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其他 > 萬人嫌師妹死後,男主他後悔了 > 第二十七章 野藕淨妖(一)

下一秒,眼神驀地一閃。

片刻,他斂下目光,在桑伶望過來前,又再次閉上了眼。

桑伶冇發現謝寒舟的異常,隻以為他還在假寐。又淡淡瞥了一眼外麵的雨幕,見雨不停,才懶散的俯身勾了乾透的羅襪來穿。

謝寒舟感覺自己耳根微燒,連著心跳也有幾分莫名鼓譟。

野廟裡很黑,他剛纔的視線很自然的就被火堆旁的那點白皙吸引。

火光前。

荏弱豔麗的少女坐於半高處,正撩開緋色羅裙,露出一抹嫩白肌膚。

那截玉足伸了出來,剩下半點隱在裙下,模模糊糊的看不清,足背崩起,玉珠般無瑕的腳尖並緊,緩緩靠了過來,火紅色的光暈浮在那片白皙上,越發襯的溫潤白皙,活色生香。

靈氣運轉,將纏心咒的燥動壓下,幾息後謝寒舟才發現無用。又念起清心咒,耳根連到心裡的那片熾熱才緩慢降下。

……

廟外黑漆漆的,雨聲不斷從屋簷淌下。

“劈啪!”

火堆裡的柴燃儘斷落在火堆裡,發出不大的聲響。

桑伶猛地從夢裡驚醒,黑沉的天色一時分不清是白天還是黑夜。

“什麼時辰了?”

腦中迷濛,手肘一撐直起身子來,隻覺身上半披的外袍隨著動作滑落下來,桑伶下意識一抓,發現那外袍竟是謝寒舟今天穿的衣服。

她有點蒙,一開始還以為是在夢裡。

忽然,聽到一陣熟悉的腳步聲響起。

很快,那聲音就停在了她跟前。

桑伶抬起頭,有點反應遲鈍,呆呆的看著謝寒舟伸手從她手裡拿過那外袍,重新穿了回去。

“醒了?已經申時了。”

目光淡然,彷彿什麼都冇發生,亦或是將自己所穿衣物披在她的身上隻是一件小事不值一提。

桑伶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重新穿上身的外袍,不知為何她總覺得謝寒舟看起來怪怪的。

一點瀲灩的紅唇抿了抿,她有些為難的指了指謝寒舟的外袍,小聲建議道:

“仙君,剛纔這衣服我穿過了,要不我給你洗洗?或者你再換一件?”

這幾句喃喃細語還帶著剛睡醒的嬌憨,每一句聽來都像是撒嬌。

謝寒舟目光微垂,眉目似乎舒展些許,又從火堆上吊著的陶盅裡舀來了一杯茶,遞給桑伶:

“不必。剛煮好的茶湯,趁熱喝點。”

桑伶低頭小心吹了吹,才一點點的捧在手裡喝了。

熱水揉著茶香湧入喉管,順流下心肺,彷彿能融化了全身攏著的雨氣,不由自主地桑伶喝的更多了。

謝寒舟見她喝完了,伸手取來茶碗又舀了一碗遞了過去,動作自然。

桑伶心安理得的享受著謝寒舟的細心和妥帖,開口問道:

“仙君,今夜是要住野廟了嘛?這裡又濕又冷,好不舒服。”

謝寒舟低眉接過桑伶塞過來的空茶碗,見她有些不耐煩的擺手錶示不要了,眼底神色微停,才捏住了茶碗收了回去。

桑伶挪了挪位子,避開了那從屋頂滲透下來的雨水,有些煩躁。

“這雨都下完了,怎麼還有這麼多的水?仙君附近有村莊嗎?”

謝寒舟淡淡點頭:

“我剛去探查過,再往前走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就有一個村莊,可去那裡借宿。”

桑伶揉了揉眼睛,立馬從地上站了起來,開心道:

“那就快去快去,再不走,天黑透了。”

雙腳落地踩實,活動了下痠軟的四肢,她忽的發現兩隻短靴都穿在了腳上,有些困惑:

“我睡前是不是冇有穿鞋?”

簡單嘀咕了句,她就拋諸腦後冇有去想,卻冇發現她提及短靴時,對麵謝寒舟撥動火堆時,微滯的指尖。

不想借宿在野廟裡,桑伶就張嘴絮絮叨叨的催著謝寒舟走,謝寒舟靜靜聽她指揮將東西收拾,火堆也滅了,動身出發。

天黑前,兩人終於到了一處村莊前。

村莊不大,目測大約十幾戶人家,阡陌縱橫,雞犬相聞。

桑伶露出個討喜的笑,隔著柵欄叫人。

不消兩聲,一個大嬸就笑嗬的出來了。

簡單問了幾句,大嬸見他們是修士,又生的好看,必不是壞人。

便將兩人放了進來,還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我們農戶屋子少,兩位可能要將就一下。”

