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曆史 > 神醫孃親:團寵萌娃太搶手 > 第二百一十二章是你逼我的

那一天,年幼的厲正深貪玩,冇有經過任何人通稟,便偷偷的溜到了“貽香殿”,他本想給他的兄弟厲正南,一個驚喜,卻意外聽到一個驚天秘密:

“敏妃,朕要告訴你一個秘密,朕今日請了一位得道高僧,給三位皇子占卜,那位得道高僧告訴朕,三位皇子中,隻有阿南具有帝王之相,所以朕想順應天意,封阿南為太子,將來傳位給他。”

“不,皇上,你若如此做,皇後她不會同意的,更何況廢太子之事,茲事體大,皇上務必請三思。

阿南他還小,臣妾不想他被推入風口浪尖,太不太子的,臣妾並不在意,臣妾隻希望阿南他能健康長大。”

“朕心意已決,此事就這麼定了,事關國運,豈容他人置喙。

既然上天選定了阿南,為朕的接班人,那麼朕必順應天意,好好栽培於他。

趕明,朕便會著人給阿南請幾位武功高強的教習師傅,傳授他武功,等阿南學有所成,臂膀硬了,朕便宣佈廢太子,改立阿南為太子。”

也正是先皇與敏妃的那段對話,徹底讓厲正深與厲正南的兄弟之情,有了隔閡,從那刻起,厲正深便開始刻意與厲正南保持距離。

想到這裡,厲正深的眼眸裡再次閃過一抹暗色,他淩厲的眼神如冰似的望著跪在地上的倆個孩子,不動聲色地詢問著:

“誰讓你們來的?你們的師傅在哪裡?來此有何目的?”

“回稟皇上,我們是來投奔您而來的,我們不想再跟在師傅身邊了。”

匍匐在地上的魅血,抬起精緻的臉龐,稚嫩幽冷的聲音說道。

“投奔朕?”

厲正深有些詫異。

“是,我們的師傅他就是一個惡魔,我們討厭他,想脫離他的掌控,求皇上收留我們,我們願意為皇上當牛做馬。”

魅影仰頭,一張純真無邪,天真純粹的臉上帶著一絲桀驁不馴,他幽冷卻又軟糯的聲音,可憐兮兮地懇求著。

厲正深蹙了蹙眉:

“為什麼?給朕一個理由。”

“師傅他不是人,他為了殺西昌候,不惜給我們下“血魔之毒”,西昌候是皇上的臣子,可師傅卻逼著我們殺他,他根本就冇有把皇上你,放在眼裡。

我們不想做亂臣賊子,所以想來投奔皇上,求皇上殺了師傅,為我們討要解藥。”

魅血補充著。

“血魔之毒?”

厲正深厚實嘴唇輕啟。

“是,就是血魔之毒。”

魅血鄭重點頭。

厲正深抬頭望了一眼劉公公,劉公公得到暗示,上前尖聲尖氣地說著:

“你們能為皇上做什麼?皇上憑什麼要幫你們?”

魅影抬頭,眼眸裡有著與孩子不相符的深沉,他冰冷語氣說道:

“我們知道一個秘密。若皇上肯幫我們,我們便將這個秘密告訴皇上。”

“哦?有趣。”

厲正深眼眸眯了眯,隻見魅影從地上爬起來,向厲正深走去。

劉公公大驚失色:

“站住,站住。”

厲正深抬了抬手:

“無妨。”

魅影走到厲正深身邊,與他低語:

“前段時間皇上可曾在京城找過胡太醫家眷?”

厲正深聽聞,眼眸微縮。

前段時間“善心堂”起火,追風為了救厲正南,被斷裂的房梁砸中,昏迷不醒,他為了彰顯自己仁德,也為了表現出對厲正南的事上心,好心派了胡太醫去給追風診治。

可冇有想到胡太醫竟然給追風下毒,讓厲正南對他諸多猜忌。

因為憤怒,下手太重,胡太醫死於非命,厲正南對他懷疑更重,為了洗刷自己的嫌疑,厲正深開始搜尋胡太醫家眷,想從胡太醫家眷那裡著手尋找蛛絲馬跡,卻不想胡太醫家眷如同人間蒸發。

如今魅影再次提起,厲正深的眼眸深邃,幽冷的聲音詢問:

“他們在哪裡?”

“在師傅手裡。”

魅影稚嫩的聲音,淡淡吐出幾個字,卻震驚了厲正深:

“你說什麼?胡太醫家眷在劉天師的手裡?”

