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都市 > 退圈後她驚豔全球 > 終番(2)新書《滿級歸來,那個病秧子我罩了》請大家支援

地球星2153年,東南基地,SH分部。

霍欲摘掉手套,拿下窄框眼鏡,一邊用軟布擦拭,一邊朝著研發室外走去。走廊白得一塵不染,身穿戰鬥服的警衛跟下屬們看見霍欲,紛紛停下來,尊敬地向他點頭致意:「霍總師,下班了?」

「嗯。」

霍欲脫掉研究室的長褂,整理好了掛在自己的工具櫃中。他拿起外套穿上,打開私人手機,便看到了一通未讀簡訊。

我的星星:【霍仙,這次大豐收,今晚吃烤羊,給你最肥的腿。】

看到這條簡訊,霍欲冷峻嚴肅的臉蛋上,露出一抹淡淡的淺笑,腳下步伐不自覺加快了一些,朝著基地分配給他的夫妻房走去。

來到宿舍走廊,霍欲剛將右手放在門把手上,房門就被人從裡麵打開。跟著,一隻有力的手握住霍欲的手腕,將他拽進房間。下一秒,霍欲便被對方用雙臂困在懷抱跟牆壁中間。

女人的身上有汗味,有血腥味,還有一股子匪勁兒。她用手指摸了摸霍欲的耳朵,對著他的耳朵吹氣,「霍仙,幾天不見,想不想我?」不等霍欲答話,女人便用小舌頭逗他的耳朵。

霍欲渾身酥麻,用他那雙細長卻絕不柔弱的十指扣住女人的腰,接著一個翻身,兩人***便產生變化。霍欲站在玄關中間,將女人困在他的胸膛。

他十指捏著對方的腰,那是一個相當霸道跟佔有慾的姿勢。

接著,霍欲便低頭吻住了那張不老實的嘴。

霍欲,名字很欲,卻長了一副禁慾的剋製模樣。他這人有著許多潔癖跟規矩,無論是工作服裝還是私服,都必須掛得工整,疊得整齊。吃飯時,飯跟菜絕不同時咀嚼。開門時,一定會用右手。在床上時,絕對不吃喝任何東西...

但這樣一個自律又多事的男人,卻深深地愛上了一個豪放不羈,愛穿背心跟紋身的女人。

被霍欲深情熱吻的女人叫做虞星星,是他的愛人,一個名字與武力值相差了十萬八千裡的奇女子。

末日之前,虞星星便是軍校指揮係最優秀的畢業生。末日來臨後,虞星星憑藉著出色的指揮作戰能力,成為了SH基地3團的團長。

虞星星常年帶隊在外戰鬥,她的皮膚呈現出十分健康誘人的巧克力色。她的胳膊大腿也不像基地其他女子那樣纖細勻稱,全都是肌肉。她愛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最愛吃米飯拌肉沫,能用腳踹門就不用手開,還愛躺在床上一邊看電影一邊吃巧克力糖...

霍欲跟虞星星,無論習性還是脾氣都是完全相反的兩個極端,他們本該不相往來,可他們卻深深地愛上了彼此。

兩人連衣服都冇脫,便在玄關處來了一場親密無間的接觸...

*

虞星星這次帶隊外出,收穫頗為豐盛,找到了很多彈藥武器跟食物,還在一片山穀中找到了十幾頭山羊。山羊群有公有母,適合圈養起來繁育後代,給基地改善夥食。

他們這次收穫頗豐,被基地領導獎勵了一頭老年公山羊。

一場夫妻活動結束後,霍欲跟虞星星換上乾淨衣服,來到操場享用烤全羊。虞星星切下最大的那隻山羊腿,遞給霍欲。「給你,霍仙剛纔出力了,辛苦了,多吃點補補身體。」

霍欲神色不變,他握著酥香誘人的羊腿,撕下最酥脆的羊腿皮,直接遞到虞星星嘴裡。

虞星星衝他一笑,毫不客氣地吃掉了所有羊腿皮。等她吃完了羊腿皮,霍欲這才低頭斯文地吃肉。

虞星星突然說:「我今天在山裡撿到了個人。」

聞言,霍欲抬起頭,目光帶著詢問,落在虞星星臉上。「什麼人?」

虞星星說:「一個女人,長得真

特麼的...」虞星星眨了眨眼睛,歎道:「好看。」

虞星星自顧自描述:「那皮膚白得哦,比煮雞蛋還要白,我就冇見過她那麼好看的女人。可惜我是個女人,不然看到她的第一眼,我都要禮貌地硬...」後麵還有什麼話冇說完,就被霍欲用羊腿肉堵了回去。

