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玄幻 > 奇劍幻魔錄 > 第十七章 鍛器之法

奇劍幻魔錄 第十七章 鍛器之法

作者:星河黎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30 17:39:35

歐陽煉聽到這話,略微吃驚,但很快回過味來。

“你母親對你父親的遺物極為上心,這麼一想倒也正常,隻是……”

“隻是什麼?”景風忙問道。

“隻是我覺得此事估計瞞不了多久,總得想個法子解決。”

“那可不行,我娘要是知道我把古鞭弄斷了,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你母親隻是一介凡婦,你全身銅皮鐵骨的,她如何能扒你皮啊?”

歐陽煉打趣道。

“我孃親獨自撫養我挺不容易的,我不想看到她難過。”

見景風如此認真的神情,歐陽煉也收了笑容,說道:“要不,我用凡鐵幫你做一支模樣一樣的,你先帶回家放在原處,反正你母親也不知道真假。”

“這……”

景風有些猶豫。

“等你把真正的古鞭修好,在換回來,如何?”

景風覺得這法子可行,當下對歐陽煉豎起大拇指。

“對了大叔,修複古鞭的其中一樣材料我似乎找到了,你看。”

景風從衣服裡摸出兩塊纏著藤蔓根的石料,遞給歐陽煉。

“不錯,這正是蔓絲岩。在哪裡找到的?”

“大鹹山的山頂,隻是那裡,發生一些怪事。”

“哦?說來聽聽。”

景風便一五一十的將這兩日在山中修煉,遭遇洞主,以及搶了孟槐內丹的種種事情,說與歐陽煉聽。

“大叔,這事情你怎麼看?”

歐陽煉摩挲這濃密的絡腮鬍,緩緩開口道:“依我看,有些古怪。”

“上回我與大鹹山的山主長蛇交手,那妖獸凶險狡詐,瑕疵必報,心眼極小,不像是能容忍手下洞主擅闖自己巢穴的主。”

“我也這麼覺得。”

景風覺得在理,點頭表示同意。

“你說洞口外麵除了幾個凶獸腳印,還有女人的腳印?”

“是的。”

“你確定冇看錯?”歐陽煉有些懷疑。

“此事千真萬確,我保證!”

歐陽煉覺得奇怪也正常,一個女人步伐穩健的走進一個住著凶狠殘爆的妖獸巢穴,怎麼想都無法讓人信服。

“等我有空且去一探究竟。”

“另外,聽你描述的那隻妖獸,確實極似孟槐,但它應該不屬於大鹹山。”

“不屬於?”

歐陽煉想了想,換了個說法:“就是從其他大山來的。”

景風不由得皺起眉頭,山主本就領地意識極強,更何況是瑕疵必報的長蛇,怎麼會允許其他山的洞主擅自闖入自己的領地?

二人一時也想不明白,乾脆讓這事先過去了。當務之急,還是先解決古鞭的事。

歐陽煉對景風開口道:“你且去將那古鞭取來,我好仿做一個。”

“好,麻煩大叔了。”

景風像歐陽煉抱拳道歉,去村外一處溪邊取出了斷成兩截的古鞭。

他回到歐陽煉的鐵鋪,正巧此時歐陽煉手頭冇活,他一手抓著半截古鞭拚在一起,很快,歐陽煉便照著這節古鞭,打了一支一模一樣的。

“成了!”

歐陽煉用冷水一澆,那支凡鐵所鑄的古鞭上精緻的冉遺魚紋路,與原來王器上麵相差無二。

景風拿起來仔細端詳了一陣,不由得讚歎歐陽煉手藝之精。

“怎麼樣小子,還說的過去吧?”

“大叔你真乃鬼斧神工!”

“哈哈哈,你小子說話我愛聽。”

景風看著這精緻的器物,有些心動,隻是不能運作真氣罷了,相當於一件擺飾。

不過景風覺得自己娘一介村婦,又不懂修煉之法,應付過去應該問題不大。

“大叔,我……”

景風支支吾吾的想說些什麼。

“說吧,有什麼話不必藏著掖著。”

“我能跟你學鍛器嗎?”

歐陽煉愣了一下,隨後豪放的大笑起來,說道:“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你想學我隨時歡迎。”

景風喜形於色,對歐陽煉又多了幾分好感,連忙抱拳道謝。

“今日也不早了,你且明日過來,我授予你一些鍛造技巧。”

“一定!”

景風與歐陽煉作彆後,回到家中,趁景潔英不注意,悄悄拿出那支假的古鞭放到父親靈位前的木架上。

“還挺像那麼回事的。”

他來回打量了一番,不禁滿意的點點頭,這下安心回房修煉去了。

翌日,景潔英早上照常打掃房間,進入偏房的時候,一眼就瞧見了放在木架上的古鞭,陽光照射下還泛著精鐵的光澤。

“咦,昨天還不在的呢?”

景潔英疑惑,拿起來掂量了一番,感覺哪裡不太對勁。

再一運氣,身外升騰起磅礴的真氣,但是古鞭冇有絲毫反應。景潔英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這個臭小子,還想糊弄我!”

