茅二道的洞府皆在崖下,這澗不知多深,我不會騰雲駕霧,專門等你過來。”

卻是五行遁術,雖然迅捷神速,但隻能起,不能落,一但落下,須得再借五行才能騰起而遁。

所以空中打鬥,空中停轉,遊走,還是騰雲霧穩當,隨時能停,不借五行,也能隨心應用。

尤其是這種潛下深淵,更須得雲霧穩當,若用五行遁法,要麼就遁下深淵底部,才能再騰起。

而且中途無法懸停,強行停住,若無金木水火土五行,可就隻能被困在崖間。

常龍聞言自無不可,張口吐出一團雲霞,載著劉樵,二人緩緩朝淵下落去。

耳邊呼呼風過,身側渺渺雲騰,不知下墜多深,隻覺落了有一柱香時間,頂上光亮漸漸變小,朝上天看,隻能見一線天色。

“師父你看,那半崖間有草坪…”約莫朝下墜了有十餘裡,常龍指著前麵道。

那崖中間,有一方平台,約莫十幾丈寬,地上奇花異草,左邊有藥圃,又邊有一株胳膊粗的彎曲老鬆,枝丫伸到崖外,鬆下有石墩,石案,棋盤。

二人在那平台上落下雲頭,劉樵轉眼四顧道:“就是這兒了,四處找找,看有無書冊道經。”

這地方不大,一眼就可看儘,不多時,就在一方茅草堆後麵,發現一個半人高的洞窟。

二人佝僂著身子子鑽進去,行四五丈,豁然開朗,洞壁高二三丈,四周方圓有十幾丈寬廣的一片水潭。

潭中栽有無數蓮葉,水呈碧色,淡淡白霧罩在水麵,人一進去,那蓮花就含苞綻放,異香陣陣。

水深不過數尺,每隔一步,便有石墩,像橋一般,連接潭對麵一方丈許寬法台。

法台上有幾尊怪異神像,高不過尺許,皆青麵獠牙,或臂繞雙蛇,或手撐地,腳蹬天的倒立模樣。

“這是天魔法壇,用來召役、祭祀天魔的,小心些,可彆亂碰。”劉樵乍一見,就認出根底,忙提醒道。

卻是他那白骨幡法器,若祭煉迷天七聖**,也得這般搭建法台,以血食祭祀,勾引天魔下界。

隻是各家魔法手段不同,有的是要役使魔頭,有的卻是祭祀魔頭,有的是跟魔頭做交易,有的乾脆以身飼魔,望得魔王引渡,超升他化自在法界。

但不管是哪一種,這天魔一類,都不是目前常龍劉樵能惹的起的。

莫說召來,就是心裡念起某尊魔頭真名,魔頭就能感召之,讓人心心念念,越想越深,徹底墜入邪道。

隻敢走進看了看法壇,上麵有些罈罈罐罐,腥臭撲鼻,龍肝鳳髓一類祭品,無甚特殊的。

當然,這個龍肝鳳髓可不是真用龍鳳,乃道書所言,龍肝,即童男之心肝,鳳髓,即童女脊髓,多是煉延壽金丹常用的。

“師父,那壁上好似有字!”常龍倒曾注意法壇,而是四處亂瞟,猛然見那壁上光影,忙提醒道。

劉樵轉眼一見,心下驚喜,卻是那一麵光滑洞壁,約莫丈來寬,經潭水映照,顯現一片光影,上麵龍章鳳篆,儘是前古玉書,皆蠅頭小字,粗略一看,有上萬真言。

常龍見劉樵麵露喜色,也是開心道:“師父博學,竟然識得這前古文字。”

“都是你師祖教的,我未學法,便先學了兩年字,如今卻又派上用場。”

言罷,又道:“你去找些書簡來,我把這些抄下來,這裡祭祀魔頭,修行魔法之處,非悟法之地,不可久待。”

常龍答應一聲,化作一陣風煙,徑自出洞去了。

劉樵大略看了看那壁上書,分做一章魔法,兩篇道術。

魔法喚作《熾魑延生》,皆愉悅天魔,攝形影跡的魘勝之術。

便是欲要害某人,預先當麵攝其氣息,或用銅鏡一麵,晃人影子進去,再開法壇,以祭祀愉悅魔頭,分三日,九日,二十一日,索人性命。

這魔法極為厲害,不僅能害凡人,縱然煉氣士也能咒得,隻要代價夠大,愉悅得魔頭心裡爽快,就是仙家亦難逃一死。

共有幾十種死法,或使仙家迷迷糊糊,或使仙家天天昏睡,或是魂飛魄散,或是渾身生穢臭,或是七孔流血,或是腸穿肚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