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Ins小說網 > 曆史 > 問鼎十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遠謀不如實利

問鼎十國 第一百二十三章 遠謀不如實利

作者:無言不信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1-25 00:21:44

占城國國都因陀羅補羅。

國王波羅密首羅跋摩帶著幾分遺憾地對左右說道:「這麼好的機會,我們卻隻能白白看著。可惡,可恨!」

南海東南亞的局勢很混亂很複雜,他們一直缺乏一統的契機。

占城國在一百五十年前是有機會的,那是占城國最巔峰的時候。

隻是當時的占城國國王選錯了發展的方向,他們看不上當時分裂的水真臘、陸真臘,而是發兵攻打唐朝,占領驩、愛二州。

當時是貞元十九年,唐德宗李適時期。當時唐廷一直將心思用在對付吐蕃身上,並冇有理會,忍了下來。占城卻得寸進尺,再度侵犯,為安南都護張舟所敗。

占城吃了敗戰,方纔意識到即便是受傷的猛虎,也不是自己能夠招惹的,轉過頭來對付真臘。

然而就在這一愣神的時間,水真臘、陸真臘因為閣耶跋摩二世出現一統了,真臘進入了第一個巔峰期。

原本是一群小雞互啄的地域,出現了兩個大公雞,結果就是兩個大公雞你咬我一口,我啄你一口,相互誰也奈何不得誰,彼此消耗,各有勝負,生生磨了一百五十年。長期的戰爭將彼此的巔峰消磨乾淨。

這累積下來的仇恨可想而知……

換作以往,真臘國出現這種動盪,波羅密首羅跋摩在得到訊息的第一時間,就騎著他的大象出征,現在看著固定巡航於南海之上的大虞水師,隻能切齒痛罵,白白的讓機會從眼前消失,滿心憋屈。

「大王,相高憑桑德爾求見!」

波羅密首羅跋摩聽到桑德爾的名字就是一臉陰沉。相高憑是官名,負責占城經濟的官員,類似於大虞的財政大臣三司使。

大虞朝廷這些年大勢推行南海貿易,除了南海的大米,他們還大勢收購木材、油棕、蕉麻、甘蔗等特產。

波羅密首羅跋摩看出了那位大虞天子的險惡用心,他是用大虞朝廷飽和的生活工藝來換取他們的勞動力。

這一時半刻還好,長久下去,他們國家自身的生活工藝技術將會受到嚴重打擊,甚至於失傳,對大虞朝廷會有一定的依賴性。

一旦到了關鍵時候,對方將貿易渠道關閉,他們自身生活都會存在問題。

波羅密首羅跋摩今年剛滿四十,年富力強,滿腔雄心壯誌,想要將占城發展成為南海霸主,並冇有如真臘一樣,全麵與大虞朝廷展開貿易往來,而是做了一定的限製。

此舉關乎占城未來,可得不到所有人的理解支援。

擔任財政大臣的桑德爾便是其中之一。

桑德爾恭敬地將帛布呈上:「這是我朝半年來的全部稅賦情況,請大王指示。」

波羅密首羅跋摩有些古怪的看了桑德爾一眼。

這個財政大臣是占城國的勳貴之一,因為與大虞朝廷貿易一事,與之鬨得很僵,有幾次他甚至動了殺心,今日這般恭敬,卻是少見。

接過桑德爾遞來的帛布……

大虞的對外出口物資中並不包括尋常紙張。

在大虞境內紙張普及之前,羅幼度是完全不考慮紙張出口的。

宣紙之類的奢侈品當然除外。

故而在占城主要記事用具還是帛布,他們國內也有走私而來的尋常紙張,但既然是走私,價格自然不會便宜。

波羅密首羅跋摩看著手中的經濟,眉頭擰成了一條線,驚呼道:「怎會如此?今年是豐收年,為何稅收如此低下?

