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曆史 > 神醫孃親:團寵萌娃太搶手 > 第二百一十章斬草除根

厲正深望著元正的屍體,被倆個禁軍拖走,刀刻般的嘴唇微微抿起,劍眉緊蹙,深邃無波的眼眸裡泛著一絲冷意,彷彿剛剛隻是死了一條狗。

“大家都下去吧!”

劉公公見下人已經將血跡打掃乾淨,尖銳嗓音喝了一句。

禦書房再次安靜下來,悄無聲息。

“你可確定厲正南他真的死了?”

皇上厲正南幽冷的聲音響起。

劉公公急忙躬身上前:

“回稟皇上,確定。

奴纔在敬宣王府,待了一整天,一步都未曾離開棺木,而且奴才還曾多次上前探視,厲正南確實已經冇有氣息。

元正的人劈開棺木的時候,也未見厲正南有任何反應,若隻是裝死,應該不至於如此沉得住氣。”

“此事斷不可掉以輕心,你聯絡一下敬宣王府裡的人,問一下,你走了之後,追風等人什麼反應,可有立刻返回靈堂,去看望厲正南?亦或是打發所有人離開?

若有,我們還需謹慎。

若冇有,許厲正南真的死了,朕總覺得厲正南不該如此輕易死去。”

厲正深眼眸深邃,謹慎地吩咐著。

“是,奴才這就去”

劉公公聽聞一路小跑,出了禦書房。

厲正深見劉公公出去之後,邁著沉穩的步伐來到禦書桌前,坐了下來,扯了扯寬大衣袖,揮筆寫下了幾個名字:

“康明年、劉正一、盛懷玉、李元尊、元正、厲正南、顏玉、顏婷。”

之後在四方諸侯與元正的名字上,打了一個差,在厲正南的名字上畫了一個問號。用厚實的大手掌摸了摸顏玉、顏婷的名字,嘴角勾起一抹淺笑。

“皇上,我要見皇上。”

門外傳來一聲女人的嬌喝聲,厲正深眼眸裡一閃而過的異色,將剛剛寫好的那份名單,揉成一團,丟在了腳下,沉聲喝道:

“讓她進來。”

“吱嘎”一聲,隨著禦書房的門開啟,一股刺鼻的香味,撲麵而來,厲正深抬眸。

隻見從外麵走進來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裹著綾羅綢緞的衣衫,扭動著靈蛇般的腰肢,雖然嫵媚妖嬈,卻有種扶不起台階的青樓女子的感覺,缺少內在的氣質,不是旁人,正是剛剛字條上的名字之一,顏婷。

“皇上,妾身聽聞,你一夜未眠,累了吧!妾身親手為你熬了一碗燕窩粥,皇上要不要嚐嚐?”

有了在敬宣王府的前車之鑒,自打顏婷進了宮,為了“鳳命九天”的美夢,可謂豁出去了,為了討好厲正深,顏婷幾乎每天都到禦膳房報道,學做膳食,真所謂煞費苦心。

“愛妃親手做的?朕自然要嘗的。”

厲正深深邃無波的眼眸望著顏婷,薄情嘴唇輕啟,淡淡說了一句。

任誰都可以看出厲正深的眼中,並冇有絲毫情愛。

可顏婷不一樣,她對自己的容顏太過自信,總覺得自己年輕貌美,必可以將皇上厲正深迷的神魂顛倒。

“你先下去吧!”

顏婷從一個小丫鬟手裡接過羹湯,幽冷的聲音說著。

再轉身時,已是笑臉盈盈:

“皇上,這可是妾身忙活了一早上的功勞,你可一定要喝哦!”

顏婷的聲音細細軟軟,宛如黃鸝,厲正深朝著她招了招手。

顏婷一看,喜上眉梢,急忙上前,依偎在了他的懷裡。

“愛妃親手做的,朕自然要喝,可朕怕燙,不如愛妃用嘴渡給朕喝如何?”

厲正深魅惑低沉的聲音在顏婷耳邊挑逗著,顏婷立刻紅了臉暇,嬌喋著:

“皇上,討厭了。”

“怎麼愛妃不樂意?”

厲正深托起顏婷下巴,一副不是很高興地質問著。

“妾身願意,妾身自然願意。”

顏婷點頭如攪蒜,這可是難得與皇上厲正深增進感情的機會。

一碗燕窩粥通過顏婷紅豔的嘴唇,緩緩進入厲正深的腹中,顏婷心裡美的要命,暗道:

“看來是時候,向皇上提提,給我往上升個位份了。

早晚有一天皇後之位,將是我的。”

想到這裡,顏婷聲音嬌喋:

“皇上,妾身聽聞厲正南死了,可有此事?”

聽到顏婷提到厲正南,厲正深的瞳眸微縮,神色卻冇有太大波動:

“怎麼了?愛妃捨不得?”

“瞧皇上說的?妾身有什麼捨不得的?在妾身心中隻有皇上。更何況厲正南之所以會死,那也是妾身的功勞。”

顏婷洋洋得意,有著邀功的意思。

厲正深聽聞卻不動聲色地“哦”了一聲:

“愛妃此話怎講?”

顏婷一聽,急忙將那天發生的事,輕描淡寫地同皇上厲正深說了一遍,隻是隻字未提她妒忌厲正南對她姐姐顏玉的感情。

她隻說他姐姐顏玉對古醫族的事,一直耿耿於懷,她告訴她姐姐是厲正南帶人殺了古醫族的人。

厲正深聽聞,眼眸眯了眯,原來是這麼回事。

他這些天一直在納悶,顏玉那個女人到底為何要殺厲正南,明明厲正南就很寵那個女人,處處維護她,她怎麼會突然間對厲正南動手呢!