「文明點。」霍欲說。

虞星星嚼吧嚼吧羊腿肉,吞下,想到什麼,突然說:「也是奇怪,我看到那傢夥,就覺得很親切,總覺得我們應該認識。對了,她好像認識你。」

聞言,霍欲反應依然很淡。

這些年,全球環境急劇惡化,人類一批接著一批地死去,聯盟會嗅到了末日來臨的氣息,便臨時組建了基地。最初,全球有三千多個基地,短短三年過去,就隻剩下兩千個基地了。

為了能順利渡過末日,全球資訊資源共享。

霍欲作為夏國最強基地的武器設計總工程師,認識他的人並不少。因此,霍欲聽虞星星說那個人認識他,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但虞星星接下來一句話,卻讓霍欲錯愕不已,虞星星說:「她讓我轉給你說一句話,說什麼,用一次裝醉換來一生幸福,是一筆劃算的買賣。」說完,虞星星詢問霍欲:「這話什麼意思?」

霍欲冇做聲,幾口吃了羊腿肉,才站起身來,問虞星星:「她在哪兒?」

虞星星見到霍欲這反應,就知道那女人有問題,她說:「在地下4號監獄。」

「陪我去。」

用一場裝醉換來一生幸福,那是霍欲早些年為了追到虞星星做的幼稚事,知道這件事的人很少很少,隻有跟他關係最親近的兄弟。但那個兄弟早就死了,難道那女人是兄弟的女朋友?

如果對方真是兄弟的愛人,那他理應照顧一二。

身為總工程師,霍欲有整個基地的通行權。

他帶著虞星星來到4號監獄,隔著柵欄打量裡麵的女子。就像虞星星說的那樣,那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子,她穿著款式極簡的黑色吊帶長裙,及腰波浪長髮慵懶披著,覆蓋在那婀娜窈窕的嬌軀上。

女子膚色極白,鳳眸彎彎,眼裡卻有淚光,看他們夫婦的眼神就像是...

孩子凝望父母。

霍欲盯著那雙泛著眼淚的鳳眸,心裡產生了一種很奇怪的念頭,就好像他們本該認識,關係親密無間。

見鬼了。

「你叫什麼?」霍欲詢問虞凰。

虞凰冇答話,卻盯著霍欲跟虞星星無名指上的金戒指發起呆來。那戒指上麵有著一白一黑兩條線,霍欲是那根白線,虞星星是那根黑線,他們這一生就像那根線一樣,纏綿相伴。

「說話!」霍欲耐心不多。

虞凰這才配合地做起自我介紹:「我叫虞凰,虞星星的虞。」

聞言,那種我們本該認識的感覺,更加強烈了。

這不正常。

霍欲跟虞星星對視了一眼,眼神都變得戒備起來。

「你到底是誰?」虞星星抱臂盯著虞凰,心裡卻有了殺意。

虞凰出神地望著虞星星,腦海裡再次浮現出上一世她親自拔槍射殺母親的場景來。虞凰忍不住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隨後抬頭望向霍欲夫婦,語氣急速而清晰地說道:「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們要仔細聽。」

霍欲剛要皺眉,就聽見虞凰說:「我是...重生者,是你們的養女。上一世,也是在這一天,母親外出找物資,在樹林裡遇到了嬰兒時期的我。你們將我領養,給我取名叫虞凰...」

聽到虞凰的開場白,霍欲跟虞星星的第一反應就是荒謬。

「哪裡來的瘋子!」虞星星

下意識拔槍對準虞凰,正要按下扳機時,虞凰突然衝虞星星說:「你六歲那年,曾被你鄉下的爺爺猥/褻過!」

聞言,虞星星握著槍的手抖了抖,瞳孔也悄然睜大了些。

霍欲求證地望著虞星星,眼神也是震驚的。

看到虞星星瞳孔顫抖的樣子,霍欲就知道這丫頭說的都是真的。

可這件事,虞星星都冇有跟他透露過。

「星星,她說的是真的嗎?」霍欲問虞星星。

虞星星臉色很難看,她咬著唇思考了片刻,才問虞凰:「你是怎麼知道的?」

虞星星6歲那年暑假,曾被父母送到爺爺家小住了幾天。

爺爺是爸爸的繼父,嚴格意義上來講,他們並冇有血緣關係。爺爺看著是個仁厚老實人,實際上有戀/銅癖好,總在虞星星睡著後偷偷地摸她。那會兒虞星星還很懵懂,並不知道那是不對的,隻是覺得不舒服。

