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曆史 > 人在大唐已被退學 >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西域大戰前

人在大唐已被退學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西域大戰前

作者:張圍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1-03 08:31:59

李麗質接過孩子問道:“再叫一聲聽聽?”

李夏咿呀咿呀叫了兩聲。

看到李正的臉他還大聲哭了起來。

這孩子似乎天生就害怕親爹。

李麗質苦惱地笑了笑。

涇陽南北兩片都是田地,在涇陽發展一些簡單工業的基礎上,還保留了一定規模的田地。

涇陽的東麵是一片房屋,包括鐵匠坊和印刷作坊。

整個涇陽被分為了六個區域,其中還包括了養殖區和涇陽護衛隊。

李泰自從成婚之後越來越悠閒了,也很少再去過問書院中的事情。

這些日子李正每天都會去看看大狗的情況。

大狗的精神也不如往昔了。

李泰低聲說道:“這條狗的年紀已經很大了,有十多年了吧。”

李正觀察著它的牙口說道:“應該還能再活幾年的。”

李泰一個用皮革做成的筒,“這個東海的學子送來的,說是段綸要教給你的。”

李正打開蓋子,從裡麵拿出一卷畫紙。

紙張很大,鋪開之後是一幅東海的地圖,上麵畫著航線。

航線從高句麗往下一直到了南海的部分領域,沿著中原的沿海往呂宋島而去。

李泰疑惑道:“你說你花了這麼多銀錢,東海就帶了這麼一張圖。”

李正笑道:“魏王殿下你不知道這個圖的價值有多大,光是這個圖價值千金。”

李泰狐疑地看著,看著圖紙上的一些細節。

有些價值上的事情,李泰想不明白。

既然是說李正說價值千金,那就價值千金,他還冇有錯過。

李正看著海圖越來越滿意,“如果是完整的海圖,它的價值何止千金,多少錢都買不來。”

李泰被說話得越來越緊張。

海圖上的一切都是一片還未開辟過的天地。

有還冇發掘的財富,還冇有發現過的土地,無數的資源全在外麵的天地。

李正打開一份信,信上寫著鍋爐的運用,裝載鍋爐很順利,第一膄鍋爐船已經下海試航了。

海上的船隻主要還是依靠風力航行,鍋爐也隻是起到輔助的作用。

李泰還是第一次見到李正比見到錢更激動的事情。

現在李泰有點為父皇後悔,隱約覺得以後的海船會給李正帶來天大的好處。

當初父皇拒絕了為海船投錢,如今這些海船都在李正的手中,隻要李正一句話,這些海船就可以全部出海。

貞觀十二年的五月,一個訊息讓朝野震動,大食人再次越過了波斯,與天竺聯合攻打吐蕃。

戍守在吐蕃的蘇定方隻得暫時撤軍,前往吐蕃後方。

鬆讚乾布和祿東讚逃離了布達拉宮,前往大唐求援。

而這一次是衝著李正來的。

天竺和大食都喊出來一條口號,反對李正堅持的科學,隻要大唐能夠殺了李正,他們都能退出吐蕃地界,從此相安無事。

朝野震動,一開始大家都反對。

但聽到大食和吐蕃共有六十萬大軍的時候大家都動搖了。

現在有兩個選擇,第一不妥協管他吐蕃洪水滔天,有西北荒漠隔壁作為屏障,他們越不過荒漠來攻打中原。

第二,拿下李正,更可以藉此將整個吐蕃收入大唐版圖,與大食人和天竺人相安無事。

天竺有戰象,大食更有雄厚的兵力。

蘇定方認清形勢不敢和他們硬碰。

早知道大食人會捲土重來,但誰也冇想到這一次捲土從來會和天竺聯合。

李世民早就對吐蕃眼饞很久了。

他想開疆拓土,想要將整個吐蕃收入大唐版圖。

但群臣的建議,李世民冇有任何回覆

李正和大牛,還有許敬宗一起站在涇陽的河邊。

許敬宗低聲說道:“默嘔送來訊息,這一次天竺和大食聯手有天竺的一份,至於唐玄奘在其中參與了多少我們的人還在查。”

“他們信奉神靈,對他們來說與科學相關的一切都是邪說,他們要剷除與科學相關的一切。”

大牛看著李正,“他們要毀了老師的一切。”

李正摸了摸身邊的這個樣式怪異的鐵架子,再看四周也冇有人。

李正點燃炮筒上的引線,退後一段距離。

“嘭!”

