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曆史 > 問鼎十國 > 第十一章 灌酒

問鼎十國 第十一章 灌酒

作者:無言不信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0-04 00:08:08

汴京,陳宅。

陳文顯、陳文顗高舉著酒杯,不住地向對麵的一個青衣書生勸酒。

陳文顯一副儘興上頭的模樣,高呼道:“孟兄,真可謂是我朝曹子建,獨攬天下八鬥才。”

陳文顗也在一旁捧著臭腳,說道:“此番科舉,孟兄必然高中,兄弟我,提前祝賀。”

青衣書生名叫孟慶,大名府人,當地大戶,頗有才略,此番入京,便是為了參加科舉。

而陳文顯、陳文顗兩兄弟是泉州仙遊縣人氏,泉州陳家人,他們的父親正是昔年清源軍名義上的三把手,第二實權人物,在清源軍手握軍政大權,連留從效都要忌憚三分的陳洪進。

當初留從效獻土,陳家還動了不安分的心思,打算在京收買官員,繼續留任清源軍。

羅幼度身為後世人,對於泉州港口哪有不重視的道理,安排了自己的小舅子,與符彥卿“鬨掰”的符昭信去泉州擔任知州。

符昭信本身就有不俗的能力,又有一個千年的老狐狸為他出謀劃策,到任三個月就奪取了陳家的兵權,掌控了泉州的軍事力量,然後入手陳家港口的壟斷。

陳家家主陳洪前在此時表現出了非凡的魄力,他知道商人無論如何都鬥不過朝廷,放棄了對泉州出海口的壟斷,配合符昭信整治泉州港。

符昭信原本是想將陳家一網打儘,麵對陳家如此配合,卻也失去了藉口理由。

陳家退出了海貿生意,但之前十年對泉州港口的壟斷,已經賺了盆滿缽盈,擁有了足夠的本錢。

陳洪前、陳洪進兩兄弟一商議,決定還是走老路子。

兄弟二人一人從商,一人從政,相互補助。

陳洪進亦舉家搬遷到了汴京,尋找機會。

不過羅虞朝廷自建立以來,南征北討,滅北漢,取涼隴,平江南,定巴蜀,覆嶺南,奪交趾,還跟大理打了一仗,分定疆界。

羅虞朝廷軍方將校,哪一個身上冇有值得說到的豪華履曆?

一個冇有戰功的人,在武臣集團裡,喝了酒都不敢大聲說話,哪有陳洪進的位子。

陳洪進再三思量,決定棄武從文。

隨著文人的地位提升,從武入仕已經是不少將門麵臨的問題。

畢竟這拚得了一身富貴,不忍心讓子孫後代再過刀頭舔血生活的大有人在。

陳洪進的兩個兒子陳文顯、陳文顗便嬌生慣養的,彆說是殺人,殺雞都手軟。

還在兄弟兩人自小接受經史子集的教育,皆有一定文采。

陳洪進各種請名師指點陳文顯、陳文顗,力求能夠科舉奪魁,步入仕途。

兄弟兩人麵對父親的重托,也算爭氣,皆混出了薄名。

有陳家的財力支助,兄弟兩人哪怕有一人奪魁,都能混得一身漂亮的履曆。

陳文顯漫不經心地說道:“孟兄兩月間,三登週報,這般待遇,隻怕唯有白蓮居士李煜有此能耐了。”

陳文顗立刻說道:“兄長此言差矣,我看李煜未必就及得上孟兄。李煜隻是運氣好,拔得了頭籌。在報紙最初時,無多少人投稿,撿了便宜。現在天下才子齊聚京師,每日投稿,以萬千計。孟兄能在這風口浪尖之上,三奪彩頭。豈是李煜能夠相較的?”

陳文顯大悟,趕忙舉杯,說道:“口誤口誤,是為兄口誤,區區李煜,焉能比及孟兄。來,為兄自罰三杯!”

他說著豪爽地連飲三杯。

孟慶心花怒放,醉眼矇矓地說道:“不敢不敢,還不敢與白蓮居士相比。其實登報冇什麼難得,隻要捨得身外之物,登報不過輕易之事。”

陳文顯、陳文顗互望一眼,皆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震驚還有欣喜。

他們就覺得有問題。

孟慶不能說冇有才華,他的文章詩作確實有些味道,中上水準。但與真正的佳作比起來,就差那麼一點韻味,令人眼前一亮的東西。

良作與佳作之間,就差那一點點說不清道不明的關鍵。

但世間能寫出良作的千千萬,寫出佳作的卻屈指可數。

有些人寫了一輩子的文章,都難得一佳作,有些人喝一壺酒,甚至湊個熱鬨,便能名垂青史。

在長安最簡單直白地揚名方式即是登報。

尤其是汴京報紙已經成為最流行的刊物,作品一旦登報,立刻會受到大量關注。如果入得竇禹鈞、張昭、田敏之眼,便會受到他們的品評,直接就會青雲直上。

隻是汴京報紙因為李煜的存在,入選門檻極高,為了不粗製濫造,詩詞文章已經從日刊轉到了週刊之上。

為的就是從千百投稿中,選擇出真正優秀的詩詞文章。個彆時候,無好的文章,甚至會刊登一些“冷門詩人”的精彩詩文。

便如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

張若虛才名不小,但是《春江花月夜》卻因各種原因近乎失傳,無人所重,直到明清時期,才真正傳於天下。

因此也讓汴京報紙上的稀缺名額,更加的珍貴。

文章詩作千人千麵,在不同人的眼中,或許感覺不同。

孟慶登報的兩篇文章一首詩,陳文顯、陳文顗皆拜讀過。

水準與他們相差不大,可偏偏兩個月內三次登報,這就讓陳文顯、陳文顗兩人暗暗不服了,略微生出了一些懷疑。

陳文顗強壓著震驚,說道:“孟兄,此言何意?”

孟慶腦子暈乎乎的,大著舌頭,隨口道:“進奏院編修宋白是我同窗!”

陳文顯、陳文顗再度互望一眼,眼中說不出的震驚。

宋白?

怎麼可能是他?

宋白字太素,出身廣平宋氏,十三歲就以文采名動天下,有人甚至將他與神通王勃相提並論。是羅虞朝廷第一屆科舉的榜眼,禮部省試之前,宋白就是頭號狀元種子。省試過後,宋白也毫無懸念地力壓狀元索湘,名列第一。

但在殿試的時候,宋白在策問時政上因為涉及民生,出身良好的他,表現略遜寒門出身的索湘。

索湘也被羅幼度欽點為狀元。

以文采而論,索湘遠遠比不上宋白的。

放榜的時候,不少人為宋白叫屈,覺得索湘冇有資格與宋白相比。

事實也證明,索湘這個狀元外放河湟,而宋白則從作左郎做起,憑藉宏博的學問,一路青雲直上,進入進奏院擔任編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