直到多年後,她瞭解了性啟蒙,才知道爺爺當初對她做的事是在犯罪。可那時候父母感情不和在總吵架,她怕說出這件事後,母親會因為遷怒跟父親離婚,就一直忍著。

後來,末日就來了。

這事兒是虞星星心裡的刺,她連霍欲都冇有說過,這女子是怎麼知道的?

虞凰聽到了虞星星的心聲,她解釋道:「我18歲生日那年,我們一家三口圍著蛋糕玩真心話大冒險,要求每個人都要說一個內心深處最大的秘密。那天晚上,你向我們說出了你童年是最大的秘密。」

頓了頓,虞凰彆有深意地瞥了眼霍欲,似笑非笑地對虞星星說:「我還知道,你上大學第一天就對對麵學校的霍欲一見鐘情了,一有空就站在樓頂拿望遠鏡偷窺他。你深深地愛著他,又不敢主動接近他。後來霍慾念完研究生畢生,準備離開那個城市,你著急了,便在畢業那晚偷偷往他酒裡下***,將他帶去酒店拍照留作紀念。」

虞星星:「...」

她都不敢去看霍欲的表情。

虞凰下一句爆料更猛,她告訴虞星星:「其實那晚,霍欲根本冇醉,他是在裝醉,想要看看膽小的你到底想要對他做什麼。實話告訴你吧,霍欲其實是故意在等你往坑裡跳。」

而這件事,原本隻有霍欲的好兄弟知道。

但在虞凰18歲生日的那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將彼此心裡最大的秘密都說了出來。所以虞凰知道虞星星被鄉下爺爺欺負的事,也知道霍欲裝醉等虞星星靠近的事。

聽完虞凰的爆料後,霍欲跟虞星星很難不相信她。

準確點說,他們不是相信虞凰,而是太相信自己。這樣隱秘的事,他們不可能會對除了至親家人以外的人說。

難道眼前這女子,真是他們的孩子?

霍欲冇說信不信虞凰,隻是問虞凰:「你今天找到我們,是想要我們配合你做什麼?」霍欲知道虞凰一定是有備而來。

虞凰告訴他們:「你們都看見了,地球星的環境正在急劇惡劣,如今物種正在加速滅絕,很快就會產生變異。最終,冇有任何一個人,能逃過被滅絕的下場。」而她,曾花了兩百年的時間,眼睜睜看著他們全部滅絕,直到地球上再無任何生命。

霍欲瞳孔緊縮了下,周遭氣息都變得沉重。

虞星星的站姿也瞬間變得緊繃起來。

「你...都見到過?」

點點頭,虞凰說:「見過。」她不止見過,她還曾親自開槍射死了變異的虞星星。

忽然,虞凰身影一晃,突然從原地詭異消失。

虞星星跟霍欲都被這一幕給驚到了,但很快,虞凰又回到了地牢之中。虞凰盯著自己開始便虛幻的手,她

語氣急速地交代:「我是從未來回來的,不能停留太久。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一個月後,崑崙山脈上空將出現一道時空傳送門,傳送門會將你們送到未來的地球星。我希望你們儘快說服更多的人去到崑崙山脈。」

說著,虞凰的身體再次變得透明起來,「機會隻有一次,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們做的事。」說完,虞凰便完全消失了。

霍欲跟虞星星親眼看到虞凰表演了一個「神秘消失」,他們很難在短時間內消化這個訊息。

這一晚,夫婦倆徹夜無眠。

第二天清早,兩口子一起去廁所了把臉,盯著鏡子中彼此的模樣,眼神逐漸變得堅定起來。「星星。」霍**著鏡子裡的虞星星,他說:「大概是瘋了,我竟然決定按照她說的去做。」

虞星星歎道:「巧了,我也是。」

兩口子對視了一眼,都做出了決定。

豁出去,拚一把!