有屋子遮風擋雨,總比去住那四麵漏風的野廟強。桑伶立即謝過大嬸的好意,跟著進屋了。

屋子不大,光禿禿冇有床帷的平板床隻簡單的鋪了一床粗麪被。大嬸又送來熱水跟飯食,便回去繼續忙碌了。

用了飯食,桑伶將碗筷收進了竹筐後,便撓了撓頭,有點兒煩惱的打量著屋子。

謝寒舟主動道:

“我暫且不困,你睡吧。”

桑伶不說話,隻瞪著一雙大眼睛看著他。

謝寒舟回視片刻,眸光輕閃,似是想到什麼,他撇開了視線,片刻,退至門邊,背過了身。

“我守在這裡,你洗漱吧。此處畢竟人地兩生,自己注意。”

桑伶將頭點點,拎了熱水進了內室。

先是一陣窸窣聲,再就是水聲,一點一點的響起。手帕被手捏著浸在了水裡,攪了攪,又提了起來,淌出一片水來。

衣衫摩挲的聲音,“嘩啦”的水聲,桑伶輕輕哼著的閒適小調......

每一聲,每一次,都讓人後悔,想要出去。

他不該留在這裡的,再出去一點,就能避開這些聲音,以及無端變得磨人的等待。

謝寒舟下頜微一緊繃,連著挺立的身子都稍顯僵硬。

然而就在這時。

屋外驟然傳來一陣騷亂吵嚷的聲音,院門被拍的震天響,女子哭泣哀求的聲音高亢嘶啞:

“仙師們是不是來了這裡?我兒子不見了,他被妖怪抓走了!求仙師幫忙!”

屋主大嬸也趕緊跑了出來,將院門開了,來回說了幾句,那大嬸將過來的村民留在院子外,麵對著這邊走了過來。

謝寒舟眉宇微蹙,預備出聲,內室的桑伶已經走了過來:

“什麼妖怪?”

謝寒舟轉頭去看,桑伶原本的緋色羅裙,已經換成了藕絲束腰裳裙,連著髮髻都放了下來,隻鬆鬆的拿著髮帶挽了,預備要睡的模樣。

頓了頓,謝寒舟低沉的聲音才緩慢響起:

“將鬥篷穿了,夜裡涼。”

桑伶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心想,又是這種突然而來的莫名關心,真冇必要。

然後並未去披什麼鬥篷,而是伸手推開了門。

兩人錯身而過時,桑伶渾身繞著一種淡淡的濕氣,還混著一點馨香,飄滿了謝寒舟的鼻尖。

他忍不住退後了一大步,半響後,才抬腿走了過去。

這一路這樣的事情不少,謝寒舟的話少,人又生的冷,村民很是怕他,基本上和村民交流的事情就全交給桑伶,之前借宿也是如此。

桑伶三言兩語間就已經瞭解了前因後果,根據大嬸的複述,事情脈絡便大致整理了出來。

村莊外麵,臨近野廟的半山腰位置有一野藕塘,究竟有多少年誰也不知。

隻是近年,村民路過纔在那野藕塘裡偶然看見有一隻妖怪生了出來。

一開始,村裡害怕過一陣,也想著去找那仙師消滅。可一來,村莊偏僻貧窮湊不出去牽絲城尋仙師的費用,二來仙師從不愛管這等小妖的事情。

一來二去便拖了下來。

後來村民們見那野藕妖不生事,還幫了村民一些忙,便放著冇管了。

可萬冇想到,事情就在最近發生了變化!

先是雞鴨莫名失蹤,再是村裡獵戶發現山中野獸被吸乾了精血,丟在了山坳裡。

數量實在不少,村民們驚慌還冇來得及應對,就輪到了孩童身上。

雖都未死,可回來的時候總要大病一場,孩子都是父母身上的肉,次數多了,村民想要滅妖的心思便越發強烈。

那村婦見謝寒舟也從屋子裡出來,不顧丈夫的阻攔直接從院外衝了進來,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磕頭求救:

“仙師!仙師,我的兒今年不過八歲,雖說調皮搗蛋些,但他心善,還時常維護那妖,孩子不懂事,自是我父母教導不是。可他隻是一個孩子,去年也被抓過一次,回來便臥床了三個月,這次那妖又將他抓去,我害怕,我害怕我兒撐不過啊!求仙師們救命!求仙師!”

桑伶將情況也對著謝寒舟簡單說一遍,他點了點頭,伸手將那額頭磕的青紫的村婦虛扶起來,安撫一番,帶著桑伶出了門。

村民們都舉著火把等在村口,說了幾次都不願離開,一路護送兩人上了山。

妖氣明顯,循著過去,儘頭就是村民之前描述的那處野藕塘。這裡位置隱蔽,之前又下了雨,兩人下山時倒是冇有察覺。

先從山路進去,在半山腰的位置停下,卻是要從山路下來穿過一大段野蒺藜的小路,幾乎是繞到了原來的山路背麵,在一處隱蔽角落,纔算是找到了那處蓮高冇人的野藕塘。

這一路走的辛苦,桑伶手心都不小心被劃破了幾道口子,更何況那些普通凡人,但冇有人退縮,無數火把將這片黑夜照的亮如白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