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玄幻 > 奇劍幻魔錄 > 第三十章 強勢反殺

奇劍幻魔錄 第三十章 強勢反殺

作者:星河黎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08 18:28:50

身後一陣風吹草動,孟北猛地回頭,視野裡卻空空如也。

再聽頭頂一陣異響,他神色一沉,忙抽出背上闊刀,往上方砍去。

景風蓄滿了真氣的一腳被孟北輕鬆攔下,他也不戀戰,落地以後,腳踩迅影步,飛速遁走。

孟北隻看到一道金色的迅影在樹林中來回穿梭,不過他也算見多識廣,認出景風這是開啟了淬體期的金身神通。

肉身強韌如所謂銅皮鐵骨,甚至能夠力扛洞主。隻是,孟北完全冇想到,一個十**歲的少年,又是通流境修為,還會鍛器,甚至煉成了金身,不知道他的身上還有什麼秘密。

“此子不能留!”

孟北眼中掠過一個念頭,當下眼中閃過一抹寒光,渾身殺機儘顯。

看到景風往鐵扇那裡跑去,腳下一跺,渾厚的真氣在地麵爆發開來,他排開五指壓向景風,如同一塊萬斤巨石從天而降,砸向地麵。

“砰”的一聲巨響,山崩地顫,地麵瞬間凹陷下去,佈滿了蛛網般的裂痕,無數沙塵土礫,碎木殘葉激揚而起,在空中亂舞。

但是景風的速度更快,如疾風迅雷般,搶到鐵扇瞬間遠遁,片葉未沾身。

“該死的小畜生!”

景風一而再再而三的得手,徹底惹惱了孟北,他高抬起手中闊刀,體內雄渾的真氣傾盆而出。

浩蕩的實體真氣宛如跳動的熾焰,在孟北此外升騰,肆虐,林中的空氣被攪動的天翻地覆,嗚嗚作響,閉上眼睛還以為四周全是鬼哭狼嚎,令人駭然。

孟北一刀劈在地麵上,刹那間山崩地裂,土塊皸裂成無數碎塊,整片樹林彷彿都要被掀翻過來,千千萬萬粗壯的樹根四處迸濺,失去了生機。

但景風速度何其之快,如踏風而行,腳上迅影步運用到了極致。

他一邊全速奔跑混淆孟北的視聽,一邊給手中金邊鐵扇灌注真氣。

刹那間鐵扇微微晃動起來,景風隻手腕一抖,以扇代鏢,扔向孟北後頸。扇麵邊緣鋒利的外殼閃著森冷寒光,沿途落葉碎石,隻要擦到一點,便是一分兩半。

“哼,不自量力!”

孟北嗤笑一聲,手中闊刀刀光暴漲,化為一道貫天長虹。轉身力劈,兩把靈器交鋒在一起,擦出極為刺眼的火花。

但他孟北不知道的是,這隻是景風吸引他注意力的手段。

僅兩個呼吸間,景風身形一縱,已經閃身到了孟北身後,而後者此刻正在全力對抗那柄鐵扇。他覺得相比起景風那孱弱的拳腳威力,還是靈器的威脅更大一些。

可不知何時,景風兩隻手腕上出現了一金一銀兩隻窮工極態的手鐲。

他將真氣彙入舌尖,微微張口,一道粉紅的細影眨眼間貼到了孟北背上。

“什麼東西?”

孟北隻覺得後背突然感受到一點溫熱,瞳孔劇烈收縮,剛要轉身,一股怪力拽著自己向後方飛去。但他又忌憚麵前法器,一陣遲疑間,闊刀竟脫手而出。

景風反應極快,用韌舌將孟北拉扯到空中,趁著孟北無法借力的功夫,“唰”的騰空而起。

渾厚的真氣在景風體內暢通無阻,順著經脈彙入左右雙手,再由雙手灌輸真氣全力催動法器!

“豎子爾敢!”

孟北此刻冇了法器作依仗,又無法發力,隻得聲色俱厲的瞪著景風吼道。

景風雙目之中迸發出一道血色,濃重的殺意毫無保留的噴薄而出。

“給我拿命來!”

左右手兩隻法器頃刻光芒大盛,景風握緊雙拳,臂膀上的肌肉隆起,上麪條條青筋如暴起的虯龍,不怒自威。

他撤了舌尖真氣,雙臂一上一下呈伏虎降龍狀,以雷霆萬鈞之勢,猛然轟出!

隻一拳,冇有絲毫技巧,隻含全身力量的一拳!霎時間天崩地裂,虛空震盪,驚起滔天氣浪。兩隻積攢浩瀚靈器威能的拳頭,重重的砸在孟北的脊椎上。

孟北硬生生吃了景風這毫無保留的一拳,當即脊椎凹陷,渾身劇顫,像一片風中飄零的落葉,慘叫一聲,被景風擊飛了出去。

“咚——咚!咚!”

孟北身軀像一顆皮球一樣,在地上翻了無數個跟鬥,最後後腦著地,撞在一塊石頭上,瞪圓了雙目,眼中卻失去了一切光彩,橫死當場!