從景風第一次說去山中找許清蓮,結果遇到洞主和山主的時候,景潔英就隱隱有預感了。

淬體極境號稱銅皮鐵骨,能夠力扛洞主,但也僅是號稱,想要殺掉洞主,不太可能。在村長門口那時候,景風說殺掉了一隻雌烈火熊,但冇說怎麼殺的,景潔英隱隱猜測到他用了某些手段。

景潔英倒不是心疼這件王器,而是這支古鞭原是其他宗門修煉者的法寶,若是流落在外,不小心被有心人認出來,可能會帶來許多麻煩。

另外,她把古鞭架在韓明宇的靈位前,也是為了時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記曾經的血海深仇。

來到景風房門口,景潔英輕輕的推開房門,此時景風在趴在床上呼呼大睡,被子枕頭胡亂的掉在地上。

景潔英看著景風這幅懶樣,頓時咬緊貝齒,氣不打一處來。

“臭小子,睡覺都不安分。”

她小聲唸叨一句,在景風屁股上撒氣般拍打了一下。

景風哼唧了兩聲,用手撓了撓剛纔景潔英打的地方,繼續睡覺。

“哼,臭小子!”

景潔英都給氣笑了,嘴上罵道,手裡卻拾起地上的被子,輕輕地蓋在景風身上。

當景風醒的時候,已經快中午了。他穿好衣服下樓,正好碰到景潔英在做飯。

他笑嘻嘻的湊到景潔英身旁,完全不知道其實他娘早已識破了他的那點小心思。

“看什麼?臉也冇洗,彆把眼屎掉我鍋裡。”

景潔英冇好氣的瞥了景風一眼,抬起腿頂了他一下。

“嘿嘿,這不是被我娘燒菜的香味吸引了嘛。”

景風嬉皮笑臉的說道。

“滾滾滾,趕緊洗漱好了來吃飯。”

下午景風去找歐陽煉時,他手頭剛準備打一把柴刀。

“大叔!”景風隔了老遠就喊道。

“喲,景家小子來了,你可趕巧了。”

歐陽煉伸出頭一瞧,把景風迎進鐵鋪。

“我正要打一把柴刀,你且記好我的步驟。”

不等景風回答,歐陽煉夾了一塊生鐵放入爐中冶煉,冶煉好熟鐵又丟回爐裡加熱。

他擼起袖子,露出孔武有力的臂膀,拿著鐵錘就對著加熱好的鐵塊一陣敲。不多時,一把鋒利的刀片便打好了。

“你也來試試。”

歐陽煉招呼道。景風迫不及待了脫了上衣,露出堅實健碩的半身。

他的身材極為勻稱,每塊腹肌都有棱有角,引得過目行人紛紛側目。

景風鸚鵡學舌一般也打了一塊刀片,看起來品相不錯。歐陽煉微笑著拿起兩把刀片,稍微用力一碰,景風打的那把立即捲了刃。

“不會吧?”

景風不解,歐陽煉耐心的給他解釋,冶鐵,加熱以及捶打時間長短,都會影響器物的品質。

“這是一個慢慢熟悉的過程,多練習就好了,比較難的是下麵。”

歐陽煉賣了個關子,拿起一塊雞蛋大小的璞玉。

“注靈槽和引靈紋是鍛造法器的核心,需要在玉石或者各種材料上麵銘刻紋路,這些紋路是決定吸收靈氣效率的關鍵。”

歐陽煉拿了一把刻刀,在玉石表麵劃了兩道相交的弧形曲線。

隨後灌輸了一些真氣給手中的刻刀。他在另一麵也畫了同樣的弧線,但是注滿了真氣的刻刀點在表麵停留了一會,隨後歐陽煉手一拍玉石,從中間掉下來一塊弧形的碎片,看的景風直接愣住了。

“單一的表麵紋路叫注靈槽,內部用真氣去雕刻的紋路叫引靈紋,這對真氣的控製要求極高。”

“一個修煉高手不一定能成為好的鍛器師,但一個鍛器師一定能成為修煉高手。”

景風驚得說不出來話來。

歐陽煉看到他的反應,不由得大笑。他拍拍景風的肩膀,說道:“大鹹山下有很多璞玉,你冇事可以多弄點來練習。我相信以你的天賦,以後成就絕對不在我之下。”

景風感激的看了一眼歐陽煉,鄭重的點點頭。

“對了,正好你昨天提的那個事,我明日與你同去一趟吧。”

“好。”

景風答應下來,剩下時間在歐陽的鐵鋪裡,借了一個小熔爐,努力的練習打鐵。

一直到了晚上,景風揉了揉發酸的臂膀,嘴角卻露出一抹笑意。

他通過觀察初次冶煉的時間,來判斷鐵也好,還是青銅,或者其他的鍛造材料,所需要熔鍊的時間,過程需不需要使用真氣進行推敲等等,這半天的學習可以說是初有成效。

回到家的時候,外麪店門已經關了,景風看見旁廳的油燈還亮著。進去一瞧,景潔英做好了一桌飯菜等他回來,但是自己手撐著俏美的臉睡著了。

景風頓時覺得眼眶有些濕潤,說道:“娘,我回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