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仙俠 > 囚獄 > 第一百三十七章終章

囚獄 第一百三十七章終章

作者:莫若秋寒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7-28 11:33:06

蒼寂的天地,時空彷彿已經停滯。

篝火已經熄滅,隻剩下一攤焦黑的木炭和灰燼。

冰封的女子靜靜的站在那裡,宛若一尊女神像,溫婉恬靜,綽約賢淑。仇九坐在她的旁邊,微眯著眼睛,注視著蒼穹上飄遊的黃雲。寒意蕭蕭,朔風嗚咽。

“你不該在這裡,”他呢喃道。“這是死人待的地方。小花,還記得我們的村莊嗎?還記得我們一起玩耍過的山嶺嗎?那裡的漿果,我們還能找到嗎?我夢裡,記起了我們約好去山上找果子的事情,可是夢醒了,我們的約定就破滅了。在渡口那裡,我就見到了你,隻是那時候不該確認是否是你。你跟以前不一樣了,不是那個黃毛丫頭,而像是富家小姐。你知道嗎,那一刻我心裡是迷茫的,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曾經熟悉的任何人,也回不去曾經熟悉的地方。”

他籲了口氣,仰頭注視著那片飄遊的雲,一片片雲碰撞在一起,就像是一塊塊浮冰。他道,“在路上,你偷偷把吃的給了我,哭著問我,我們還能重逢嗎?我會去找你們嗎?小花,上天安排了我們的命運,我們隻是浮世中的浮萍,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們在做主,而隻是隨波逐流。旱災以前,我以為我會死在我們的村子裡。”

黃雲融合了,化為了更寬闊的雲片,遮蓋在蒼穹表麵。風變得疾嘯起來,黃煙嫋娜,如一堆堆篝火飄起的煙霧。泥沙片片而起,瀰漫在空中,如輕紗似的,隻是顏色太過晦暗蒼死。

他的眉頭微微展開,眉眼也露出笑意。他道,“不知道陳爺爺還活著冇有,他是唯一一個留下來的人。”

他坐起身子,手指在地上寫著什麼。他道,“我最先學會的字就是自己的名字。陳文,起先寫的扭扭歪歪,看久了就像是蝌蚪在轉。後來,我會寫爹孃的母子,我還特意跑到爹孃的墳前,重新給他們寫墓碑。不知道那墓碑現在還在不在?後來我們在山上玩,我就寫你們的名字,陳小花,陳小虎。你們還笑我,說我寫的字像狗啃似的。”將兩個字寫完,他仔細打量,籲了口氣,繼續說道,“後來,你避開你哥哥偷偷找我,讓我教你寫字。你說,你很羨慕男孩子讀書,因為讀書的孩子父母還疼愛,什麼好吃的好穿的好用的都給讀書的孩子準備著。本來你哥哥也是要去讀書的,你父母打算將你送到鎮上的楊家去做事,換到錢來給你哥哥讀書。”

他回過頭看著冰封的女子,道,“你哭了,說你父母要把你賣掉,你哭的很傷心,我看著你哭,心裡也在哭,可是我幫不了你。我們隻是小孩子,而我隻是一個孤兒,我家貧如洗,孤身力薄,我能幫你什麼呢?甚至,我連安慰你都做不到。你哭,我看著你,你說,我聽著。我們都知道,我們無力去改變,我們都處在被擺弄的位置裡。”

他伸手輕輕的撫摸覆蓋在女子臉上的冰層上灰塵,動作極其溫柔。他道,“後來你哥哥被夫子逐出了私塾的大門,夫子說你哥哥太笨,還不如在家種田,反而能省些資財過活。這樣,你父母將你送去大戶人家的打算就落空了。大家都笑你哥笨,可你個隻是傻傻一笑不以為意。後來我們聊天,你哥說,我們莊稼人家讀什麼書,真以為書中能讀出黃金屋來?彆傻了,我們土老帽就做好土老帽的事,跟他們參合在一起做什麼。我知道,他不希望因為自己而將你推入火坑。我也知道,你是知道你哥哥的心意的。”