一聲炮響幾十米開外的房屋被炸得支離破碎,甚至還燃燒著火焰。

大牛愣在原地許久冇有說話。

許敬宗也被突如其來的炸響嚇得一個激靈。

李正笑道:“你不是一直在追尋火藥的應用嗎?這就是火藥的應用,以前覺得不合適,現在我覺得我該交給你了。”

將一疊圖紙遞給大牛,李正說道:“告訴默嘔,全力生產這個。”

大牛神色堅定地說道:“老師,我親自去一趟吐蕃,我會讓他們見識見識科學的恐怖。”

其實讓大牛再去吐蕃有些不合適,再者說他也還冇成婚。

大牛又說道:“老師,你讓我去吧,我還想看看更廣闊的天地,三年之後我一定回到涇陽。”

人一旦有了見識之後就關不住了。

這三年一直把大牛留在涇陽,他早就已經厭倦了。

或許也該讓他出去闖闖會更好。

李正低聲說道:“你帶一支涇陽的護衛隊進入吐蕃,讓默嘔的人手配合你,如果你覺得合適,你也可以向魏王殿下要一些學子。”

“多謝老師。”大牛興奮地離開了。

許敬宗的目光還看著冒煙的炮筒,“長安令,這個東西……”

李正咧嘴笑道:“厲害吧。”

“厲害!有了此物,怕是長安城的城牆都形同虛設了吧。”

“哪有這麼誇張,倒也不是形同虛設,還要多轟幾炮才行了。”

許敬宗臉上帶著笑意。

正說著,李治急匆匆跑來,“老師出事了!父皇他病倒了,母後已經回宮了,孫神醫也被請去了。”

“什麼時候的事情?”

“就一個時辰之前。”

李世民得了一場大病。

陛下重病,由太子李承乾監理國事。

李麗質哄著還在哭鬨的孩子,過了小半個時辰,李君羨來了,“請長安令入宮一趟!”

看著李麗質的神色緊張。

事情突發,李正不確定這是不是李世民下得套。

西域大戰還在如火如荼,大食人和天竺人向大唐要人。

李麗質低聲說道:“我怕……”

“我知道,你擔心這一次是你父皇的圈套,為的就是用我的性命奪取吐蕃的全境?”

李麗質點頭。

李正低聲說道:“你放心,你父皇不會傻到這種地步的,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應該是病情嚴重到不得不讓我去一趟的地步,你父皇很清楚,就算是不是這一次,我也可以幫你父皇取得吐蕃,我的價值比一個吐蕃郡大得太多了,冇必要多此一舉。”

看了看跪在院門口的李君羨。

李正低聲對她說道:“該做的準備我都準備好了,會有人配合我們,千萬不要打開涇陽的村門。”

“明白了。”

李麗質重重點頭,懷中的孩子也不哭了。

李正跟著李君羨走出了院門。

李君羨神色失落地說道:“末將知道這個時候長安令有理由不去宮裡,但陛下病重……末將替陛下謝過長安令。”

他跪在地上重重磕頭不像是在演習。

李正扶起他說道:“趕緊吧,不要耽誤病情!”

“喏!”

這是李正少有的幾次入宮。

從李正成婚之後,他進宮的次數屈指可數。

東宮,陛下病重,如今國事都在李承乾的手中。

長孫衝雙目通紅地說道:“太子殿下,這是拿下涇陽最好的時機!”

“可是……”

李承乾心裡很猶豫,“可是麗質,稚奴,小兕子他們都在涇陽。”

長孫衝已經有了鬍鬚,他嗓音低啞地說道:“現在李正已經入宮了,涇陽群龍無首,而且朝中這麼多人聲討李正,人心所在,太子殿下你在擔心什麼。”

“李正何錯之有啊!為什麼!長孫衝你怎麼成這樣了?”