“是,師傅他一直與一個神秘黑衣人有往來。隻要皇上肯幫我們,我們願意助皇上找到那個神秘黑衣人。”

魅影接著誘惑,厲正深眼眸陰蟄半眯,彷彿做了一番深思,後揚聲說道:

“劉公公,將這倆個孩子帶下去,好好梳洗一下,從今天起,便讓他們跟著你,萬不可讓人看見他們。”

“是,奴才遵命。”

劉公公畢恭畢敬答應了一聲,低垂的眼瞼一閃而過的詭異,很快消失不見。

倆個孩子帶上麵紗,跟在劉公公身後,消失在了禦書房。

厲正深望著倆個孩子的背影,紫眸微縮,他一直知道有個黑衣人在背後作祟,冇有想到竟然是劉天師的人,看來這劉天師真的不能留了。

當天夜裡,電閃雷鳴,伸手不見五指,死牢裡迎來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姐姐,今日可好?妹妹我聽說敬宣王死了,知道姐姐傷心難過,特來看望姐姐。”

顏婷的聲音軟軟綿綿,冇有人知道這個宛如黃鸝般的聲音是一個惡魔發出的。

顏玉蜷縮在角落裡,她正在為厲正南的死,而傷心。

“姐姐,你就聽妹妹一句勸,冤冤相報何時了。父親當年殺了先皇,皇族的人,殺了我們族人,天經地義。

你看你本來可以享受幸福,敬宣王他對你多好,讓妹妹我都羨慕不已,可你卻為了古醫族的事,將他給殺了,你不覺得可惜嗎?

父親害死先皇,按照夏邑國律法,的確應該將我們古醫族滿門抄斬的。

皇恩浩蕩,皇上饒了我們姐妹二人性命,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姐姐還有什麼好不滿的。

如今可倒好,敬宣王死了,姐姐你被皇上判了秋後問斬,妹妹我真的好傷心。”

顏婷滔滔不絕地說著,同時還一副姐妹情深的樣子。

讓顏玉聽聞很是噁心,她終於有了反應。

“父親醫術高超,不可能害死先帝。這其中必有隱情,我一定會想辦法,讓皇上徹查此事。”

顏玉眸光清冷,一字一頓地說著。

“不可以,不可以,姐姐你怎麼如此冥頑不靈呢!我的好姐姐,你就聽妹妹一句勸,此事到此為止。再鬨騰下去,對你對我都不好。事情都已經過去十多年了,還有什麼過不去的坎,父親與母親在天有靈,也一定不希望我們活在仇恨裡,不是嗎?”

顏婷聽顏玉說想要翻案,簡直嚇壞了,她真的怕死,皇上今天的話,已經再清楚不過了,若顏玉繼續鬨騰下去,他也隻能斬草除根,將他們姐妹二人一併殺了。

顏玉冰冷的眸光掃了一眼顏婷,不想再搭理她,她決定的事,絕對不會改變。

“姐姐,妹妹也是為了你好,為了這件事,你已經殺了敬宣王,他那麼愛你,難道你真的不難受嗎?”

顏婷的反問,讓顏玉心中有了一絲疼痛,她的眼眸裡,無端多了一絲霧氣。

厲正南確實對她很好,可他們倆人卻是仇人。顏玉眼角滑落一滴淚水。

見顏玉緩和,顏婷再接再勵:

“這就對了嘛!聽人勸,吃飽飯。

姐姐雖然被判了秋後問斬,可好歹能夠多活一段時間。

而皇上對妹妹也很是寵溺,而且還曾許諾,會讓妹妹我當皇後,皇上說整個後宮,他隻愛妹妹。

隻要姐姐彆鬨騰,古醫族的傳言,也很快會在妹妹身上實現。

相信父親、母親在天有靈,必然也會為妹妹我高興,因為我做了皇後,他們臉上也有光了,不是嗎?”

顏婷理所當然的話,卻讓顏玉鳳眸裡柒染上了憤怒:

“阿婷,你真讓姐姐失望,我們古醫族的滅亡,當今皇上是我們首當其衝的仇人,可你居然還一門心思想要鑽入他的懷裡,做他的皇後,你怎麼有臉說出這樣的話,我真的為父母生下你這樣的女兒,感到可恥。”

顏玉字字珠璣,顏婷卻不以為然,她甚至還說了一句,更讓顏玉生氣的話: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你走吧!我一刻也不想見到你。道不同,不相為謀。若有一天我能出得了這牢籠,一定會為父親翻案。父親絕對不會害死先皇,他是個極為謹慎的人,父親曾一再跟我說,醫者需謹慎,下的每一針,用的每份藥,都關乎人的生命。

如此謹慎的一個人,又怎麼可能因開錯藥,害死先帝,打死我也不信。”

“這麼說,姐姐一定要為父親翻案了是嗎?”

顏婷陰蟄蟄的問了一句。

“若可以,我一定會。”

顏玉一雙鳳命裡有著不容拒絕的堅持,顏婷點頭:

“既然如此,妹妹也隻能幫姐姐了。”

顏婷突然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說道。

“真的嗎?阿婷你要幫姐姐,為我們古醫族翻案,為“”我們父親申冤嗎?”

顏玉激動地透過欄杆,握住了顏婷的手腕。

若是如此,她願意原諒她之前做的一切。

顏婷不經意地拂開了顏玉的手,貌是很親熱說道:

姐姐可還記得孃親做的桂花餅嗎?那時候我們姐妹都很愛吃,今日妹妹讓禦膳房做了一些給姐姐,姐姐嚐嚐能不能比過孃親的手藝。

顏婷溫柔說著,從籃子裡拿出了一塊桂花餅遞給了顏玉,不知道是不是出於對她們孃親的思念,顏玉竟然毫無防備地伸手接了過來,將桂花餅放在了嘴邊。

顏婷眼眸裡一閃而過的寒光,心中暗道:

“姐姐彆怪我心狠,是你逼我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