他站了起來,雙臂展開,仰麵呼吸。寒風吹動他的衣裳,拂動他的黑髮。這一刻,彷彿世界的核心就在他這裡。

“我們窮,我們苦,我們受人踐踏,我們聽天由命,可我們簡單的如同一張白紙,我們會互相幫襯,雖然偶爾會有爭執,或者私下裡互相嫉妒,可誰也不會見著彆人的苦難而袖手旁觀。偏僻的村子,簡單的生活,直接的關係,我們每個人的內心都保留著質樸的情感和秉性。富貴,權勢,我們羨慕,可我們並未為其墮落。”

他依舊閉著眼睛,冰封的女子,滑落下一顆晶瑩的淚珠。

“村裡的槐樹抽芽了吧,棗樹,梨樹,桃樹,楊柳,鬆樹,都在蠢蠢欲動吧!不知道我們的家還在不在?大家都走了,田地都荒了吧!不知道我們上山的路有冇有被野草覆蓋,不過這都沒關係,隻要有人,總是會開辟出來的,煙火氣息也會讓它們退避的。”

他轉動身體,風隨之而舞。遠處的黃煙竟是撲落在地上,如同那蠕動的蛇。

“真想回去看看啊!哪怕隻是短暫的看上一眼,也很知足的吧!”

他睜開眼睛,回過頭看著冰封的女子,道,“小花,你代我回去看看,好不好?”

天倏然暗了下來,黑暗籠罩,風的呼嘯,沙塵滾滾蕩蕩。

天空中,一片電閃交織相錯,隱約間,一個巨大的刑台顯現出來。刑台流溢著寒冷的光芒,就像是一張巨大的織網。不時有閃電在那刑台上劃過,發出那茲拉任人發麻的音聲。刑台在下降,威勢層層落下來。

他站在冰封女子的身邊,仰頭注視著那下落的刑台。

他的表情,竟是出奇的平靜,一雙深邃的眸子,如那秋水寒潭。

刑台突然一頓,便停止了下落的趨勢。

在那刑台上,一道模糊的身影蜷縮著坐在那裡,不時竄起的火花,讓那身影止不住的顫抖。久久的,便隻有那片光在黑暗中流溢,風聲也消失了。仇九便凝望著,平靜的臉龐上無聲的浮現出憂鬱而淒涼的神色。那刑台上的身影抬起頭,朝他望來。那身影的雙眸一滯,既而整個人站了起來,抬手指著仇九。

仇九卻是在笑。

那身影顯得憤怒,可不一會兒,他便如泄氣的皮球一般,臉上的怒意也散了,指著仇九的手也落了下來。

“我就知道,是你害的我被困在這裡,我早就應該想到的,虧我還癡心的以為我們已經達成一致了,你也算是個不錯的人,至少不會忘恩負義。哎,我蠢,真蠢,你是人類啊,人類善變啊,而且自私啊,我怎麼能相信你呢?而且,我堂堂大道,居然也變得如你們人類一樣思考問題,真是天大的諷刺!”

仇九不言,隻是含笑望著那身影。那身影除了狼狽沮喪之外,與他幾無二致。那身影緩緩坐了下來,身上濺起的火花也不能讓他顫抖了。

“你甘願被困在這裡?”那身影問道。

“是。”仇九道。

兩人便沉默下來,似乎已經冇有什麼話題可以繼續說下去。許久,那身影長歎一聲,道,“我也出不去?”

仇九冇有回答。那身影又歎了一口氣,道,“你不說我也知道,這時空已經封閉了,我若是能出去,就代表了它也能出去。我們困死在了這裡,除非哪一天它消亡了,或許我還有機會。可是,到了那個時候,出去又能怎麼樣?我是道啊,都說天無二日,我出去算怎麼回事?”苦澀一笑,他看著仇九。“註定了我們要相守到死啊!可是我納悶了,我又不是如花似玉的美嬌娘,跟你一個落魄的人類有什麼好相守的!”

“我們這是失意人對惆悵客,不分男女。”仇九道。

“屁!”那身影斥道。“鬼纔跟你是失意人與惆悵客,老子要的是逍遙快活,是紅塵滾滾!”旋即又沮喪的如落水狗一般。“這都是幻想,幻想!在這鬼地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如這片天地一般,沉淪,想死也死不了啊!”

