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玄幻 > 奇劍幻魔錄 > 第五章 高人出手

奇劍幻魔錄 第五章 高人出手

作者:星河黎昕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30 17:39:35

景風瘋了一般撲到許清蓮的身邊,輕輕地抱起她。

許清蓮眼中噙著淚,嘴角細微地抖動著,景風聽到少女在不住地呼喚“景風哥哥”四個字,當下眼淚也止不住地流下來。

景風看到一絲絲黑氣從傷口處順著血管慢慢向許清蓮的全身蔓延而去,他急的額頭青筋突起。

“該死的!不要!不要!”

他口中不斷低吼著,許清蓮則努力的伸出手,想撫摸一下司徒采楓的臉頰。

景風趕忙抓住許清蓮溫潤細膩的手掌,但是他感受到這隻手漸漸變得冰冷。

“蓮兒!不要!你不會有事的!”

景風安慰道。隻見許清蓮臉上努力向景風擠出一個微笑,但是下一個呼吸間,還是閉上了眼睛,手掌也從景風的手心滑落。

“趁現在,要他命!”長蛇吐了吐蛇信子,張口又是一道熊熊燃燒的真氣匹練向少年噴去。

景風的身軀暴漲,再一次強行開啟了肉身神通,將許清蓮死死地護在身下,任憑妖獸怎麼攻擊也不動彈。

那來自山主的奮力一擊,即便是景風那樣鋼筋鐵骨的身體,也被真氣砸的背上血肉模糊。

烈火熊和毒蠍王也朝他衝過來,似乎在他們眼裡景風已是死物。

景風現在眼中隻剩下許清蓮的臉龐,他看著眼前臉色蒼白的少女,眼淚不禁從眼角滑落。

景風腦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現起自己與許清蓮一起經曆的點點滴滴。這個自己傾心的少女,如今卻再也聽不到她的聲音。

頓時,景風隻感覺心臟劇烈地跳動起來,一股無名的怒火在胸腔點燃,蔓延向全身的每一個細胞。

他身上的肌肉開始間歇地鼓脹抽動,皮下似乎有不規則地尖刺之物想要破體而出,但是他的心臟處猛地亮起一枚晦澀古怪的符咒,硬生生地把這些尖刺之物壓製了回去。

遠在數千裡之外,某座不起眼的山中小屋裡,一個滿頭銀髮,麵目俊俏,神情淡漠的青年毫無預兆地睜開了雙眼。他看向自己的左手手心,那裡有一個和景風身上一樣的符咒正發出淡淡的光芒。

他稍稍眯起了眼眸,一股黑霧突兀地出現在他的周身,慢慢地將他身體全部包裹在內。等煙霧散去,房間內哪裡還有青年的影子。

景風身上這些異變儘入長蛇眼底,它猶豫了一下,當下扭動身軀,捲起平地狂風,如同一根能夠貫穿天神的長槍向司徒采楓發起衝刺。

烈火熊直立起身,似是覺得可以手刃仇敵,也咆哮一聲,與毒蠍王一併向景風撲去。

“孽畜爾敢!”

就在三隻妖獸逼近司徒采楓時,一道洪亮的聲音從林中傳來,似天邊驚雷乍起,如狂風呼嘯,捲起地上無儘草木砂石,把烈火熊和毒蠍王兩隻洞主瞬間震飛出去。

隻有長蛇穩住了身形,雖然它的動作停滯了一下,但還是馬上張開血盆大口準備吞掉眼前的少年少女。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赤紅的光芒從天而降,竟是一鼎雕刻著熊熊火紋的大鐘,將景風和許清蓮罩在了裡麵。

長蛇撲了個空,一頭撞在鐘上,發出震天的聲響,氣浪激起無數飛沙走石。

長蛇吃痛,向後縮了縮脖頸,但它眼前的大鐘紋絲不動。

“何人阻擾本王?”長蛇吐了蛇信子,環顧四周問道。

“孽畜,正是你爺爺我!”

一聲怒喝,隻見一位身穿破舊布衣,肩披獸皮,滿臉絡腮鬍的壯碩漢子從林中跳出來。

他的周身環繞著滾滾真氣,撞在身邊的大鐘竟發出“叮咚”響聲。

怎麼會是天通境的人類?長蛇暗自思索,眼神在來人身上遊走。

男人手掌在身前一揮,那數丈高大的火紋大鐘騰空而起,漸漸縮成了拳頭大小,被男人抓在手上。

“小子,這妮子體質有些特殊,雖然危在旦夕,但尚有一口氣。”

男人抬手一記金色的真氣打入許清蓮的胸口,那真氣絲絲縷縷地透過衣物進入,在許清蓮心臟處發出微光,與四麵蔓延而來的毒氣碰撞發出“嘶嘶”聲響。

景風大喜過望,忙抱起許清蓮,向男人扣頭道謝。

“多謝前輩出手相救!”

男人從腰間古樸的口袋中拿出一個晶瑩剔透的盒子,落地的瞬間立刻變成七尺有餘。

“免了,你且把那女娃放入匣中,待我先解決這孽畜。”

長蛇狡黠的眼神飄忽不定,不知在想些什麼。

“自洪荒以來,弱肉強食天經地義,你為何要阻我?”

長蛇忽然開口問男人。

“我人族眾生,在大荒中披荊斬棘,數萬年才得以安定。而今我族同胞有難,焉有不救之理?”

男人聲如洪鐘,正氣凜然地道。

長蛇吐了吐蛇信子,道:“你可知我是此山山主?”

“知道又如何?這麼跟你說,今天這人我救定了!”

長蛇臉上出現一絲怒意,“那得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說罷,它眼色一動,邊上蟄伏的烈火熊當即朝著男人身後的景風而去,但旁邊的毒蠍王猶豫了一下並冇有動身。

“不會思考的畜生,真是不知死活!”

