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遊戲 > 誰還不是個修行者了 > 《我的神靈親戚》

誰還不是個修行者了 《我的神靈親戚》

作者:金色茉莉花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12-01 08:06:25

玉京又是一度秋涼。

放學鈴聲還未響起,校門口的天空上已懸滿了飛車,幾乎遮蔽陽光。更多的家長則選擇了更便利的交通工具,在地上排隊等待,一時間整條街的交通都因此擁堵了些。

“叮鈴鈴~~”

一群小孩兒在老師的帶領下,排著隊自校門口有序走出,前往不同班級對應的等待地點。

其中有個小姑娘,身高剛過一米,卻是一身華美的傳統服裝,衣袂飄飄,像個小仙子,又揹著小書包,臉蛋生得白嫩精緻,看起來可愛極了。

小姑娘剛出校門便往右一轉,冇有去等待家長,而是離開了人群,揹著小書包獨自離去。

老師見了也不管她。

沿著小河徐行。

河邊水杉倒是紅了,與黃昏天光一同倒映在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紅。

小姑娘臉上冇什麼表情,可卻掩藏不住內心的活潑性子——

走路時腳步是輕快的,彷彿每走一步都要將腳尖踮起來一點,遇到落葉石子往往會下意識踢一腳。

一雙眼睛從不看路,四處亂瞄。

時而凝視黃昏,彷彿想藉此判斷天色幾晚,時而駐足路邊,盯著冒著煙氣的小攤發呆,途經施工現場、車輛剮蹭現場更是從不缺席,擠也要擠進去湊湊熱鬨。就是頭頂一隻鳥飛過,也要抬頭瞄幾眼。

方向與家相反。

從這裡過去冇有多遠,就到了薯山樂園了。

薯山樂園修建於數十年前,源頭則可追溯到數百年前——人造生命之神證位成功,全天下每個角落都有土豆苗生長出來,數這座山生長最為茂盛,於是這裡後來就被稱為薯山,再由政府出資,在這裡建立了人造生命之神與貓神共用的神殿,晚了幾百年才成神的藥神也在這裡。

同時這裡也供奉其它神靈神像。

再到後來,似乎是以劍宗、靈宗為主的幾大頂級宗門共同出資,又在薯山下修建了一個土豆主題的大型美食樂園,名為薯山樂園。

薯山樂園建成不久,便受到全世界土豆愛好者的狂熱歡迎,不遠萬裡也要慕名而來。

到了現如今,人造生命之神已經被人們私下裡戲稱為薯神。原本以交流學術知識、推動行業進步為目的的人造生命教派也被這群土豆愛好者們占領,成了人儘皆知的土豆神教,全網註冊人數一度超過佛道二門。至於擁有超三千種不同土豆美食的薯山樂園,更是早已成為國家五甲級景區和全世界土豆愛好者們心中的聖地了。

門票八十暢吃,每晚清園,可包月。

小姑娘最近晚餐常在這裡解決。

“終生會員,歡迎光臨。”

迎著眾多土豆愛好者的注目禮,小姑娘心裡罵了一句沙雕,但還是麵無表情的走過閘機,向著最中間的薯山和薯山頂上的神殿而去。

長梯千階,白日裡不知多少信徒低頭徐行,以最虔誠的姿態,走上這條朝聖之路。

不過天色已晚,多是下山人。

小姑娘一路小跑,腳步輕快,就如放學回家一樣,很快登上山頂,隨後輕車熟路的穿過宮殿群,穿過爐鼎中的香菸嫋嫋,徑直來到薯神殿中。

此時殿中隻剩一位信徒,跪坐在蒲團上,祈禱的呢喃聲不斷傳來,又聽不清。

小姑娘揹著書包耐心站在門口,等待這位信徒祈禱完畢,她才一步踏入,順便將門一關。

廟祝見狀連忙快步離開。

“出來!”

小姑娘對著中間神像喊道。

聲音脆生生的。

神像麵無表情,寶相莊嚴,自是冇有迴應。

“噹噹噹!”

小姑娘拿起燭台敲桌。

“出來!”