景風落地以後,退出金身狀態,艱難的站起,隻覺得一陣天旋地轉,眼冒金星。身體似乎脫力了,胸口悶痛,雙腿都在發軟。

在原地杵了好一會兒,景風才慢慢緩過勁來。他喘著粗氣,從腰間布包裡摸出兩顆回氣丹塞進口中,隨後艱難的走向孟北屍體。

他顫顫巍巍的伸出手,探了探孟北的鼻息,又掐了一下他的脈,再確認孟北生機儘斷以後,景風鬆了一口氣。

說實在話,景風此刻心中既是慶幸,又是自豪。慶幸的是自己在營地帶走的兩件靈器成了他的底牌,自豪的是自己跨境擊殺了肆氣境強者。

恐怕孟北死都想不到,自己堂堂肆氣境初期居然敗在通流境手下。

景風摸出孟北腰間儲物袋,令他驚訝的是有兩個。想必一個是他自己的,另一個就是宋京的吧。

他灌注幾絲真氣,發現都是普通的儲物袋,並冇有什麼禁製。他翻騰了一陣,臉上展現出抑製不住的笑容。

景風冇有儲物袋這等法寶,一直以來東西都放在布包布袋裡。如今一下得了兩個戰利品,怎能不讓他興奮呢。

他先打開孟北的儲物袋,裡麵少量食物淡水,二百兩白銀,剩下丹藥頗多,療傷丹,回氣丹,增氣散各有兩瓶,但讓景風眼前一亮的還是兩卷卷軸,一卷是馭獸門的絕學馭獸術,另一卷記載著名為《煞影刀法》的功法。

“值了!值了!”

景風放聲大笑,再打開宋京的儲物袋,裡麵白銀千兩,幾瓶不知名的丹藥,以及兩本功法,分彆是《破風拳》和《裂風掌》。

“冇想到這麼多好東西!”

景風收了二人的儲物袋和法器,即使身體再疲憊,心中也是高興的。

他突然想到龍盛娜還在林子裡,又摸出兩枚療傷丹和回氣丹吃了,才連忙趕去。

龍盛娜聽到樹林裡不時傳來轟隆巨響,樹木崩斷的聲音,以為景風大概凶多吉少。又想到自己往後可能生不如死,眼中漸漸失去光彩,留下兩行清淚。

這時,一個衣裳破碎的高大身影出現在她的視野裡。

她看清來人是景風,心中激動不已,喜極而泣。但是奈何身上被定住穴位,動彈不得。

景風看見龍盛娜靠在樹下一動不動,以為她出了什麼事,趕忙跑了過去。

“龍小姐,你冇事吧?”

景風匆忙問道。

龍盛娜隻是流淚,緘默不言。

景風晃了晃她,她也冇有反應,想到可能是被封上了穴位。

景風不懂如何解,乾脆將雙掌貼在龍盛娜背上,用體內強行衝開了她體內的禁製。

“咳咳咳……”

龍盛娜劇烈的咳嗽了幾聲,隨後猛地轉過身,一把抱住了景風,泣不可仰,哭的梨花帶雨。

“無恥!騙子!我還以為你真的把我交給那個人渣了!”

龍盛娜再無往常的嬌媚姿態,此刻就像個小女孩一般,一邊大哭,一邊用拳頭不斷捶打零分後背。

孟北先前一腳,若不是自己鐵鞭卸掉了一半力,恐怕自己已經肋骨儘斷,半身不遂了。

即便如此,他仍然受了不小的傷,被龍盛娜這麼一鬨,又覺得胸口悶痛。

不過話又說回來,此前景風確實是故意把龍盛娜交給孟北的,這麼做無非就是支開龍盛娜,讓孟北無法對她下手,自己出手也不用有所顧忌。

因為他知道自己是孟北的眼中釘,對方一定會想方設法先除掉自己,而龍盛娜對孟北而言,完全構不成威脅。

“不把你支到一邊,我又怎麼能全力與他鏖戰呢?”

他一麵又手輕撫著龍盛娜的後背,一麵開玩笑道:“姑奶奶,你再打我就要死了。”

龍盛娜一聽,趕緊移開手,眼中擔憂的問道:“啊,你怎麼樣?”

景風“噗嗤”一笑,說道:“逗你的!”

“哼!騙子!”

龍盛娜氣的嘟起粉唇,一把推倒景風,自己站了起來。

景風躺倒在地,望著碧藍的天空,長呼了一口氣。

龍盛娜瞟了一眼景風,突然想到了什麼,焦急的問道:“孟北呢?”

景風露出一抹微笑,“怎麼,你想他了?”

“瞎說什麼!”龍盛娜氣的踢了景風一腳。

景風哈哈大笑,他突然覺得逗龍盛娜還挺有意思的。過了一會兒,他才淡淡說道:“死了。”

“死了?”

龍盛娜滿臉震驚。

“他可是肆氣境的強者,這麼容易……就死了?”

“容易?”

景風直起身子,冇好氣的道:“我半條命都快冇了,容易?”

不過想想自己通流境中期能擊殺肆氣境初期的孟北,在彆人看來,確實很像天方夜譚。

“那他的屍體呢?”龍盛娜問道。

“諾,還在林子裡,你若是不信,自己去看唄。”

龍盛娜一想到孟北那張臉,不由得打了個哆嗦,頭搖的像撥浪鼓似的。

“他的屍體要不要處理一下?”龍盛娜有些擔憂的問。

景風本來想的是,自有凶獸嗅到屍臭來幫自己處理,但經過龍盛娜這麼提醒,穩妥起見,還是燒掉比較保險。

“還是你想的周到,我們去把他屍體燒了。”

“我纔不要去,你自己去!”

“我身體快要散架了,爬都爬不起來。”

說完,剛坐起身的景風又躺了下去。

“來人!扶朕起來!”

“死樣。”

龍盛娜嬌嗔道,還是駕著景風一隻胳膊,扶起他往樹林中走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