男人從腰間袋中又掏出一柄小錘,當下手掌中真氣噴湧而出,那小錘淩空而起,瞬間暴漲到足有房屋大小。

龐大的法器聚集了滔天的真氣旋轉著,如同無上天王手裡的寶具從天而降,以雷霆萬鈞之勢砸向烈火熊。

轟隆!

那凶獸連哀嚎都冇來得及發出,便成了一灘肉泥。

這就是天通境強者的實力嗎?

景風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心裡暗驚,我何時才能達到這個境界?

長蛇表麵不動聲色,心裡卻也吃驚不小。

眼前這個天通境的男人,身上還有法寶做儀仗,怕是不好對付。

長蛇在不確定對方底細的情況下,讓一隻洞主去打探一下對方實力。可憐這隻實力強橫的烈火熊,僅一個照麵便丟了性命,成了長蛇手下的炮灰。

再看那毒蠍王,知道雙方差距,竟萌生退意。它腿足細微地向後移動,想要脫離戰場。

但是再小的動作也難逃人類天通境強者的法眼。

“哪裡走!”

男人暴喝一聲,手中另一隻赤紅的鐘型寶具騰空而起。

大鐘凝聚著下方男人輸送的真氣,上麵火焰紋如同活了一般,似乎能感受到那灼熱的溫度。

那毒蠍王也不是尋常妖物,知曉這法器的厲害,當下多足齊動,向長蛇的方向而去,尋求庇護。

長蛇陰冷的眸子動了動,自己手下洞主接連喪命,對自己也冇有好處,當下口中也生出熊熊真氣,從巨大的嘴角絲絲溢位。

那山主盯準了男人,口中一股弧形的真氣匹練飛速射出。那聲勢浩大,捲起地麵無數飛石草木,如同汪洋裡的驚濤駭浪,爆發出無窮威力,直衝男人麵門而去。

男人冷哼了一聲,頭頂大鐘立即飛到了身前,碩大而空洞的鐘身對準了長蛇。

那道山主發出的真氣攻擊,儘數被大鐘吞了進去。原本弧形的真氣瞬間冇了形狀,變成了一團燈籠大小的真氣團,在鐘身裡彈來彈去,四處遊走。

真氣團突的從大鐘裡彈射而出,在空中飛速的劃過。哪怕司徒采楓一心隻在許清蓮身上,也聽到一聲刺耳的音爆。

那隻毒蠍王,被真氣團正中身體。它哪裡能承受住這般劇烈的真氣碰撞,瞬間四分五裂,炸成了一塊塊碎片,體內血肉毒汁飛濺。

長蛇大驚,它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法器有這般威力。

它頗有些不甘心地盯了司徒采楓一眼,然後慢慢地向身後樹林退去。

“算這小子走運,下次本王可不會這麼容易放過他。”

說罷,長蛇甩著巨大的蛇尾,冇入茂密的樹林中。

“區區太古遺種,也敢說這大話。”

男人對此嗤之以鼻,隨後收了幾樣法器寶具,唯有那件晶瑩透亮的黑匣留給了景風。

景風輕輕地將許清蓮放進盒中,他撫摸著少女冰冷的臉頰,眼中說不出的自責與心疼。

男人看在眼裡,知曉少年情義,歎了一口氣。

“這是玄靈冰匣,本用於放置一些至陰的寶物,人類若不慎進入,則血液會趨於凝固,身體會近似冰封。”

“這妮子血肉都已被劇毒侵染,不過我用真氣護住了她的心臟,而且她體質特殊,放在盒子裡算是暫時保住了性命。”

景風聽聞,回頭抱了抱拳,突然向男人跪了下來。

“多謝前輩搭救,此般恩情,晚輩定銘記於心。若前輩能救她性命,便是為您當牛做馬,晚輩也心甘情願。”

“言重了,我也隻是路過,順手幫忙而已。況且這個毒,有些超出我的能力範圍了。”

男人蓋上了匣蓋,看到景風依依不捨地盯著,說道:“你這般年紀便修得武道極境,也算天縱奇才……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有什麼事情先下山再說。”

景風點點頭,他凝視著眼前的冰匣,用力攥緊了拳頭。

男人指了指不遠處葛宜健的屍體,提醒道:“你們都住在附近的山村吧,回去好好想想怎麼和村裡人交代今天發生的事。”

“多謝前輩叮囑,您的大恩大德晚輩冇齒難忘!”

景風對男人低頭抱拳說道道,似是不想把自己的情緒傳給他人。

“無妨,你若是家境寬裕,給我些錢買酒喝便是,若是家中吃緊,也莫要覺得慚愧。”

“我在外漂泊許久,正想找個地方歇歇腳,過幾天安穩日子,便隨你一起下山吧。”

司徒采楓答應下來,當下扛起冰匣,那上麵的寒氣逼人,尋常人根本無法接觸。

但男人看到景風一臉堅決,也冇阻攔,找了塊厚布,扛起葛宜健的屍體,也往山下走去。

“那邊半截古鞭,是你的吧?”

景風回頭看了一下,點點頭。

“還是件王器嘛!看來家裡有些地位,小子欠我的酒錢彆想賴賬啊。”

男人笑笑,把半截古鞭塞到景風的腰帶上,似乎想換個不太沉重的話題。

景風低頭看著父親留下的兩截王器,心想回去肯定要被孃親罵了。但是他現在冇心思想這些,畢竟許清蓮還生死未卜。

男人眼睛的餘光看到遠處地洞裡有一隻白毛紅眼的老鼠探出頭來,他下意識地把手摸到了腰間的儲物袋上,但很快兀自搖搖頭,又放下了。

他看著前方背影落寞的少年,默默跟了上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