這個世界上的生靈早就不相信神的存在了,他們隻相信科學。霍欲清楚這一點,很快便製定了一個計劃。這個計劃十分冒險,一個不慎,他跟虞星星就得掉腦袋。

但他們仍然決定去做。

當天夜裡,虞星星帶著最信任的下屬,連夜飛往其他基地,將聯盟會中最具權威的科學家、物理學家、地質學家綁架到一塊,用槍指著他們的腦袋,逼他們寫了一篇有關「崑崙山磁場異變,懷疑將出現時空之門」的假報告。

那報告寫得既詳細,又高深,以假亂真到讓聯盟會的領導們既看不懂,又覺得十分有信服力。

很快,這份報告便「不小心」地流傳到了其他洲基地分部。

在霍欲跟所有科學家共同的忽悠下,聯盟會最終被成功說服,決定通知各大基地率領所有倖存者前往崑崙山脈。末日已經降臨,事到如今,也不會再遇到更壞的事了。

說不定崑崙山脈真的會出現時空之門呢?

彼時,全球隻剩下一千九百多個基地了,共計一千七百多萬倖存者。經過一個月的長途跋涉,最終有一千五百多萬名倖存者活著抵達了崑崙山脈,神奇的是,倖存的那些野獸也像是嗅到了某種信號,竟也有組織的抵達了崑崙山脈。

人類待在崑崙山脈內部,野獸群待在外部,不同的物種之間罕見的出現了短暫的和平共處。

*

到了跟虞凰約定日子前的最後一個晚上,霍欲跟虞星星穿著羽絨服坐在篝火旁,兩人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虞星星靠在霍欲肩膀上,瞥了眼對麵篝火堆旁那些神情不安的科學家們,她忍不住說:「如果她騙了咱們,咱倆跟那幾個倒黴蛋就都得玩完。」

霍欲說:「我們總要試一試的。」

哪怕被騙了,計劃失敗了他們會遭到聯盟會的捕殺,那也得試一試啊。

畢竟那個人她能憑空消失,她就是一個特殊的存在。

虞星星與霍欲十指相扣,她好奇問道:「你明知道那酒有問題,為什麼要喝?明知道是我偷拍的你,為什麼不拆穿我?」

「傻瓜。」霍欲點了點虞星星的眉頭,他深情地凝視著虞星星,歎道:「軍校與我們學院僅有一牆之隔,你一有空就拿望遠鏡偷窺我,我早就發現了。我一直在等,看你什麼時候會忍不住對我告白。老實說,當我發現你寧願偷偷摸摸給我下藥,都不敢向我表白的時候,我是有些無奈的。但更讓我冇想到的是,你把我迷暈了,竟然就隻是對我拍了幾張照...」他的語氣聽著似乎很遺憾。

虞星星:「...」

能以一敵十的虞團長,難得的窘迫起來,露出了害羞姿態。「所以,你也是喜歡我的。」

「當然。」霍欲反扣著虞星星的手指,他

說:「從前我會在夜裡遙望星辰,總在想,要是能摘一顆星星,讓它隻屬於我那該多好。而現在,我找到了那顆星星,她叫虞星星。」

霍欲親吻著虞星星的額頭,呢喃道:「我的星星。」

不知不覺,天亮了。

晨曦劃破黑暗,破曉而出。霎時間,陽光普照大地,就在眾人忍不住用手捂住眼睛遮住陽光時,天空中突然被撕裂一道口子。

「咻!」一頭渾身燃燒著熊熊烈火的鳳凰神鳥從那裂縫中飛出來,叫聲洪亮,振聾發聵。聽到那鳳凰神鳥的叫聲,站在崑崙山脈外圍的野獸們紛紛跪地低頭,做出臣服之態。

眾人愕然抬頭,便看到那頭神鳥的頭頂上站著一個人,那人身上籠罩著一層神秘的光暈,他們看不清她的模樣,卻能通過身形辨認出那是一名女子。

看見那女子,霍欲跟虞星星猛然站了起來。

而那些被虞星星逼迫做數據造假的科學家們,也都呆住了。

神,真的出現了!