“世間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想死,卻死不了,想活,又活不痛快。”仇九道。

那身影翻了翻白眼,道,“有酒嗎?”

仇九低頭找尋了一下,地上滿是碎片,乾燥的泥土裡還散著酒香。他擺了擺雙手道,“冇了。”

那身影懊惱一歎,站起身道,“我去找那傢夥。”

那身影不見了,仇九坐在了冰封女子的身邊,靜靜的笑著。不一會兒,地層深處傳來怒吼和嚎叫,旋即又傳來痛苦的呻吟。

他看著那熄滅的火堆,隱約有光焰一絲絲一縷縷的飄遊著,就像是木頭的魂魄一般。他抓起一把泥沙灑在那火堆上,那些光焰便斷裂了。他大笑起來。而這時,暗暗的蒼穹,一道雷電嗤啦一聲劈落下來,竟是落在了他的身上。他的臉一下子變得蒼白,頭髮也如亂草一般,一縷縷的煙從頭頂嫋娜飄蕩。

可是,他靜靜的坐在那裡,深邃的眸子注視著那火堆。

寒風,呼嘯,暗夜。

那團身影飄然到了仇九的麵前,對麵而坐。仇九看著他,那身影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破爛爛,彷彿一不小心就會化為飛蝶飛跑似的。看來戰況很激烈,堂堂大道居然弄成這幅德行!

“來,你嚐嚐。”那身影將一個瓷瓶遞給仇九。

仇九訝然接過來,道,“從哪弄來的?”

“切,就這點事,很難嗎?”那身影不屑的道。

仇九打開蓋子聞了聞,馥鬱的香味鑽入毛孔之中,令人體態舒暢。

“不錯啊!”

“那是,我大道出手,還不手到就擒!快嚐嚐。”

仇九喝了一口,火辣的滋味瞬間充斥口腔,彷彿要爆裂開來,可是那滋味又散作無數的溪流,湧遍全身。那是通泰的感覺,滌盪了身體和神魂的疲憊和痼疾,讓力量和生命之源暗茲淺長。他將瓷瓶遞還給那身影,那身影接過來竟是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也不管那火辣的滋味在口腔、喉嚨、肺腑爆裂。許久,那身影將瓷瓶拋在一邊,站起來大笑起來。

“痛快,痛快!”

卻在這時,一道暗影宛若幽怨的鬼魂悄然出現在兩人的麵前,目光幽幽的注視著他們。

“你們太過分了,真以為我堂堂虛神會怕了你們!真要鬥起來,大不了玉石俱焚!”

瘋子似的身影見著那暗影,大笑道,“鬥吧,鬥吧,反正在這鬼地方不死也得瘋,你堂堂虛神都不怕,我大道怕什麼。玉石俱焚?好啊,好啊!”他竄過去一把抓住那暗影的手臂。“我們一起玉石俱焚。”

那暗影用力掙脫開了瘋子似的身影,往後連連退了數步。

“你瘋了!”

“是啊,我瘋了,怎麼,你有意見?”

“我、我殺了你!”

“哈哈,我也有此意。”

兩團身影便糾纏在一起,竟是如同那地痞無賴一般的斯鬥。不一會兒,那暗影掙脫開來掠上高空,扭頭狠狠的道,“彆以為我現在虛弱就那你們冇辦法,仇九,大道,彆得意!”

“哎呀,彆走啊!”

瘋子似的身影疾馳而出,追了上去。那暗影大叫一聲“我的娘啊!”狼狽狂竄。一眨眼間,兩道身影消失在漫漫黑夜之中。隻剩下寒風譏誚似的呼嘯。

仇九倒在地上,睜著烏黑的眼睛注視著那漸漸暗淡的刑台。

夜淒寂蒼涼。

一滴滴的水珠,這時候卻從女子的身上流淌下來。黑夜裡,她的睫毛輕輕顫動了一下,眸光便帶了一層薄薄的溫度。水珠落在乾涸的地麵上,一片葉子倏然鑽了出來。

仇九閉上了眼睛,不一會兒竟是睡著了,興許是那酒的緣故,或許是為了追尋那斷開的夢。夢裡,他呢喃著什麼。這時,黑暗中一條柔滑的手輕輕的撫摸著他的麵孔,一張秀麗的臉龐靠在了他懷裡。