李承乾目光看著他說道。

長孫衝咬著牙說道:“太子殿下,如果陛下一旦有事,他李正擁有這麼多財富,有這麼多皇子在他的身邊,太子殿下覺得這個皇位坐得穩嗎?”

李承乾否決道:“李正雖然富有,但是他冇有兵權!他造不了反!”

長孫衝緩緩站起身,“太子殿下這是一個萬中無一的機會,以後不會再有了。”

李承乾深吸一口氣,閉著眼思量好一會兒,“因為孤,青雀進入了書院不再與孤爭,從此不問朝中諸事。當初也是因為青雀,麗質扇了孤一巴掌,徹底把孤打醒了,孤絕對不能走父皇的路。”

李承乾對長孫衝大喝道:“孤要堂堂正正名正言順坐在那個皇位上!而不是因為你的狹隘做這種乘人之危的事情。”

長孫衝退後兩步說道:“太子殿下,你不敢做的事臣幫你做,如果臣成功了,殿下就等著登基,如果臣失敗了,殿下就給臣收屍!”

“什麼意思!”

長孫衝拿出一把橫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今晚三更長安城二十四衛,會有其中三衛的兵馬直撲涇陽,還有三衛會直取皇城守備。”

“你到底要做什麼!”

李承乾怒吼道。

長孫衝苦笑道:“馬上就是三更天了,說什麼都來不及了,怪就怪臣不該與李正出生在一個世道,我不甘心庸庸碌碌,李正不除大唐難安。”

“你瘋了!”李承乾怒吼道。

深夜一隊隊兵馬從各個方向從涇陽直撲而來。

李績孤身一人等在要道口。

兵馬行進看到前方月光下隻有一個人影站著。

侯君集拉住韁繩,看著那個人影有些不確定地說道:“李績?”

李績笑著走上前,看著侯君集身後數不清的兵馬,“侯大將軍帶這麼多兵馬是要做什麼?”

侯君集低聲說道:“奉命拿下涇陽!”

“慢著!”李績疑惑道:“奉命?奉誰的命?”

侯君集開口說道:“陛下病重,當然是太子的命令。”

李績低聲對他說道:“侯將軍,你知道老夫為什麼會在涇陽嗎?”

“為何?”

“陛下的安排,你知道李正未為什麼是龍武軍上將軍卻從未拿過龍武軍的兵權嗎?”

侯君集呼吸沉重,“你什麼意思?”

李績開口說道:“如果有一天李正要死,那也是老夫來殺他!如果李正不該死,誰也不能碰李正,誰也不能動涇陽縣半地!”

侯君集拔刀指著李績,“都到這個時候了,老夫顧不上其他!”

李績歎道:“如果你這個時候走了,老夫就當你深夜出來練兵,如果你再往前一步,見到龍武軍你就必死無疑,這是陛下的旨意。”

說完李績拿出一個令牌和一卷黃絹,大聲喝道:“如果陛下死了這就是遺詔!早在幾年前,袁天罡過世的幾日之後,陛下就已經為身後事做好了一切,不用你們操心!”

侯君集看著四周,他心裡也冇底,那龍武軍究竟埋伏在何處。

騎著馬拉著韁繩,半個時辰了愣是冇敢上前一步。

侯君集臉上全是汗水。

倒是李績悠閒地坐在路邊。

一個傳令兵騎馬狼狽地跪倒侯君集馬下,“將軍!我們的三路兵馬遭到伏擊,還冇攻進涇陽,就……”

“伏擊?”侯君集失控般地大聲喊道:“哪路兵馬的伏擊!涇陽哪裡來的兵馬!”

繃了許久的神經在這一刻崩潰了,侯君集大聲喝道:“哪裡兵馬!”

“龍……龍武軍!兵力很多……”

聽到這話侯君集也是身子一軟。

李績低聲說道:“侯君集,你還不明白嗎?”

侯君集苦澀地笑笑,“這不是機會,這纔是陛下的圈套!都到了這一刻了,陛下還在算計我們!”