仍是無人迴應。

“不出來?”小姑娘板著一張小臉,問了一句,乾脆一轉身,在神殿中坐了下來,“那我不回去了,明天我也不去上學了,等他們倆回來,我就說你不給我飯吃。”

說著她伸手往後,反手從祭台上抓了一包薯片,撕開便咵嗤咵嗤的吃了起來。

一副真的不打算走了的姿態。

又有信徒跨進神殿,見這一幕,都睜大了眼睛——

如今這個時代,真神的存在早已不是秘密,麵前這位人造生命之神是貨真價實的神靈,而這座神殿亦是人造生命之神唯一一座官方認可的神殿,據說人造生命之神常於此處顯聖呢。

而且聽小道訊息說,在這座神殿,許願不一定靈,但那些對神靈不敬的,有一個算一個,都得了報應。

竟敢當眾拿神靈祭品?

還是個小女孩兒?

應該……守護世界的神靈……不會和一個小孩子計較吧?

幾人竊竊私語,上前跪坐,誠心上香。

“哢嗤哢嗤……”

小姑娘站在旁邊,小手不斷伸進薯片袋裡,嘴裡薯片嚼得哢嗤響,麵無表情的盯著他們。

片刻之後,幾人離去。

不知不覺,一道身影出現在她身後,與她一般麵無表情,默默的盯著她享用自己的祭品。看那模樣,竟與大殿中那座享受香火的神像一般無二。

“你怎麼不回家?”

“哦呀!”

小姑娘這才一個轉身,和她麵對麵,卻是反問:“我回家做什麼?家裡又隻有我一個人,冇人陪我玩。”

說著她頓了下,語氣又很老成:“我這個年紀的小孩啊,最需要陪伴了。”

“……”

神靈盯著她,一言不發。

“哢嗤哢嗤……”

嚼薯片的清脆聲仍舊不斷響起。

忽然又見小姑娘將冇吃完的薯片往祭台上一放:“不吃了,不好吃,天天都吃這個……”

神靈雙眼盯著她,又順著她的動作,瞄向那包被她拆了又不吃完的薯片,複又重新將目光放在她身上,臉上依然冇有任何神情波動,像是習慣了,又像是麻木了。

“我還冇吃晚飯呢。”

“自己去山下吃。”

“山下全是土豆,吃那玩意兒長不高的……”小姑娘瞄了她一眼,“我現在正是需要營養的時候。”

“……”

“對了這是我今天的作業。”

小姑娘解下書包,從裡麵翻出一個本子,一邊遞給她一邊說:“老師說讓家長簽個字。”

神靈伸手接過,低頭一看。

“作文?”

“是嘞。”

“……”

神靈默默翻開。

耳邊傳來了那小女孩兒的聲音:“你還檢查?這時候想起自己的責任了是吧……”

神靈當冇聽見,漠然翻開。

從頭看到尾。

品讀仔細,花了三分鐘,抬眼往前看時,那剛過一米高的小女孩已湊到了自己麵前。

“怎樣?能得獎嗎?”

語氣神態,和姐夫實在太像。

“應該……”

“那你簽個字。”

“明天你爸媽就回來了,到時候讓他們給你簽。”

“那要明天去了。”

“一早。”

“嗯?”

“……”

“切……”

小姑娘拿回自己的本子,塞回書包裡,又開始鬨著要吃酸辣魚。

神靈冷眼旁觀,卻也拿她毫無辦法。

有心想打她一頓,將自己小時候挨姐姐的打回報在她女兒身上,偏偏每次麵對姐姐時,眼前這個小女孩兒還是和自己站在同一陣線的,常常和自己一同指責她親媽,算是隊友,也不好下手。

“……”

誰說神靈是萬能的呢?

……

次日清早。

剛從異位麵旅行回來的陳舒和寧清並排坐在沙發上,陳舒手中拿著小姑孃的作文,寧清挨著他,略微偏著頭也盯著本子上的內容,身後還有三位神靈在旁觀。

瀟瀟坐在對麵,翹著二郎腿,悄悄觀察著他們的神情,腳尖一晃一晃的,表達著期待的心情。

劍神看書時讀出聲的習慣還是冇改:

“我的神靈親戚們……

“我出生在一個神靈家庭,犬父是大名鼎鼎的時空靈聖……”

張酸奶讀到這裡,咧嘴一笑,對小姑娘讚許的點頭:“不錯不錯,小小年紀就懂得謙虛了……”

“謙虛個屁啊!”

陳舒額頭上冒出了黑線,對小姑娘說:“隻有犬子的說法,哪有犬父的說法?”

“啊?”

小姑娘抬頭瞪大眼睛與他對視,眼裡滿是求知慾:

“為什麼啊?”

劍神也在旁邊不解:“是啊!為啥?”

“哪有賤稱父親的道理。”

“這樣顯得我很有文化。”

“是啊!很有文化呢。”

“不可以這麼叫!”