桑德爾恭敬說道:「天朝的東西遠比我們自產的更好,更加實用。我們拒絕購入,周邊的國家卻大肆購入,然後高價賣給我們,自是大受影響。」

大虞朝廷在南海收購的物

資主要以大米、甘蔗為主,次之是油棕、蕉麻、木材。

木材在他們當地取之不儘,用之不竭,大米、油棕、蕉麻、甘蔗這些都是他們當地特產。

依照原來的情況,甘蔗、油棕根本冇有人去種:他們製糖、榨油水平太差。蕉麻是爛大街的東西……

大米他們多的甚至能夠來喂大象,養一支食量驚人的象軍。

現在這些東西都能換錢,能夠給地方貴族豪強帶來巨大的利益。

波羅密首羅跋摩還是聽出了話語中的那一點點不滿,見他今日冇有頂撞自己,耐著性子說道:「如果我們跟真臘一樣,我占城未來再無活路可言?最近我在想,是不是可以花重金去天朝求學他們的工藝,隻要我們生產的貨物不遜於天朝,國內問題自然得到解決。」

桑德爾像看傻子一樣看自己的大王,且不說天朝願不願意傳授技術,即便願意,天朝幾乎所有技術都領先他們,這逐一去學得花多少時間,多少銀錢?

他們占城真的能夠堅持那麼久?

桑德爾不再說話,而是作揖離去。

波羅密首羅跋摩臉露古怪,但也無暇顧及太多,再想如何打破眼前遇到的困局。

走出王宮的桑德爾臉上謙遜的表情不在,換了衣服麵孔,麵帶猙獰,這是他們給自己的國王最後的機會。

其實桑德爾等占城貴族並非不理解波羅密首羅跋摩,隻是在利益麵前,與其為了虛無縹緲的遠謀,費心費力地成為一個栽樹人,不如實利來的痛快。

看著真臘國貴族一個個都過上了紙醉金迷的生活,占城貴族們看得哪能不眼紅?

阻止貴族發財,就算國王又如何?

當日夜裡,占城副王李耨帶兵殺入王宮的時候,波羅密首羅跋摩才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已經是孤家寡人了。

同一時間,真臘國那派吉郎美美的睡了一個好覺。

為了感謝郭進的大恩,他在宮裡宴請了這位來至於天朝的救命恩人。

然後他一覺睡到了大中午……

自從得知叛亂,膽小的那派吉郎就冇有睡過一個安穩覺,隻覺得一閉上眼睛叛軍的大刀就會砍下他的腦袋,他已經小半個月日冇有睡過一個好覺了。

但昨夜卻安安穩穩的睡到了大中午,足足睡了七個時辰,甚至連夢都冇有做一個。

原因無他,郭進那可敵萬軍的三千勁旅就在吳哥城中。

「要是郭都督與他的雄兵能夠常駐吳哥就好了!」

那派吉郎突發奇想。

「大王,郭大帥已經等候多時了。」

聽到郭進已經等自己多時,那派吉郎趕忙叫罵了一聲:「為何不叫醒我?」

他三步並作兩步的衝出臥房,見郭進筆挺的在大殿站著,忙道:「郭大帥,昨日未曾儘興,今日你我繼續昨日宴會,好好痛飲一番。」

郭進心中暗笑:這真臘國王還真是奇葩,內亂方止,他不安撫地方,卻拉著自己喝酒?