“我不回去,陳文,我隻想陪在你身邊,和你在這孤獨的世界裡,一起麵對一切。陳文,災異將我們分開,卻也讓我們重逢,這是天意,我不想錯過,哪怕是回到了村莊,冇有你,村莊也跟以前是不同的。”

生命在生長、蔓延,覆蓋在他們的身上,如同充滿生機的被子。

黑暗裡,風也小了,蒼涼的天地似乎也變得溫柔了。

仇九夢中,小花回到了他身邊,他們緊緊抱在一起,兩人靜靜的站在村子的山坡上,嗅著那熟悉的氣味,耳邊傳來鄉親們的聲音,牛哞哞的叫聲,黃狗的吠叫,樹葉窸窸窣窣的搖曳,蜜蜂在身邊嗡嗡的震動著翅膀。

他們笑了。

幽邃的深空,刑台的支架冷幽幽穿梭四方,彷彿支撐起了整個蒼穹的重量。俯視大地,時空邊緣包裹著一層薄薄的光焰,那光焰靜寂無聲,宛若黑暗邊緣的白色雲團。而在外,卻又是另一片時空,時空之間隔著兩條相反的弧光。

天地悠悠,乾坤寂寂。蒼寂幽邃的時空,如同封閉的囚獄,困鎖著萬物生靈,隔絕著兩邊的幻想和希冀。

天地如籠,生靈如囚,億萬年不曾改變。

···在蔚藍的天空下,綠油油的山野,草木豐榮,生命盎然。牛群在山坡悠遊,鳥群成群落在牛群邊。一個孩童揮舞著手中的柳條,追著一隻蝴蝶在山坡上奔跑。

溪澗中,兩個孩童互相朝著對方潑著水,一個老人站在岸邊望向山坡,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一抹慈祥的笑容。

忽然,遠處傳來一聲轟鳴,一道白光沖天而起,雲團破碎,一道巨大的怪物虛影出現在天空上。

老人神色一滯,氣惱的將手中的柺杖摔在地上,大聲喊道,“陳文,讓你不要去那個地方,你這皮孩子怎麼這麼不聽話!”

“爺爺,那裡到底藏著什麼?”溪澗中的小女孩仰頭問道。

“哎,”老人頹然一歎,道。“那裡藏著妖魔鬼怪,彆說是你們這群孩子了,就是你們家的大人們,進去了也冇命的。”

“爺爺,陳文去過好多次了,怎麼他能活著?”小女孩問道。

老人瞪了小女孩一眼,小女孩癟了癟嘴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老人哎的一聲歎息,背過身撿起柺杖慢慢悠悠的走著,道,“要小心,千萬不要進那個洞窟,我們世世代代居住在這裡,對那裡都充滿了敬畏,那裡有什麼?誰也說不清楚,但是我們知道,我們村子能世代安居,便是因為不去觸犯那洞窟裡的神靈。哎,陳文太不懂事了,太不懂事了,這小傢夥難道要步入他父母的歧途?哎!”

而這時候,天空中巨大的虛影已經散去,破散的雲團也恢複了原狀。

溪澗裡的兩個小孩互相對望一眼,男孩忽然掬起一捧水潑在女孩的臉上,作著鬼臉笑道,“小花,羞羞臉,又要哭了!”

“哥,你偷襲我!”

兩個小孩互相潑著,亮晶晶的水珠在他們的頭髮上閃閃發光。

而這時,一個衣衫破爛滿麵臟汙的孩童如吃醉了酒一般,搖搖晃晃的出現在山坡上,手裡的柳條已經焦黑,一張瘦弱的臉孔上,雙眸波動著一層層的光漪。他站在那裡,樹木迎風搖曳,綠草簌簌如波浪。他扭頭望向遠處,露齒一笑,竟是無比的狡黠深邃。

2021、8、26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