原來如此,看來是該尋個機會,將她們姐妹二人一併送上天了。斬草除根纔是硬道理。

厲正深想到這裡,眸光頓時死沉,陰蟄蟄地望著顏婷。

此時的顏婷才後知後覺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她剛剛得意忘形,竟然忘記了古醫族滅亡,皇上厲正深也有參與,是他下的滿門抄斬的聖旨。

想到這裡,顏婷感覺後背冷汗浸透了她的衣衫,小心翼翼地抬眸,剛好看到了皇上厲正深幽冷的眼神。

“皇上饒命,皇上饒命。當年先父害死先皇一事,的確是先父的錯。

可那時妾身還小,妾身對此事一無所知,求皇上饒了妾身,妾身願意待在皇上身邊,好好服侍皇上,為先父贖罪,求皇上饒過妾身好不好?好不好?嗚嗚……妾身願意為皇上當牛做馬,嗚嗚……”

顏婷拚命磕頭,額頭都滲出了血跡,她苦苦哀求。

厲正深那深邃無波的眼眸裡透著冷光,片刻之後,彷彿做了重大決定般,起身將顏婷從地上拉了起來:

“愛妃快快請起,冤冤相報何時了,你父親顏剛害死先皇一事,說到底的確不是你們姐妹二人的錯,咳!”

說到這裡,厲正深彷彿很為難般歎了一口氣:

“隻是你姐姐顏大夫一直不明白這個道理,朕也很為難。她今日能因這件事殺敬宣王,明日便有可能為此殺朕,朕若不斬草除根,恐將來,她再給朕惹出不必要的麻煩,到時候鬨騰大了,一旦朝臣知道你們姐妹二人是古醫族遺孤的事,逼朕殺了你們,朕想放了愛妃,恐也無可奈何啊!”

“皇上不都對姐姐下了“秋後問斬”的聖旨了嗎?她都要死了,還能惹出什麼事?妾身保證會將此事,爛在肚子裡,求皇上饒了妾身,好不好?好不好?嗚嗚……”

顏婷嬌喋哭啼。

厲正深將其攬在懷裡,溫柔的語氣說道:

“愛妃,你太天真了,秋後的變故很大,若是秋後之前,你姐姐將此事捅出去怎麼辦?

愛妃對朝堂之事,可能不瞭解,人言可畏,朕雖然是皇上,有時也無能為力。

朕捨不得殺你,可朕不想讓朝臣因為此事鬨騰,你說朕該怎麼辦?你給朕想個辦法。

整個後宮的女人,隻有愛妃最得朕的心,朕也實在捨不得殺愛妃啊!”

顏婷:“……”

看來是時候找找姐姐談談,讓她忘記仇恨了。實在不行……

顏婷眼眸裡閃過一絲寒光。

“好了,朕乏了,愛妃下去吧!”

厲正深擺了擺手,顏婷不情不願地走了出去,看來她“鳳命九天”的美夢,又要拖延一段時間了。

顏婷與劉公公擦肩而過。

劉公公去打聽敬宣王府的訊息,回來了。

“皇上,顏美人可是來送吃的?”

劉公公貌是不經意詢問著。

厲正深點頭,劉公公開始大驚小怪咋呼開來:

“哎呦喂!皇上,你怎麼敢吃她的食物?她可是一隻毒蠍子,你忘記古醫族滅亡的聖旨,是誰下得了,萬一……

劉公公話還冇有說完,厲正深便抬了抬手,厚實嘴唇輕啟:

“無妨。”

想到剛剛顏婷給他用嘴渡飯的情景,厲正深眼眸裡一抹嘲諷,他就是因為害怕那個女人給他下毒,才讓那個女人給他渡飯,可那個白癡女人,竟然還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要不是忙活了一個晚上,確實餓了,他才懶得吃那個女人做的粥,說實話做的並不是太好吃。

“好了,言歸正題,你去敬宣王府打聽的怎麼樣了?那追風可有異樣?”

厲正深收斂心神,沉聲喝問了一句。

劉公公聽聞,急忙躬身上前,低聲說道:

“回稟皇上,也許敬宣王真的死了,昨晚奴才帶著元正回了皇宮,聽說追風並冇有急著回靈堂,檢視厲正南,也冇有譴退任何下人,而是召集所有下人打掃院落,擦拭地上的血跡。

直到庭院乾淨之後,追風這才譴下人去買了一副新的棺木,也是在下人的幫助下,將厲正南的屍體,從破損的棺木裡移出,到了新的棺木裡。

整個過程,厲正南都是一動不動。

敬宣王府裡那個人也趁機試探過,厲正南並冇有任何脈搏,所以,應該是死了的。”

聽到這樣的答案,厲正深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憂傷,他喃喃自語:

“真的死了?就這麼死了嗎?”

“從追風的反應來看,的確應該是死了的,若厲正南冇死,如皇上所說,厲正南的棺木被元正派的人劈開,追風應該第一時間去看厲正南,看他有冇有受傷?可整個過程來看,追風彷彿並不關心厲正南的死活。

一直忙活到大半夜,才進入靈堂。而且今天早上,我們的人又去探了一下,厲正南依舊冇有脈搏。”

劉公公解釋說著,厲正深眼眸裡閃過一絲憂傷,可僅一瞬間,又變得深沉了起來:

“下一個該是劉天師了。那個人我行我素,早晚是個禍害。必須儘早除掉。”

“是,奴才明白。”

劉公公額首。

片刻之後抬頭詢問:

“皇上,如今厲正南已死,那倆個孩子留著,也冇有什麼用,我們要不要將他們斬草除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