他心中有些異動,這真臘國王確實大方,昨日飲酒,塞給了他兩個美姬。

但是……

想著大虞朝廷由天子羅幼度親自定下的軍規,郭進立刻擺正了心態,一本正經的道:「賊首誅服,末將得率兵而歸。他日尋得機會,再與大王共飲。」

雖說交趾天高皇帝遠,但郭進是知道也見識過羅幼度的能力與手段。

現在的大虞朝不缺能打的將軍,隻缺機會。自己真要胡來,可瞞不過交趾的幾位文臣。

他們摻自己一本,自己拚殺一生的功績就算到頭了。

大虞朝廷文武不同屬,誰也管不了誰。

但對於

邊帥,邊臣除了給他們權力以外,也注重製衡。

文武間的製衡,上下級的製衡,以避免邊帥久鎮邊陲,真將自己當成無冕之王。

朝廷明裡有專門的監察機構,暗裡也有武德司,隻要收到對邊帥、邊臣的異樣訊息,會第一時間展開覈查,確認是否屬實,另行決定,不會輕易聽信一家之言。

不過有一說一,任何政策在麵對邊境問題都會有多多少少的問題。

冇有任何完美的解決方法。

唯一看的就是朝廷是否有足夠的威信,能夠讓遠方的將帥大臣敬畏。

很顯然羅幼度自身武功蓋世,又年輕力盛,英武果決。便是遠在萬裡,郭進都不敢過於放肆,昨夜睡了那派吉郎贈給他的兩個美姬已經是極限了。

那派吉郎卻大驚失色,拉著郭進不願放手,說道:「大帥何必急著離去?可是招待不週,怠慢了大帥?」

郭進如實道:「國有國法,軍有軍規,某此來隻為助大王平叛,不宜多待。」

那派吉郎道:「可是大帥若去,叛賊捲土重來又當如何?」

郭進滿臉無語,一時間不知到底誰纔是這真臘國的大王,耐著性子道:「大王放心,真臘乃大虞屬國,陛下不會坐視不理,但有異樣,某定率部再來。」

那派吉郎心頭慌亂,忙道:「既是如此,將軍何不留下來震懾宵小?待我穩定局勢以後,再做打算。大帥放心,貴部一切糧食……」他想了想,還是咬牙道:「軍餉皆由我真臘支付。」

那派吉郎荒唐,其實並不愚蠢,尤其是經過此次叛亂,他更加明白了一個道理。

人生及時行樂最為重要,人死了什麼都冇有了。

真臘的未來,與他何乾?

隻要自己瀟灑一生,哪管後人洪水滔天。

郭進並非莽夫,那派吉郎這話讓他想到一個可能,「勉為其難」的答應下來。

真臘國、占城國的動向先後由廣州邊光範、交趾陳覽傳到了汴京。

兩封信件前後腳到,通過兵部傳到議政廳。

這種緊急信件議事廳的宰相們都會第一時間處理。

對於交趾國的事情,諸多宰相是喜聞樂見的,彼此相互道喜,便如過年了一樣。

竇儀、趙普、薛居正、盧多遜、潘美五位宰相都明白一點,未來數十年,南方都不可能發生大規模的動盪了。

南海諸國細數起來十幾二十個,但真正有一定影響力的唯有三個:真臘、占城、室利佛逝。

其中室利佛逝居於海島之上,南海的製海權為朝廷掌控,不足為慮。

唯有真臘、占城這兩個陸地國家,還有脫離控製的機會可能。

這兩個國家情況恰好相反,真臘的文化深受天竺影響,君王昏聵無能。

而占城國國王頗有遠見,但國內文化風氣卻偏向自由,並不限製百姓的信仰,也不排斥華夏文化,甚至有借華夏文化壯大他們自身的意思。以至於出現了婆羅門教、大乘佛教輪著當國教的奇葩情況。

現在真臘國重創了信奉婆羅門教的貴族,占城國除去了擁有遠見的國王,效模擬臘全方位與朝廷合作。

這意味著從此刻開始,南海就是大虞朝廷的後花園,錢袋子。

竇儀問道:「這單馬令的王子應該如何處置?」

盧多遜毫不遲疑地接話道:「他們一行有百餘人,除了少數幾人多是水手護衛,都是壯力。不如提議發配往倭島石見銀山挖礦?」

這提議顯然是衝著羅幼度的脾性去的。

羅幼度向來提倡廢物利用,隻要不是十惡不赦的大罪,他很少動刀子殺人,而是大度的饒對方性命

然後將他們丟到礦山礦洞賣苦力。

尤其是現在倭島上諸多銀山、金山缺少苦力……

趙普瞄了盧多遜一眼,並冇有說話,此次宋琪的倒台,他得益最大。論及廟堂勢力已經超過了竇儀,隻是盧多遜飛速入相,讓他即便手上勢力暴漲也不敢大意。

舔狗之間是不可能和平共處的。

盧多遜的提議很快得到了一致認同。

但在是否與真臘國駐軍上有些拿捏不定,畢竟在儒家文化還冇有徹底將真臘的婆羅門教取代之前,貿然行動未必是一件好事。

潘美看了周邊一眼,說道:「某以為值得一試,兵不貴多,一千足矣。隻要一切順利,成為常態。未來真有異樣,我們可將戰火控製於他國境內,能夠確保我國不受戰火侵擾。」

竇儀帶著幾分複雜的看了潘美一眼。

他深受武人勢大的危害,不想不願出現武人入相的情況。但他們的陛下卻趁著宋琪倒臺製造的影響,敲打著趙普,任命潘美為樞密使入相,成為大虞朝廷第一個入相的武將。

但無可否認,潘美兼之文武,竇儀挑不出半點毛病。這有一就有二,指望文人在太平年代壓過武人的路,無形中給堵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
\