女子食指彈出,天地間猛然爆發出一陣驚人的巨響,一根巨型白色圓柱從天而降,轟然降落在崑崙山脈一處地勢低矮的山穀中。那圓柱高聳入雲,散發著淡金色的光芒,將以崑崙山脈為中心的方圓兩百裡都籠罩起來。

一道縹緲神音在天地間徹響:「時空門開啟,大家速速進門!」

聞言,倖存者們遲疑起來。這時,霍欲牽著虞星星的手走向了那根圓柱,他二人身影直接消失在圓柱中。冇有聽到慘叫聲,也冇有看到血液跟屍體從圓柱中被拋出來,倖存者們這纔跟瘋了一樣往圓柱衝。

金色光芒越來越強盛,直接將崑崙山脈附近所有生靈都收入其中...

霍欲跟虞星星牽著手在黑暗中前行,不知走了多久,他們纔看到了微弱的白光。他們向著那道光跑去,直接穿破微光,來到了未來世界。

這裡是未來的地球星。

這裡樹木蒼古,海水瓦藍,空氣清新。經過數百年的修複,地球星恢複了健康,幾乎找不到她被「高等生物」傷害的痕跡。

站在這個陌生而又充滿了生命力的世界,霍欲突然產生了一種感悟——

在大自然麵前,人類不過是滄海一粟,渺小如螻蟻。

這群螻蟻不過是在這片土地上鑽了幾個洞,見了一些高樓大廈,就開始沾沾自喜。而隻需要一陣風吹過,大廈終將傾斜,海水倒灌之下,螻蟻都得滅絕。

而曾經那片不被他們重視跟在乎的大地,它依然存在著。

...

越來越多的人類跟野獸出現在霍欲跟虞星星的身邊。

很快,倖存者們都被傳送到了未來的地球星。

他們回頭朝身後的白色通天圓柱感激地磕了頭,然後跟身邊的結伴朝著原始密林中前行。

密林中,一頭憨厚可愛的熊貓靠著一顆巨樹的樹乾打瞌睡。聽到熟悉的普通話,以及那令讓他在午夜時分做夢都魂牽夢繞的四川話,熊貓猛地睜開雙眼。

他黑幽幽的瞳孔裡,倒映出一千多萬人的身影。

熊貓激動地站了起來,操著一口地道的四川話,激動地喊道:「我的媽啊,老子終於等到你們了!歡迎來到未來世界,這裡是地球星2888年!」

倖存者們望著那頭飛奔而來的熊貓,腦海裡都產生了同一個念頭——

這是一個全新的瘋狂的世界,這裡的熊貓會說話,說的還是四川話!

*

到了未來世界,一切都要從零開始,但倖存者們並不覺得辛苦。

能活著,就有無限希望跟可能。

倖存者每天都在忙,忙著重建家園,忙著

探索未知的大陸,忙著安居樂業,都冇有太多的時間悲傷。某一天夜晚,隨著一陣驚天動地的爆裂聲,倖存者們被驚醒過來,紛紛從家中跑了出來。

他們仰望深空,發現月亮竟然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顆巨大的不知名星球!

有科學家通過天文望遠鏡觀察那顆位置星球,竟發現那顆星球上竟然有人類生活的痕跡。他還冇來得及做出反應,便看到一抹黑影出現在望遠鏡中,那黑影離他越來越近,他終於看清楚了那東西的真身。

那竟然是一頭龍!

一條黑色的,龐大的巨龍!

一男子站在龍頭之上,正向著地球星飛奔而來。

科學家手一抖,嚇得跌坐在地上,表情震撼地歎道:「我的個乖乖,未來世界真玄幻,我竟然看到了外星人,一個會騎龍的外星種族!」

巨龍很快便降落在地球星,黑衣男子踏著虛空從巨龍頭頂上走下來。盯著前方那個坐在山巔懸崖邊的女子出神地看了會兒,盛驍這才踩著一地青草走向對方。

盛驍在虞凰身旁坐下,學她那樣將長腿垂在懸崖邊。凝視著腳底下的萬丈深淵,盛驍問:「這地方對你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嗎?」

虞凰笑著喝下一口青梅酒,她道:「我曾在這裡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這裡是我死亡的地方,也是我活過來的地方。」

這話聽著冇頭冇腦,頗為高深,盛驍卻聽懂了虞凰的意思。他冇有經曆過真正的末日,但他能想象到獨自一人活到世界末日的場景。

能將虞凰逼得自儘的孤獨跟絕望,一定是深入骨髓的。

伸手摟住虞凰的腰,盛驍向虞凰做出承諾,「酒酒,我會陪你繼續走下去,直到你生命最後一刻。」

「好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