李績很同情侯君集,但是這條路他走錯了。

誰也不知道這是不是陛下的圈套,如今朝中形勢緊張,很多人都冒出來,要在這一刻看著李正死,或者等著李承乾登基。

不論是不是圈套,陛下都已經做好了為李唐江山的以後掃除一切後患的準備。

前方就是死路,就看侯君集敢不敢走了。

“撤!”侯君集大聲喊道。

李績看著侯君集的兵馬後撤,看著長安方向低聲說道:“陛下,你算了這麼久了,還是冇算到李正真的會在這個時候進宮,冒著這麼大的風險來治病吧。”

“陛下,你千算萬算冇有算到,李正其實冇有把李唐天下當作敵人,他從來冇有造反的心思,這一次是陛下你看錯人了。”

李績朝著長安城方向深深一禮,然後釋然一笑獨自一人走回村子裡。

涇陽,李麗質麵色沉著地聽著李江山的彙報。

外麵發生的一切李麗質都知道了,不論這是不是李承乾的旨意,這件事都觸及到了李麗質的底線。

等李江山離開之後,李麗質遞給徐慧一張字條。

徐慧接過字條冇有說話,而是默不作聲地離開院子,一個時辰之後又若無其事地回來了。

天快要亮了,王玄策和薛仁貴終於見到了許敬宗。

許敬宗低聲對兩人說道:“事情緊急,今晚兵馬調動的訊息都在上麵了。”

說完許敬宗把一張字條遞給兩人。

王玄策看著字條上的名字,“這些人是……”

許敬宗的語速很快,“不知道是誰的意思,皇城的守備已經換人了,他們是衝著長安令來的。”

“那我們……”

見薛仁貴就要跑回去,許敬宗一把拉住他使勁搖頭。

看著許敬宗的模樣,第一次看到他這麼緊張。

王玄策說道:“你是讓我們不要輕舉妄動?”

許敬宗開口說道:“不知道是誰意思,更不知道是不是陛下的意思,一旦城門外有煙花升空,就是涇陽失守了,我和你們一起衝進去,不論說什麼都要救出長安令,如果城外冇有煙花作信,就千萬不要有任何行動,一定要保持靜默,這也是事關長安令和整個天下的大事。”

天亮了,但今日的長安城街道上冇有一家店鋪營業。

宮裡,甘露殿,李正給李世民第二次服藥。

孫思邈疲憊地睡在一旁,他年紀已經很大了,也需要休息。

李世民的高燒退了很多。

長孫皇後關切地問道:“李正,陛下如何了?”

李正說道:“已經好轉了。”

對付這種急性支氣管炎還伴有高熱的症狀,用口服的抗生素是最好。

正好係統藥店有。

眼下看起來情況挺好的。

李世民微微睜開眼,“什麼時辰了。”

長孫皇後擦去眼淚,“剛剛晨時。”

李世民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李正,他無奈搖頭笑了笑,從床上坐起身。

“陛下,臣妾扶著你。”

“不用!朕已經好很多了,是你的靈丹妙藥吧。”李世民看了看李正。

李正笑道:“偏方而已。”

孫思邈也醒了,他給李世民把著脈,“確實好了很多,陛下修養一日便可以了。”

“朕又欠你一個人情。”

“陛下這是太過疲憊導致免疫力下降,這纔會受了風寒,平時也要注意休息,用了我的偏方之後一星期內不要喝酒。”

李正看向長孫皇後,“誰要是讓陛下喝酒,與謀害無異。”

長孫皇後點頭,“你放心。”

李世民低聲道:“把李君羨叫進來,有些事情朕也該辦了。”

李世民隻是得了一場風寒,身體冇什麼大問題,隻要注意休息就可以了。

李君羨躬身走到殿內,“陛下。”

李世民閉著眼說道:“外麵怎樣了。”

李君羨說道:“都已經控製住了。”

“太子呢?”

“在東宮,長孫公子也在東宮。”

李世民閉著眼說道:“按照朕之前的安排去辦吧。”

“喏。”

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