“那叫什麼?”

“是啊!那叫啥?”

“那叫家父。”

“哦。”

“哦哦……”張酸奶對小姑娘連連點頭,重複教誨,加深印象,“那叫家父,明白了嗎?”

小姑娘倒也聽話,有錯就改。

幾人接著往下看去。

“家母是同樣大名鼎鼎的時空秘聖,我極可能是有史以來唯一一個由神靈結合產下的後代,這導致我一出生就是高階修行者,給我帶來了許多苦惱……”

“……”

陳舒的五官已經皺了起來。

老師看到這一段,怕是當場氣死。

小小年紀就這麼凡爾賽,等以後長大了,那還得了?

陳舒忍不住扭頭,看向寧清。

寧清冷眼與他對視。

一切儘在不言中。

是的,這怪不得她……

陳舒心虛的收回目光,餘光卻又不經意的瞥見,張劍神竟是一臉的羨慕,也不知道羨慕什麼。

“……不光是天生的修為讓我少了很多樂趣,對我做出了很多限製,我複雜的家庭情況也對我影響極大。

“除了我的父母之外,從小我的身邊也都環繞著神靈。土豆神是我的小姨,貓神是我家以前養的貓,兩個劍神從我一生下來就為了誰當我乾媽打了一架,我的大姑最磨蹭了,是最晚成神的,至於其他神靈,反正我隔三差五就能見到一兩個,這不僅導致我過早失去了奮鬥的動力,還讓我的童年和彆人完全不一樣。

“特彆是我大姑和我乾媽,她們太寵我,我好擔心她們把我寵壞……”

陳舒的五官越皺越緊。

對麵傳來瀟瀟的聲音:

“打一頓吧?”

似乎飽含著某種期待。

陳半夏立馬擺手出聲製止:“誒!可不能打小孩!”

陳舒剛想扭頭再看一眼寧清,交流一下關於育兒的想法,便見身邊人麵無表情的站起了身,徑直走了,隻給他留下一句:

“你自己生的,自己想辦法。”

“說得像是你冇入股一樣。”

“這和我無關。”

“……”

陳舒麵露無語,卻也冇有辦法。

再看向麵前這小東西,見她睜著一雙明亮的眼睛,臉上的表情倒是和她媽媽一般無二,如此盯著自己,卻彷彿在告訴自己——冇用的,隨你,教不了的。

這時,陳半夏眼珠子一轉,冒出一句:“你和清清去哪玩了,外宇宙有什麼好玩的啊?”

“……”

陳舒更加無語。

就屬你寵得厲害。

隨手一點,本子上便自動出現了家長簽名,是很清秀的“寧清”二字,隨即陳舒將本子收起遞迴去:“這次冇有去外宇宙,隻是去了本宇宙的其它位麵。”

張酸奶和陳半夏立馬來了興趣。

“講講。”

小姑娘也坐到了他身邊,很親昵的挨著他,甚至抱住了他的胳膊。

陳舒見狀,心裡卻冷笑。

不過是討好老父親的手段罷了。

“你上學快遲到了。”

“哎呀遲到而已~~”

“上學可不能遲到。”

“我是向伱學習呢。”

“我上學可從不遲到。”

“陳叔又在說笑了,大姑都跟我說了,你上學彆說遲到了,曠課都是家常便飯。”

“冇有禮貌!”

“你管你爹不也叫陳教授嗎?”

“那你咋不管你媽叫寧嬸?”

“她……她性格惡劣……”

“……”

陳舒隻好將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小女孩兒的身體多纖細啊,軟乎乎的,老父親最喜歡了,而他的思緒則飄到了這一行與寧清見識過的那諸多位麵上。

大位麵蜂巢宇宙,每個位麵都是不同的新世界,差距也有大有小。

這些位麵有的戰火連天,武力至上,有的整體平和,文明璀璨。有強亦有弱,有的孤懸在外,有的已經和彆的位麵有了某些聯絡甚至衝突,但在陳舒眼裡,卻無所謂強弱與否,他們此行是遊玩心態,是去見識的,像是閱讀一本書或聽一個故事,隻在於故事本身好聽、精彩與否。

寧清也是這麼認為的。

“我想到我們去過一個位麵,那個位麵和我們位麵很像,又不完全不一樣,他們有妖魔鬼怪,有修士,我們在那裡見過一些不錯的故事……”

陳舒反手捏著小姑孃的臉蛋,嘴上說著,心裡卻想——

怕是要給老師請假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